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161章(1/5)

作者:青墨煙水字數:0更新時間:

    秋風瑟瑟中,一支禁軍護送著一輛華麗的馬車緩緩地出了京城,向西南方行去。

    馬車足夠寬敞,裏麵還擺了軟榻、桌椅,各色茶點鮮果,溫度不冷不熱,非常舒適。

    然而,東方影卻舒適不起來。

    作為貴君,又是西秦皇子,會盟時帶上他有利無害,大臣們也都沒有反對,然而……馬車裏不止有蘇海陵,還有惡魔國師白漓冰啊!

    雖然跟來的條件就是要天天見到白漓冰,但是……想象和現實還是有很大差距的嘛,這不足兩米的距離根本隔阻不了那種恐怖的氣息……於是他隻能盡量坐在最遠的位置上。

    白漓冰倒是表現得很合作,自從上了車就閉上了眼睛,不言不動,簡直就像是一座木雕泥塑。

    蘇海陵剝著一個柑橘,心裏也是一陣無奈。

    雖然身邊就有兩個大美人,但都不是可以隨便動的,就是想找個人聊聊天——一個怕得說不出話,另一個分明就是無聲的抗議。

    東方影在心裏早就已經後悔了,不過事到如今,也不可能再跑回去,隻能硬著頭皮忍受著身邊的恐怖源頭了。

    蘇海陵拉開車簾看看,一成不變的景致,黃泥官道,山巒田野,沒有一絲新奇的東西。

    一想到在這個沒有飛機火車的年代裏,大隊人馬到達柳郡少說也要大半個月,她就不禁歎氣不已。可誰敢讓女皇帶著少數扈從就飛騎趕路?

    撕下一瓣柑橘送到白漓冰唇邊,她很幹脆地吐出一個字:“吃。”

    白漓冰並不反抗,張口咬住柑橘。

    “你就打算一直不看我?”蘇海陵道,“到達柳郡可還有十幾日路程。”

    白漓冰慢慢地睜開紫色的眸子,看了她一眼,又閉上。

    蘇海陵一愣,剛才她可分明看到了他眼裏的意思——白癡。

    東方影敏銳地更向車門的方向移動了一下身體,免得遭受池魚之殃。

    “看來,國師大人還沒有被調教乖巧啊。”蘇海陵用隻有白漓冰一個人能聽到的音量低低地說了一句,一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強迫他正麵麵對自己。

    因為下顎的疼痛,白漓冰不得不正視著她,深紫色的眼眸中飛快地掠過一絲驚慌。

    這個女人……除非是不需要顧及她的性命,否則自己所有的手段都對她無效,那一日在轎中,她對自己做的事……可如今邊上還有第三個人在啊!

    一想起那天的事,他不禁感覺到一陣心慌,臉上也微微熱了起來。

    “想起來了?”蘇海陵一聲輕笑,手指順著他的下巴下滑,順勢挑開了他的衣領。

    “你……”白漓冰一把抓住她的手,雖然氣惱,卻無可奈何。

    打,打不過,罵,更罵不過,催眠,無效,劇毒,無效。總不能真的發動血咒殺了她……那他做的這一切還有什麽意義。

    蘇海陵很清楚地明白,白漓冰和東方影不同。東方影能算得上是她的朋友,所謂的和親,不過也就是權宜之計罷了。而白漓冰……他的力量實在太過可怕,是覺對不能再還給西秦的。

    換言之,不管用什麽手段,什麽形式,白漓冰,這個人她都要定了!

    自從知道了奪取白漓冰力量的方法後,她也不是沒想過實行,隻是……讓她殺人倒也罷了,強暴……終究還是做不出來呢。

    不過,在無聊的旅程中,偶爾調戲一下美人,看他敢怒不敢言的模樣,也算是調劑自己的心情了。

    東方影忍不住摸摸懷裏的青玉魂,這個是從東宮廢墟裏挖出來的,不愧是西秦至寶,竟然在這樣的爆炸下都沒有損壞。蘇海陵把這個交給他就是防備白漓冰劇毒的誤傷的,可是……真的能全部防住?他實在是心裏沒底。

    那個是從地獄回來的惡魔國師啊,這個世上除了蘇海陵,恐怕沒有第二個人有膽子這麽輕薄他了吧!

