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69章 圍城(2)(1/4)

作者:張北海字數:0更新時間:

    他直到二十號晚上才見到馬大夫,滿臉倦容地靠在沙發上喝酒。麗莎在他身旁查看一個筆記本。

    半天,誰都無話可說。“麗莎和我沒趕上甲午,也沒趕上義和團……”馬大夫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說給天然聽,“可是趕上了辛亥革命,成立民國,趕上了袁世凱稱帝,完後的軍閥割據混戰,趕上了孫中山去世,就在我們‘協和’,趕上了北伐,跟打到去年的內戰,趕上了沈陽事變……看樣子,現在又趕上了又一次中日戰爭……”

    李天然不想打斷馬大夫的話。過了會兒,看他不說了才問,“北平守得住嗎?”

    “看二十九軍了……當然,這是中國裝備最差的部隊,要不然怎麽會有個大刀隊?”馬大夫抿了一口酒,深深歎了口氣,“你知道嗎?宋哲元回老家掃完了墓,昨天從天津回來了。他的和平交涉,已經交涉了一個多禮拜,結果反而給東京一個動員的機會,從關外和朝鮮調來了四十萬人……你看報了吧?上個月才上任的首相近衛文麿,還製造輿論,把‘盧溝橋事變’,說成‘華北事變’,前幾天又改成‘中國事變’,就是在有意挑戰,尋找借口,占領中國……”他又抿了一口酒,想了想,“就算前天蔣委員長的‘廬山談話’非常堅決,什麽抗戰到底,就算他已經電令二十六路軍總司令孫連仲北上支援,又電令太原那邊的綏靖主任閻錫山緊急戒備……可是,你說什麽?北平守得住嗎……?我看守不住。”

    “天然……”麗莎為每個人添了點酒,“你沒去東交民巷,你無法想像那個又安靜又清靜的使館區,這個禮拜變成了什麽樣子……我這幾天每天都在那兒,我告訴你,各國兵營操場,還有馬球場,全擠滿了人,像是在野餐,總有上千個外國人躲了進來,都是住在城裏和近郊的……我告訴你,什麽人都有,傳教的,做買賣的,教書的,度假的,還有一大批白俄舞女……大部分拖家帶小,大包小包,地上搭著各式各樣的帳篷,一個個奇裝異服……簡直像是園遊會,搞時裝展覽,有人吹口琴,有人彈吉他,還有娃娃哭……”她說得有點累了,停了停,“再告訴你一件事,你就知道這兒的外國人有多緊張了……這個禮拜,我們使館每天都有通知來,要城裏頭所有外國居民注意美國大使館那個無線電杆的燈,如果下頭掛了我們海軍陸戰隊的危險信號,白旗上一個黑三角,那就是警號,就叫我們全都立刻躲進東交民巷。”

    已經很晚了,外頭又在戒嚴,麗莎留他住下。“有什麽事我可以做?”李天然最後問。“有……”馬大夫揉著太陽穴,想了想,“這樣好了,明天跟我去‘協和’,那兒有一大堆醫藥打算送給紅十字會。我們人手不夠,也沒幾個人會開車,你就用我那部福特,幫我們送貨吧……”他突然又想到什麽,“不過,先請你捐五百C.C.的血。”

    就這樣,李天然第二天一早跟馬大夫去了“協和”,先捐了血,休息了半小時,就開始搬貨。

    都是一箱箱,一包包的醫療救濟物品,送到紅十字會在燈市口貝滿女中操場上臨時搭的大帳篷。馬大夫那部老福特裝不了多少箱子,得來回來去跑。好在不遠,車頭上又掛著一麵白底紅十字旗,衛兵警察都讓他的車先走。

    可是其他好幾個民間誌願團體,發現這兒有部汽車,也一個個過來找他順便幫著運點慰勞品救濟品。什麽都有,牙刷牙膏,毛巾胰子,筆記本,手絹兒襪子……最多的是居民聽說前線需要沙包而捐出來的麻袋麵口袋,像小山似的,一捆捆堆在幾所學校和會館裏頭,等他們來搬。

    李天然成天這麽在內城外城開車送貨,很快就發現這一陣子又安靜了下來,真有點和平氣氛。至少西四那條戰壕都給填平了。街上的人又多了起來。鋪子也一個個下了門板,路口上又有人在賣酸梅湯、雪花酪、西瓜、冰棍兒。

    可是報上的消息還是挺嚇人。日軍已經公然占地,在南苑擴建機場。清華大學附近也有過幾次武裝衝突。宛平和長辛店每天都在給炮轟。

    最叫人覺得危險的是,不管訂了多少協議,四郊圍城的日本軍隊,一個兵也沒撤走。果然出事。二十五號下午,日軍發動了飛機,大炮,鐵甲車,一夜之間,占領了廊坊。北寧路斷了。平津火車又不通了。他第二天照常送貨。大夥兒都在議論昨天晚上廊坊失守的事。下午,西單一帶開始戒嚴。站崗的說外城廣安門那邊兒正在打。他隻好開回東單。到了哈德門大街,路又給擋住了,好些二十九軍在上頭挖戰壕,架沙袋和鐵絲網。他問一個腰上別著把手槍的少尉怎麽回事。那個軍官朝東交民巷一指,“那裏頭還有九百多個日本兵,廣安門還在打,總不能讓他們裏應外合吧!”他手一揮,“趕緊進胡同兒繞著過去。”他繞了半天才還了車。回家天剛黑。他光著膀子在院裏坐。還是很熱。剛滿過的月亮照得下邊一片慘白。沒槍聲了。隻是後花園的蟬叫個不停,蛐蛐兒也叫個不停。他靠在藤椅上抽著煙,喝著酒,望著天邊一顆顆開始亮起來閃動的星星……他發現好一陣子沒去想朱潛龍的事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