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六百二十二章 聯手(1/5)

作者:莞爾wr字數:0更新時間:

    靈力波動的刹那,青袍與佛修兩人不約而同的轉頭,目光當即與宋青小望了個正著。

    這一望之下,三人都愣了片刻。

    宋青小自己都沒料到自己來得恰是時候,這會兒靈力紊亂,青袍、佛修二人看樣子正是剛經曆過大戰,帶來的靈力波動尚未平息。

    通天之河的水浪拍打出十來米高的浪頭,發出‘轟隆’巨響,二人都像是已經負了傷,各自占據一角。

    青袍血流滿麵,那佛修則是踩在一朵蓮荷之上,身體隨著水波而劇烈晃動,吐出的血將衣襟濕透,看樣子像是難分勝負。

    她的目光與二人碰觸之間,兩人瞳孔緊緊一縮,三人還未做出其他反應,她的注意力很快便被浮在半空之中的一粒珠子所吸引住了。

    那是一粒如拳頭大小的丹珠,通體散發著瑩潤的光澤,被濃鬱的水係靈力托浮著,一股強大的靈力從那珠子之中散出——ii

    幾乎是瞬間,宋青小便認出了這是一粒妖丹,與她在禁製世界時,斬殺了那四翅巨型蜈蚣所得的妖丹相似。

    不同的是,這妖丹的氣息透著蛟龍之力,她曾在惡魔島與險些進化至蛟龍級的蛟蛇作戰過,對這氣息十分熟悉,絕不會認錯。

    那粒蛟龍的妖丹從氣息、大小及品相看來,比禁製世界之中的巨型蜈蚣還要強上數分,至少是屬於七階以上妖獸的內丹了。

    但那妖丹似是遭人煉化過,上麵的蛟龍之力已經頗為微弱。

    宋青小一見此丹,眼睛隨即一亮,還未動手,一股幽幽的香氣便鑽入她鼻腔之中。

    那香氣馥雅恬淡,一被她吸入,識海之中與她心意相通的混沌青燈便微微一動。ii

    青燈之上的燈焰閃了閃,青燈本體傳來一股悸動,像是被這香氣所引誘。

    這混沌青燈已經是通天的靈寶,本身靈性十足,此時能因這香氣而動,恐怕這香氣來源絕非凡物。

    她稍微頓了片刻,這一耽擱之間,便見青袍將嘴一張,那蛟丹‘嗖’的一聲化為一道青影,速度奇快的鑽入他口中消失不見了。

    宋青小先是神色一冷,隨即又恢複如常。

    反正青袍必死,這妖丹遲早都是她的,暫且便由他保管片刻。

    她的目光落到那佛修身上,這佛修明明才剛剛進入化嬰之境,卻能與已經達到化嬰境中階巔峰修為的青袍難分伯仲,除了其功法了得之外,恐怕此人還有極為厲害的法寶在手。ii

    那佛修身下踩著一朵盛開的蓮荷,她先前聞到的香氣,便是那荷蓮之上發出。

    滔滔河水之上,那荷蓮大如盆,散發著淡淡光澤,一股精純至極的混沌靈力從那蓮身上散發出來,與混沌青燈的本源靈力隱隱相似。

    “五號,你來得正好!”

    青袍將那蛟丹一吞之後,氣色比起方才像是好了許多。

    他目光一閃,將看到宋青小出現之時眼中出現的那抹驚駭、懊悔與不安強行壓下,換成狂喜之色

    “來助我一臂之力,將這禿頭收拾了!”

    “不要聽他的話!”那佛修此時也急忙開口,“此人的任務就是打破山脈,將通天之河的水放出。”

    他語氣急促,像是深恐宋青小被青袍說動ii

    “一旦通天河的水沒有約束,到時此地被淹沒,我們都會死在此處!小僧是阻止他的,施主也應該跟我聯手。”

    “放屁!”青袍見他壞自己好事,頓時‘呸’了一聲,“你這禿僧麵目醜陋,滿嘴仁義道德!”

    他此時對這佛修恨之入骨,與他說話時都咬牙切齒的,這會兒青袍隻悔沒在任務開啟之時便搶先將這佛修殺死,否則哪會留下這個禍患,導致自己被其纏住。

    “你之所以想要阻止我,無非也是為了自己的任務。”說到這裏,青袍又轉頭對宋青小道

    “我們有言在先,已經說好先行合作,在試煉空間的時候,我還曾替你擋過一劫,五號,你不會忘了吧?”

    “當然沒有。”宋青小深深看了青袍一眼,才道ii

    “我一直都記著。”

    “這禿頭有兩件至寶,殺了他後我們瓜分,至於任務,我們先聯手,將其他人排除之後,再行決擇,如何?”

    青袍聽她這樣一說,像是大大的鬆了口氣,忙不迭的提出建議。

    宋青小這會兒心中已經打定主意要將所有寶物收入囊中,但麵上卻不顯聲色,隻是點了點頭。

    見如此輕易便將她說服聯手,青袍眼中飛快閃過一絲亮色。

    而那佛修麵色大變,隨即盤腿一坐,嘴中念念有詞,數道秘令從他口中念出,身上隨即靈力狂湧。

    隨著他身上靈力的散出,他身下所盤坐的荷蓮之上光芒大作,那荷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增大,頃刻之間便重新化為直徑長達三、四米的巨大蓮荷。ii

    蓮瓣層層疊疊,將那和尚包裹其中。

    無數粉色光暈從那蓮荷之上飛散開來,所到之處化為一團團碧綠的蓮葉,均勻的鋪蓋在那佛修四周。

    見到這寶物發動的刹那,宋青小頓時便明白這佛修之所以選擇青袍下手的緣故。

    青袍此人靈力屬性是水,而蓮傍水而生,青袍的屬性對那佛修來說,正如虎添翼,水係靈力的攻擊對他來說不止沒有傷害加成,反倒助長其法寶之勢,難怪打了這麽久,青袍仍未將此人斬殺。

    “這禿頭的法寶極為難攻,我們聯手,將其強行擊破。”

    青袍見此情景,神色先是一變,隨即又恢複了平靜的麵容。

    隻是他說話的時候,眼光仍不由自主的往天際瞟了一眼,目光之內帶著幾絲壓不下去的隱憂。ii

    那天邊的紅霞已經快燃過來了,身在東麵的幾人似是已經隱約感應得到空氣中‘轟隆隆’燃燒的火係靈力了。

    隨著溫度的飆升,這證明紅發已經離幾人越來越近,時間也十分緊迫。

    此人與青袍靈力相克,且紅發圖騰強大,更是助漲了其氣焰,反之青袍圖騰靈息微弱,又與這佛修糾纏許久,靈力消耗了很多,若是遇上紅發,恐怕勝算便更低了。

    唯有趁著紅發趕到之前,使法將這山脈拍斷,再奪取禁製之力,還有幾分勝算了。

    他強壓下心中的焦慮,對宋青道

    “不過我們要快了,紅發已經要到了,此人性格強橫霸道,靈力屬性又與我們相克,到時唯有聯手,才能將其殺死。”ii

    說到此處,他猛的一喝

    “動手!”

    喝聲一出,那盤坐在蓮荷之上的佛修再次雙手一搓,‘叮叮叮’的響鈴聲裏,那先前曾重傷了青袍的金幡再次出現,彈射往半空之中!

    宋青小雙手一招,身上靈光一閃之下,數顆星辰則從她身體之內飛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