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78章 夕陽無語(1/5)

作者:張北海字數:0更新時間:

    他天快亮回的馬大夫家,立刻上床,立刻入睡,一直睡到中午。醒了,可是沒有起床,懶懶地半靠在枕頭上,點了支煙。每根神經,每根肌肉,每根血管,每根毫毛,都無比舒暢。這就是把梗在那兒的吐出來的感覺嗎?他臉上浮起了微笑……是,這就是。夏蟬尖尖在叫。窗簾輕輕在飄。亮光晃晃在搖。房門響了兩下。

    麗莎一身紅緞子睡袍,端著一個茶盤進了屋,微微笑著,把它架在天然大腿上,“英雄早安。”

    天然坐直了,也微笑著應了聲早。他望著木盤上的果汁和咖啡,“謝謝……也不早了吧?”

    “還早。”麗莎在床邊坐了下來,“這是你新生命的第一天。什麽感覺?”他喝完了冰橘汁,“好比……”他倒著咖啡,加奶加糖,“我想不出有什麽可以比。”“好比解饑解渴解癢?”

    天然笑了,“差不多……”他喝了一口熱咖啡,“隻是更過癮。”他吸了口煙。

    “再沒有別的要求了?”麗莎的笑容充滿了慈愛。

    他仰頭一吐煙,“沒有了。”

    “連巧紅都不要了?”她偷偷地笑。“啊……”他馬上收嘴,“那不算。”“好。”她拍了拍天然的腿,“要不然笑話可鬧大了。”他微微一愣,弄熄了煙。

    “人家肯了。”“什嘛?”可是他已經猜到了。

    “還有什麽……趕今天是七夕,我早上請劉媽過去給你說親。”天然一震,差點兒灑了手中的咖啡,“說了?”“說了。劉媽剛回來……”麗莎站了起來,“日子也定了,後天,八月十四。”

    他長長舒了口氣,躺了回去。麗莎上來彎身在他額頭上一吻,轉身出了房間。日子都定了!可是她剛剛說什麽?新生命的第一天……?他躺在澡盆裏,熱水蓋到他結實的肩膀,足足泡了個把鍾頭。渾身上下,一清二爽,真有點兒像是新生命的一個幹幹淨淨的開始……他一天沒出門。想去看巧紅,又有點兒不好意思。才分手沒幾個鍾頭,又剛提過親。

    下午羅便丞來了電話,說剛從南口回來。那邊打得很厲害。又說可惜沒時間喝杯酒。他這就要去東站搭火車上天津,再南下去上海。那邊也出事了。然後匆匆補了一句,“剛剛聽說昨天晚上又發生了一個案子……又是那個什麽’燕子李三‘幹的……可是,北京人怎麽說?邪門兒……?死的都是我們認識的……”

    一天沒事。隻是劉媽見他就笑。吃了晚飯,三個人坐在院子裏喝酒乘涼。劉媽過來點了幾根蠟,幾盤蚊香,添了桶冰塊。蟬叫一個接一個停了。院裏一下子靜了下來。各屋都沒亮燈,更顯得上空幽黑,星星明亮。

    麗莎叫他們找銀河,再找牛郎織女。天然從小就跟師妹玩兒這個,一下子就找著了。

    “天然,”馬大夫抿了口酒,“記得你回來那天晚上嗎?也是在這兒這麽坐著。”

    “記得。”“問你的那句話呢?”“哪句?”“有什麽打算。”

    李天然默默喝著酒,抽著煙。他記得。隻是那個時候他還有件事未了。可是現在,該了的也了了,又好像還是沒什麽打算。

    馬大夫歎了口氣,點了鬥煙。“才辦完事兒,”麗莎補了一句,“給他點兒時間。”“我知道……”馬大夫噴著煙,輕輕地說,“問題是,沒什麽時間了……

    天然,你老是說’走著瞧‘。日本人沒來,你還能走著瞧。可是現在……我這兒不是租界。出了事,別說我,誰也救不了你……”

    李天然明白,隻是不知道該怎麽打算。未來一切,可不像朱潛龍的事那麽黑白分明……

    一陣微風,吹過來幾聲狗叫。李天然發現,這幾天胡同裏都沒人吆喝了……

    睡覺之前,他跪在床頭,心中念記著師父,師母,師叔,二師兄,師妹,請他們瞑目長眠。最後他跟丹青說,他剛定了親。

    新生命的第一天,就這麽過去了。第二天起床,他才突然想到,昨晚上忘了跟師父交代往後“太行派”該怎麽傳下去……他套了件短褂,出了大門,先去煙袋胡同。

    剛進了院子,老奶奶就踮著小腳,搶上來道喜,“我早就料到了。”

    巧紅一身泛白藍布旗袍兒,在旁邊兒羞羞地微笑,拉著他手進了西屋,“你還來這一套?”“是馬太太要……”他摸著她的臉,“這麽照規矩辦。”巧紅輕輕“嗯”了一聲。天然跟她說,明天在幹麵胡同辦,客人就男女兩家。老奶奶,徐太太,馬大夫和麗莎。劉媽算是介紹人。他還叫巧紅收拾一下,準備搬去王駙馬胡同。這間西屋留著,算是她的裁縫鋪。

    他回家路上在想,看什麽時候方便。把擱她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