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67章 事變盧溝橋(2)(1/3)

作者:張北海字數:0更新時間:

    “我五月節那天在東城吃飯,看見那位楊副理在用,覺得很眼熟。問他哪兒來的,他不說,問他要,他也不給……結果花了我二十塊錢才硬買過來……現在……物歸原主。”

    “怎麽回事兒?”他盡量沉住氣。“你給揍了一頓兒,是吧?”他沒有反應。

    “下回就不會這麽便宜你了。”

    他還是沒反應。“那小子原來是個便衣,後來跟了卓十一,算是護駕吧……”她幹掉半杯伏特加,“你真不知道你目前的處境?”“什麽處境?”他穩住自己。

    “日本人成天逼他們,羽田那個案子……”她給自己倒酒,“他們沒任何線索,就打算把羽田的事兒,還有卓府給偷的事兒,山本斷臂的事兒,還有一大堆沒破的案子,全算在你頭上。”

    李天然半真半假的大笑,“算在我頭上?就這麽簡單?無憑無據?”“你又不是頭一個給冤的。”他稍微放了點心,至少她用了“冤”這個字。“他們有他們一套打算。”

    “他們是誰?”“便衣組,偵緝隊,得給日本人一個交代……還有卓十一。”“警察是交差,卓十一找我什麽碴兒?”唐鳳儀喝了口伏特加,再給二人杯中添酒,臉上顯出非常嫵媚的笑容,“卓十一認定你我在偷情。”他愣在那裏,說不出話。

    “你不信?”她又掏皮包,取出了半張報紙,“這可是你們畫報說的……”她遞給了他,“曲線消息,第二段。”

    是上禮拜那期:

    [本市]某公子交際花未婚妻,最近與某華僑來往親密。聞將私奔南下。

    李天然吸了口氣,默默還了報紙,點了支煙。“你羊肉沒吃著,惹了一身騷……那我呢?”她那嫵媚的笑容中帶有少許嘲諷,“我不也是給冤了?不也是沒吃著羊肉,惹了一身騷?”她頓了頓,臉色一下了變得冰冷,“可是現在說這些都白費。要緊的是,他是在警告我……擔心我坑,又怕我跑……”他沒有接下去。

    “你還不明白?你我處境,半斤八兩。”她兩眼直直地盯著他,“給我一句爽快話,我是買一張票,還是兩張?”

    他心裏一團亂。尤其讓他害怕的是,萬一就這麽給他們幹掉了交差,那血債要不回來不說,朱潛龍可真歪打正著,撿了個天大的便宜,無意之中消除了一個他想都沒想到的死對頭。

    李天然把所有的雜念壓下去,很誠實地告訴唐鳳儀他不可能跟她去上海。

    回去路上,兩個人都沒再說話,直到他下車。唐鳳儀微微苦笑,“是我看錯了人?”

    他也微微苦笑,“大概是沒這個緣……”他掏出來那個銀打火機,塞到她手裏,“你留著吧,是你花錢買的。”

    他半個晚上睡不著,越想越心驚肉跳。他隻能告訴自己,往後絕不能再叫他們給逮去。一旦有什麽事,當時就得動手,管他們是便衣警察,還是日本特務。他也體諒唐鳳儀。連老金都公開散布曲線消息了,她怎麽能不急。看樣子她是吃了不少錢,坑完了跑,找他護航。他又想,退一步來看,他還真應該感謝她。那邊不少事,還是從她那兒聽來的,而且還聽出來,至少朱潛龍還不知道他究竟是誰。他放了點兒心,睡了。一早就給電話吵醒。又是羅便丞,問他最近在忙什麽,怎麽約了三次都沒空。李天然不好再推,答應禮拜三上他那兒。他繞了趟九條就去找馬大夫。就麗莎在,正在客廳切藕剝蓮蓬,邊跟他一塊兒吃,邊聽他講,覺得事情不妙,說這幫子人本來就不是東西,再有日本人在後頭逼,更是什麽事都幹的出來。死了個李天然又算什麽。護城河裏頭,經常浮著沒人認領的屍體。麗莎勸他搬來幹麵胡同。她沒直說,可是天然心裏明白,外國人家,稍微安全一點。

    他沒過來住,隻是更少出門。半夜去找巧紅,也比平常更留神。自己陷入了這個泥坑是自找的,可不能把她也給扯了進去。

    這兩天北平突然熱得叫人透不過氣。禮拜三那天,李天然下班回家,火毒的太陽,曬得額頭發痛。就幾條街,已經走得渾身是汗。在南小街上喝了杯冰鎮酸梅湯,都不管用。

    家裏也無涼可乘。他有點後悔沒聽藍蘭的話,搭個天棚。洗完了澡,躺了會兒,看看太陽開始下了,才套上衣褲出門。羅便丞倒是挺會舒服,光著膀子,坐在風扇前麵喝酒。“後天,跟我去北戴河,我租了個別墅,就在海邊……”他沒起身,指了指酒瓶。“有女朋友,一起去……我約了丹妮爾。”李天然加冰倒酒,“丹妮爾是誰?”“法國使館的電報秘書。”

    李天然覺得這批外國小子在北平可真享透了福,尤其是像羅便丞這種,會幾句中國話,掙的美金,年輕單身,中國外國女朋友一大堆……就隻是沒追上唐鳳儀。

    出去吃,李天然又佩服了。這小子已經跟他胡同口上那家大酒缸掌櫃的混得這麽熟。才進門坐在凳子上就一嚷,“二大爺,來兩個。”

    他們連吃帶喝,一直聊到了十點多,紅漆缸蓋上,摞著一堆空碟子,十來個二兩錫杯。臨走,羅便丞問也不問,就給了小夥計一張五元大鈔。難怪掌櫃的叫他羅大爺。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