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72章 第一件任務(1)(1/3)

作者:張北海字數:0更新時間:

    李天然從沉睡中醒了過來。十點了。徐太太不在。他洗完弄完,套了件襯衫,出門找地方吃東西。小胡同很安靜。大街上也挺安靜。他像是在夢裏遊逛。一開始他還沒注意到。走近了才發現,城牆上頭空空的。前幾天那些守城的兵全不見了。丹珠色城門大開著,也沒人守。隻有幾輛板車和一些挑擔子的進進出出。大太陽下頭,更顯得沒勁兒。

    他在朝陽門大街上吃了碗打鹵麵,喝了壺茶。掌櫃的沒什麽表情地給他續水,“全跑了……宋委員長,秦市長,馮師長,王縣長,全跑了……就留了個張自忠。”

    馬路口上站崗的,就幾個老警察。李天然慢慢走著,想找份報。到了北小街拐角,看見有兩個人仰著頭,對著根電線杆子。他走了過去。

    上頭貼了張給撕了一半的布告。念了兩遍,才湊出來一點意思。布告下邊署名“代市長,代委員長張自忠”,說是戰局有了新發展,二十九軍不得不縮短防線,退出北平,向保定一帶集中兵力,繼續抵抗,勸告市民各安生業,切勿驚惶……

    “去他媽的!”旁邊那個人罵了起來,“張自忠就是親日,逼走了宋哲元,根本就是漢奸!”

    “唉……”另外那個年紀大點兒,滿頭灰白,“親日也好,抗日也好,能保住了這座古城,沒叫小日本兒的炮彈給毀了,可比什麽功勞都大。”北小街上一陣響亮的引擎聲。他們三個都轉頭看。一列十好幾輛草綠色軍車,前頭飄著太陽旗,後頭架著機關槍,打他們身邊隆隆開過去。“先頭部隊……”年輕的揮著塵土廢氣,“北平真的完了……”李天然很快回了家,心頭一股子悶。剛邁進大門,徐太太就趕上來問,“進城了?”

    他點了點頭。“那怎辦?”

    他也不知道該怎麽辦,“走著瞧吧……”突然止步,“你要是打算回通州……”

    “沒這個打算。”他沒心情再說下去,進了屋,掛電話給天津藍青峰。沒人接。又打給馬大夫他們。劉媽接的,說都出去了。又打給羅便丞。也不在,去了通州。他坐在沙發上發愣。走著瞧?往哪兒走?瞧什麽?他想著師叔,越想越難受,越想越自責。潛龍的事還沒個影兒,就死了個師叔。這個損失,可比什麽都慘痛。他摸著那根煙袋鍋發呆。日本人進城了,他隱了也七年了,還能隱多久?也許暫時還輪不到他。日本人要抓,會先抓剩下的二十九軍,再去抓抗日分子……可是,唐鳳儀不是說,他正是背了個抗日的名兒?反正絕不能泄氣是真的。反正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早晚的事。除非潛龍這小子命好,明天就暴病身亡……他兩天沒出門。就馬大夫來過電話,說天津也完了,還給炸得很慘。問起藍青峰,馬大夫說沒他消息。倒是徐太太早上來,說大街上已經有日本兵站崗巡邏,還聽說在抓人。真是說完就完。二十九,三十,才兩天,北平天津全沒了。他一個人在家,待也待不住,出門又沒地兒可去,也不方便。想去找巧紅,也覺得不妥。九條算了吧。主編都一個月沒見人了。

    他下午去胡同口上繞了繞。太陽很曬,也沒風,地上冒著熱氣。一片死寂。要不是樹上的蟬叫個不停,北平像是中了暑。也許城一淪陷,就是這個樣兒。

    五點,大門鈴響了。羅便丞一身麻布西裝,正從後座取東西,“來,幫我拿……”遞給了天然一個個大小紙包,“熏火腿,黑麵包,罐頭蘆筍,一瓶紅酒,一瓶威士忌……剛在六國飯店買的。”他們進了上屋。“餓了嗎?”

    李天然搖搖頭,把東西放在茶幾上。“好,那先喝。”羅便丞褪了上衣,寬了領帶。李天然找出螺絲起子給他開瓶,又去拿杯子,開風扇。羅便丞倒了兩杯,給了天然一杯,又“叮”地一碰。“我們當然不能慶祝北平的淪陷……”羅便丞舉著酒杯,慢慢開始,“可是,你和我,必須為我們心愛的北平,為我們認識的北平,喝一口。”二人各抿了一下。

    “我們同時應該為她的美,她那致命的美,喝一口。”二人又各抿了一下。

    “聽我說,親愛的朋友……這迷人的古都,還有她所代表的一切……那無所不在的悠久傳統,那無所不在的精美文化,那無所不在的生活方式……我告訴你,親愛的朋友,這一切一切,從第一批日本兵以征服者的名義進城,從那個時刻開始,這一切一切,就要永遠消失了……”

    二人悶悶地各飲了一口。“讓我們為一個老朋友的死,幹掉這杯!……讓你我兩個見證,今夜為她守靈!”

    二人碰杯,一口幹掉剩餘的酒。

    李天然萬分感觸。他沒想到一個在北平才住了不過三年的美國小子,竟然發出了這種傷感和悲歎。可是還有一個感觸刺激著他。一個不易捉摸的感觸,很像是纏身多年的心病,突然受到外界的打擊而發作身亡。老北平即將消失?那太行派不早就死了?羅便丞半躺在沙發上,兩眼望著屋頂,“二十九號那天,通州偽政府的保安隊起義,差一點點消滅了日本駐軍,還抓了殷汝耕!都已經押到了北平!……唉……他們怎麽也沒料到,就那天早上,宋哲元,二十九軍,全跑了……又白白送回給日本人……唉……”他起身倒酒,“天津那邊更慘,市政府,萬國橋,南開大學,北寧總站,全給炸了……”

    李天然把紅酒分完,找了把刀來切熏火腿和黑麵包,“北平呢?”“這兒?”羅便丞大口吃著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