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445)憋了五年(1/3)

作者:狐狸精字數:0更新時間:

    晚上露露在我媽那屋裏睡,我媽跟奶媽睡一屋,說是互相有個照應,這樣方便照顧露露。

    沒了孩子的打擾,我當然是消停了不少,但是比我更感到開心的是唐駿。

    晚上剛吃完晚飯後沒多久,我還在樓下跟三個孩子玩殺人遊戲,唐駿就有些心不在焉的,甚至讓我主動回房間睡覺了,說明天有活動,要我早點休息。

    我怎麽不知道他的意圖?恐怕有活動的是今晚,不是明天吧?

    雖然我看穿了他的計謀,但是卻假裝出一副大尾巴狼的樣子,對他的話置若罔聞,繼續跟幾個孩子打得火熱,最後幹脆玩起了丟枕頭大賽。

    我們幾個人在客廳裏亂扔,把屋子弄得亂七八糟的,最後連枕頭都被我們打壞了,裏麵的羽毛飛了一地,就跟下過雪一樣。

    我媽最見不得我瘋了,過來攔住我說,“你都三十多歲的人了,怎麽還跟孩子似的?屋子裏弄得亂七八糟的,像什麽話?”

    正玩在興頭上的我哪裏聽得進她的話?笑嘻嘻地跟她道歉,卻不停下手裏的動作,唐駿在旁邊看得有點惱火,直接氣呼呼地上樓去了。

    我感覺他好像生氣了,但是我怕有詐,就在下邊繼續跟孩子們瘋,最後累得滿頭大汗地上樓,一開門,屋子裏的燈已經關了,床上隱隱約約有一個身影,看來唐駿已經睡著了。

    真是天助我也。

    之前我仗著懷孕整了唐駿好多次,就怕他報複我,所以我才這樣拖延著時間,雖然有一句古話說得好,“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但是管他呢,我能拖延一天是一天,別的都不考慮了。

    躡手躡腳地進了屋,又轉身悄悄把門給關上,才轉過身,就被人給壓門上了。

    哎?唐駿不是在睡覺嗎?

    耳畔傳來的是他沉重而嘶啞的聲音。

    “你躲我幹嘛?我又不吃你。”

    媽的,這色狼竟然還還學會扔煙霧彈了,感情躺床上那個人是假象啊。

    我梗著脖子,一副英勇烈士的模樣。

    “誰……誰躲了?我就是在下邊跟孩子們一塊兒玩嘛,你知道,我是個負責任的好媽媽……唔唔……”

    話還沒說完,我就被一張溫暖的唇給包圍了,唐駿今天的動作十分溫柔,就連牙齒摩擦我嘴唇的動作都是輕盈的,帶著挑逗意味的。

    呃……這跟我之前調戲他的樣子很像啊。

    我知道這不是重頭戲,重點在後邊,後邊他能對我溫柔才怪,一個憋了五年的男人,要說讓他溫柔點對我,鬼才信。

    “咳咳……”

    我喘著粗氣擺脫他的禁錮,唐駿溫柔地伸出手來摩挲著我的耳垂,引得我後背一陣發涼。

    “那個……我沒洗澡。”

    “我幫你啊。”

    簡單粗暴的一句話,唐駿直接就把我抱了起來,我連忙掙紮,“那怎麽好意思啊,男女授受不親,您能不能矜持一點……”

    “不能,我的老婆我要什麽矜持?難道上床的時候脫衣服還要說‘您先請’嗎?”

    他說得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

    我無奈地放棄了掙紮,被他直接扛到了浴室裏,浴室裏有一個碩大的豪華浴缸,是一年以前唐駿特意買的,當時他的意思是說以後方便懷孕的時候洗澡。

    當時我還信了他的鬼話,不過他這個浴缸確實是專門為我而設計的,而且還很方便他辦事。

    沒什麽懸念的,我就被他給扔進了浴缸裏,差點給嗆死,掙紮著爬起來的時候,人家直接穿著衣服就進來了,濺起了更大的水花。

    唐駿這騷包特喜歡穿商務襯衫,穿襯衫就算了,扣子還不好好扣著,領口敞開了三顆紐扣,平時我隻要不閉眼都能看到他微露的胸肌,如今濕身,我……

    鼻血都快噴出來了。

    唐駿似乎很享受我一直盯著他看的這個過程,他的嘴角有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坐在我的腿上問我。

    “夫人看夠了嗎?沒看夠,我脫了給你看。”

    我抹了一把鼻子瞥了一眼,還好沒流鼻血,就吞了吞口水慢吞吞地說,“好……好啊”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