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85章 突如其來的變故(1/4)

作者:冰弦水澀字數:0更新時間:

    雖然夏念蘇手上那一把鮮血很有些觸目驚心,但是她自己卻覺得情況應該並不嚴重,因為除了疼痛,她並沒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便搖頭說道:“飛揚你不用急,我沒事,隻是皮肉傷……”

    慕容飛揚哪裏放心得下,抱著她的腦袋仔細查看了一番,果然發現她的後腦上隻是碰破了一塊皮,看樣子傷口並不深。稍稍鬆了口氣,他卻絲毫不敢馬虎,一把抱起夏念蘇就走:“別多說,去醫院!”

    “不用了吧……”

    “閉嘴!讓你濫施好心!”慕容飛揚沒好氣地斥責了一句,抱著夏念蘇就往外走,經過夏憶杭身邊時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什麽也沒說。

    既然如此,你也進去陪白聘婷呆著吧,省得總來給念蘇找麻煩。

    等兩人離開,夏憶杭終於支持不住地白眼一翻,當場暈了過去。行了,事情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她算是徹底玩完兒了……

    原本慕容飛揚是打算送夏憶杭去坐牢的,畢竟她也已經涉嫌故意殺人,雖然她自己也準備跟夏念蘇同歸於盡。可是夏念蘇卻終於有些不忍,再說當初她的確也曾經連累過夏憶杭,就替她求了幾句情。

    於是,看在老婆大人的麵子上,慕容飛揚十分慷慨地做出了讓步,派池雲天去給夏健庭和夏憶杭下了最後通牒:一周之內離開這裏,走得越遠越好,永遠都不要再回來,否則就等著坐牢吧!

    夏健庭根本沒得選擇,隻好答應離開,並且發誓不會再回來,更不會再找夏念蘇的麻煩。見他們答應,池雲天就把慕容飛揚留下的二十萬塊錢給了父女倆,說這是夏念蘇給夏健庭的贍養費,他雖不仁,她不能不義。

    拿到這筆錢,夏健庭仰天長歎:雖然他的所作所為有很多對不起夏念蘇的地方,可是這一生,隻怕都沒有補償的機會了。

    於是,夏健庭很快帶著夏憶杭離開了這座城市,至於他們離開以後去了哪裏,慕容飛揚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夏念蘇雖然想知道,但知道了以後也改變不了什麽,也就不再多問。不過她還是留了句話給夏健庭:以後如果有了解決不了的問題,還是可以打電話找她的。

    當然,就憑慕容飛揚在黑白兩道的人脈,夏健庭和夏憶杭是絕對不敢偷偷跑回來對夏念蘇做什麽的,除非他們真的想坐牢,或者是活膩了。不過,那是後話。

    抱著夏念蘇出了門,慕容飛揚剛要把她放進汽車,突然聽到旁邊有人驚訝地喊了一聲:“念蘇?你怎麽了?”

    慕容飛揚聞聲回頭,頓時有些意外:“唐總?你怎麽會在這裏?”

    “我……路過。”唐晚詞似乎略略有些不自在,但瞬間恢複正常,“我出去做了點事,路過這裏看到你的車停在路邊,還以為看錯了,原來……念蘇受傷了?!”

    說到這裏她才發現夏念蘇滿手是血,忙掏出手絹去替她包紮:“快快快!先包上……”

    “不是的唐總。”夏念蘇失笑,忙把手抽了回來,“我手上雖然有血,但傷在頭上。”

    “啊?”唐晚詞愣了一下,接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是我太冒失了……飛揚,你快送念蘇去醫院,這頭上的傷可大可小……”

    “好。”慕容飛揚點頭,“那唐總你……”

    “我沒事,不用管我。”唐晚詞搖了搖頭,“我也是開車過來的,看到你的車停在這裏才想過來看看,這就回去了。”

    慕容飛揚沒有多想,答應一聲之後就帶夏念蘇離開了。等他們走遠,唐晚詞才低頭看了看手裏的手絹,眼神微微地閃爍著:這下好,得來全不費工夫,這樣的血量做親子鑒定應該是綽綽有餘了吧?

    其實唐晚詞突然出現在這裏當然不是路過那麽簡單,她是特意來夏家找夏健庭的,想再問問他能不能提供更多的線索。不過現在看來,沒有必要了。如果親子鑒定結果出來,無論夏念蘇是不是她要找的人,她都已經沒有必要再來找夏健庭。

    到了醫院,醫生為夏念蘇檢查了一下傷口,確定隻是皮肉傷,並沒有什麽大礙,便消毒包紮了一下就回到了別墅。雖然吃了點苦頭,但在慕容飛揚的操作之下,不幾天之後就把夏健庭父女趕到了別處,算是徹底解決了這個麻煩,那麽接下來隻需要安心準備舉行婚禮就是了。

    夏念蘇後腦上的傷本來就很輕,沒過幾天就基本上痊愈了。雖然留下了一個小小的疤痕,但隱藏在頭發底下,更不會影響她的完美,絕對會是一個最美的新娘。

    幾天的時間呼呼過去,明天就是舉行婚禮的日子了,雖然盡力想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