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68章 圍城(1)(1/3)

作者:張北海字數:0更新時間:

    李天然眨了眨眼,醒了。又躺了會兒才起床,光著脊梁下了院子。天陰陰的,又悶又熱。蟬叫個不停,遠遠地響著一陣陣雷聲。“打起來了!”徐太太衝了過來,塞給他一張報,“您瞧!”是張“號外”,他接了過來。一行大標題:“今晨四時,日軍在盧溝橋開炮”。

    又兩行小標題:“我方因炮火猛烈,不得已正式開槍。現尚對峙,當局希望對方覺悟。”

    真打起來了?!他坐在台階上看下去。

    [本市消息]今晨零時許,日方鬆井武官,用電話向冀察軍政當局聲稱:“昨夜日軍一中隊,在盧溝橋郊外演習,忽聞槍聲,當即收兵點驗,發現缺少一兵,同時認為放槍者已入城,要求立即率隊入城,搜查該兵雲雲。”我方當以時值深夜,日兵入城,殊是引起地方不安,同時我方在盧部隊,昨日竟日均未出營,該種槍聲,絕非我方所放,婉加拒絕。但不久,鬆井又來電話聲稱,我方如不允許,彼方將以武力保衛前進雲雲。同時,我方已得報告,日軍對宛平縣城,已取包圍前進形勢。於是我方再與日方商定,雙方即派人員前往調查阻止。日方所派,為寺平副佐,櫻井顧問。我方所派,為冀省第四行政專員兼宛平縣長王冷齋,外委會專員林耕宇,及綏靖公署交通處副處長周永業。至今晨四時許,到達宛平縣署。寺平仍堅持日軍須入城搜查。我方未允。正交涉間,忽聞東門外槍炮聲大作,我軍未予還擊。俄爾西門外大炮機關槍聲又起,連續不絕。我軍仍鎮靜如故,繼因日軍炮火更烈,我軍為正當防衛,萬不得已始加抵抗。我軍傷亡頗重,犧牲甚大,但仍請其停止進攻,調回原防,否則責任應由彼方擔負。日方答以永定河方麵,尚有二十九軍騎兵,要求退去,方能再談其他。現雙方仍在對峙中。我方駐盧者均為步兵,並無炮營。昨夜炮聲均為日兵所放。我方軍政當局均極鎮定,不願事態擴大,希望立即停止戰鬥狀態,進行外交談判,倘對方一再壓迫,進攻不已,為正當防衛起見,不得不與周旋雲。

    李天然震驚之餘,點了支煙,又看了一遍。“號外”是《世界晚報》出的,時間不過兩小時前,“民國二十六年七月八日正午”。刊頭旁邊還有個方括號:[又訊:聞走失之日兵已尋獲]。末尾還有一行字:“詳情請閱今日《世界晚報》”。

    徐太太給他端來杯茶,“打起來了,是吧?”他木木地點了點頭。

    “會打進來嗎?”他搖搖頭,“不知道……”“那可怎麽辦?”

    “該怎麽辦就怎麽辦吧!”他覺得這句話有點耳熟,不記得在哪兒跟誰說的了。

    他起身進屋打電話。麗莎接的,說馬大夫一早去了醫院,“‘協和’跟紅十字會組織了一個救護隊去宛平……聽說死了不少人,上百人受傷。”

    他接著又打給羅便丞。秘書說他去了“馬可孛羅橋”。他掛上電話,隨便吃了點東西,就去辦公室。

    路上的人三三兩兩,聚在街頭議論,個個麵色憂急凝重。想找份報,早都給搶光了。好不容易借了份看。大部分是剛才那份號外的重複,隻是死者已高達六十餘,傷者超過兩百。戰鬥集中在盧溝橋東北方麵。還有兩張照片。一身夏布長衫的王冷齋,全副武裝的寺平。天然心中苦笑,光看這兩位的打扮,就差不多知道是怎麽回事了。

    最新的消息是,冀察綏靖公署主任宋哲元和北平市長秦德純,剛剛成立了臨時戒嚴司令部。司令是二十九軍三十七師師長馮治安。

    辦公室沒人。他去了後院看藍蘭。她正跟楊媽在屋裏收拾東西。“爸爸一早來了電話,叫我打個箱子,隨時動身。”“真是說走就走。”天然找了個地方坐。她也不收拾了,“還不知道走不走得了……火車倒是通,可是沒票。飛機也滿了……”她打發楊媽去弄點喝的,又一屁股倒在一大堆亂衣服上頭,“唉……本來是去留學,現在變成了逃難!”

    天然苦笑,“是啊……剛好給你趕上。”“我不是那個意思!”天真無邪的臉,不那麽天真無邪了,“人家小蘇都去打遊擊去了。”“你也想去打?”剛說完就覺得不應該開這個玩笑。“我?沒這塊料。”

    他接不下去。料?他應該算是有這塊料的了。一身軟硬輕功。可是到目前為止,他幹了些什麽?一個羽田。半個山本。卓十一不算數。而自己,白饒了一頓揍倒沒什麽,可是賠了師叔。那他怎麽還能去開一個十七歲小女孩兒的玩笑?他轉了話題,“你爸爸還說什麽?”

    “就說要打了……”她突然眼睛一亮,“哥哥才趕得正好,月底畢業,馬上就派得上用場。”

    李天然覺得這也真夠諷刺。一個大少爺,半年訓練就能上場,而渾身武藝的他,此時此刻,反而全無用武之地。他也就隻能跟藍蘭說,有什麽事,隨時找他。

    吃了片西瓜,他就離開了。

    巧紅正在屋沿下頭生火。老奶奶坐在板凳上剝豆芽。他假裝問了聲大褂兒好了沒有。

    老奶奶可等不及了,“我天沒亮就聽見了,還說我耳背?起來跟關大娘徐太太說是大炮,她們還不信。”

    “您不怕?”“我怕什麽?七老八十了……庚子那年,八國聯軍進來,我都沒怕。”老奶奶說著說著自個兒笑了。“如今還怕個小日本兒?”巧紅帶他上了西屋,一進門就拉了他的手,“有事兒?”“沒事……就想跟你說,街上的人有點兒慌,晚上戒嚴。”“聽說了……”她靠著案桌,“我倒有話……東娘丫頭來過一趟,說新做的旗袍兒給弄髒了,叫我再縫一件兒。”“沒提那天晚上?”“提了,說半夜房上來了刺客……”“他們怎麽說?”“猜是衝著日本人來的。”“就這些?”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