    白漓冰忍受著心底泛起的異樣感覺,緊緊地咬住了嘴唇。

    原本以為這女人對自己也是單純的欲望,或者對力量的渴望,然而……她的眼睛裏卻沒有貪欲,隻是淡淡的惡作劇,外加一絲他看不懂的東西。

    與此同時的皇宮中。

    因為木清塵和梅君寒實在已經行動不便,所以去送行的人隻有司徒夜,回來也是一臉氣鼓鼓的模樣。

    “又鬧什麽脾氣呢。”木清塵淡淡地道。

    “她能帶上東方影,為什麽不帶上我和昊月啊!”司徒夜的嘴翹得老高,顯然還在生氣中,“一定又是想趁著我們不在時幹偷雞摸狗的事!”

    木心剛服侍著木清塵喝碗參湯,聞言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出聲來。

    昊月站得遠遠的,雖然沒有說話,但渾身籠罩的凝重氣氛也讓人不敢靠近。

    他不會像司徒夜一樣吃醋,然而……三國會盟不是沒有危險的,作為貼身侍衛的自己,卻是不能護衛在她身邊,還真是失敗呢!

    “好了,木心,去寒香殿請君寒過來。”木清塵道。

    “是。”木心答應一聲,收拾了湯碗出去。

    一不注意,雪雪又一下子蹦上了軟榻,依偎在木清塵身邊。蘇海陵一走,這小東西就變成了隻粘著木清塵,別人一靠近就呲牙咧嘴地威脅。

    “臭狐狸!下來!”司徒夜一把抓住它的大尾巴,在它咬人之前,直接向木心扔過去,“看好它,別讓這些動物太靠近孕夫!”

    “知道了,雪雪,你真是越來越不聽話了!”木心飛快地製住雪雪,一手拿著托盤,有些手忙腳亂地出去了。

    “臭狐狸!”司徒夜撇嘴。

    “不就是不讓你抱麽,誰讓你老喜歡拿它試藥,動物是非常敏感的。”木清塵淡淡地道。

    “可我無聊嘛……”司徒夜一臉的可憐相。

    “不讓你跟去,是因為你不會武功,跟去有危險時海陵還要分心照顧你。而不讓昊月去……”木清塵說著,又轉頭看了昊月一眼,見他雖然表麵上做出一副不在意的樣子,但注意力明顯已經集中在他的話上,這才接下去道,“是因為我們在宮裏同樣有危險,相信很快地慕容紫也會趕回來了吧。”

    “宮裏有危險?”司徒夜眨了眨眼睛,疑惑地道。

    木清塵歎了口氣,想起數月之前的那個夜晚,蘇海陵在枕邊說的話來。若是她的預計沒有錯,這一回,恐怕兩邊都會成為戰場呢。

    見他不答,司徒夜也沒有多問,坐到一邊苦思冥想去了。

    不一會兒工夫,梅君寒已經到來。

    他的臉色有些蒼白,眉宇微皺,顯然是狀態不好。

    司徒夜把了脈,又歎氣道:“別老是悶著,平時多在外麵走動一下有好處。”

    “懶得動。”梅君寒的聲音也是懶洋洋的沒什麽力氣,這幾個月來,妊娠反應早已把他折騰得夠嗆了。

    司徒夜心裏有些沉重,梅君寒的身體不比曾經經脈錯亂的木清塵好多少,多年以來在江湖上闖蕩,縱然玄冥宮主的名號震懾天下,然而付出的代價便是一身的新傷疊著舊傷,有些陳年的,沒有及時治療的傷勢都已經積成了暗傷,盡管因為他武功高,內息強,在平時並不起眼,但對懷孕生產卻是個很嚴重的問題。

    可偏偏……這位主兒的配合程度連木清塵的一半都及不上,交代的話總是左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