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番外夫棄子的江雲漪(2/5)

作者:風間雲漪字數:0更新時間:

/p>    “這是我讓人從永帝的丹房盜出的藥,你看能不能看出什麽問題。”

    不想他的丫頭再為剛才的事影響,端木陽將手下人好不容易從永帝煉丹房盜的藥給江雲漪,想轉移她的注意力。

    這個時侯誰都沒注意到城樓死角處,在永帝受不住煎熬俯時,雲子澈提弓拉箭對準莫不諱和誠王,而城樓下圍攻誠王和莫不諱的人在箭到之時飛身搶過永帝,卻沒能躲過誠王提劍反擊刺中永帝後心。

    一切不過發生在瞬間,這是一場沒有彩排的救援,全憑默契及對全局的把握。可惜在所有的人都關心誠王會不會逃脫,永帝能不能得救的當口,誠王一心隻想讓永帝死,隻要永帝死,他就能瞑目。

    眾人的心都是一驚,但此刻隻能趕緊叫太醫全力搶救。而雲子澈在耗盡內力射出這一箭時,他的毒剛解本就不宜在用內力,如此拚命不過是不想讓所有的人受脅製罷了。

    噴出一口鮮血,雲子澈倒在城樓之上,唇邊勾起一抹清冷的笑。江雲漪同端木陽一起奔上城樓時,雲子澈已經昏迷。

    誠王在刺中永帝後,哈哈大笑起來,根本沒注意到他躲過了雲子澈的箭,卻躲不過接下來的萬箭齊發。

    “射!”

    江小高時刻注意這邊的動靜,永帝被救,他埋伏在附近的一千府軍正好可以動手。這些人的弓弩可以三箭連發,也可以七箭連發,隻是射程不同,但勝在千人同時發射,便是十個百個誠王也死得不能再死。

    看著誠王和莫不諱躲過雲子澈的箭,卻怎麽也躲不過江小高手中那些府兵的箭,圍攻的眾人皆瞪大了眼睛。

    北津凡看著那些弓弩以一敵三,堪稱無敵。不過這個時侯卻不是吃驚的時侯,而是考慮如何善後。

    誠王和莫不諱被射成了刺蝟,若細究的話莫不諱在萬箭齊發之時為護救誠王隻身擋了不少箭,但抵不過敬陽王府府軍的弓弩之利,射程和準度無可匹敵。

    誠王死得這般慘,可他死前卻帶著笑。所有的人都以為他是因為最後一擊成功將永帝刺傷而笑。

    但隻有誠王自己知道自此之後他便可以去黃泉路上尋找端木如慧。他會陪著她,如果有下輩子他一定會去找她,然後給她最想要的幸福!

    這場大周有史以來最大的劫難在誠王其餘黨羽被捕後落幕,史稱誠王之亂,此戰大周內外精銳齊出,折損無數,百官及家眷殞命者眾,被無辜牽連者數以萬計。

    永帝最終沒能獲救,除了誠王致命的一劍外,永帝的內俯受損極重,早已是強弩之末,加上受了驚嚇氣怒攻心,熬了數日便去了。

    國喪之後,年幼的小皇子被推上皇位,由肖皇後垂簾,端木陽攝政,寧沉玉入內閣為宰輔。

    雲子澈在永帝纏綿病榻時被賜婚鳳輕公主,現為皇家附馬,直接任命為內十三衛、禦林軍、皇城護衛軍三大禁軍總統領。

    北津凡救護皇城有功,封一等侯,掌內外三軍;其夫人江氏封一品護國夫人;其子江武封三品德威將軍,與其父共同執掌三軍內務。

    其餘在這場亂戰中的有功之臣皆數論功行賞,亂戰中死去的官員及家眷皆由朝廷統一撫恤,戰亂中空下的官職將選舉有才有誌有德之士直接由朝廷統一任命。

    這一番舉措無疑在戰亂之後起到了重大作用,避免了大周朝因誠王之亂而陷入新一番的內政之亂。

    一切塵埃落定之後,江雲漪和端木陽才得以回敬陽王府處理府中的一些事務。馬車晃晃悠悠地往敬陽王府的方向走,江雲漪安靜地靠在端木陽懷中,總覺得這幾日就好像做了一場夢。

    路過一條街的時侯,江雲漪的車簾被風吹開,路邊的一個跪在路邊乞討的乞丐引起了她的注意。

    “怎麽了?”

    端木陽疑惑地看著她。江雲漪近日來特別安靜,安靜得讓他心疼,所以他總是盡他所能地陪在她身邊。

    小皇子登基,肖皇後垂簾,他攝政,寧沉玉為宰輔,雲子澈、北津凡、江武掌軍都沒有引起她的注意。

    如今似乎已經沒有什麽事能令她有波瀾!

    “沒什麽!”

    江雲漪又靠回端木陽的懷中。她看見雲子晴了,雖然衣衫襤褸,麵黃肌瘦,但她確認那是雲子晴。

    這一刻她突然想起她來這個時代遇上的那些人那些事,如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結局又有什麽可驚訝的。

    馬車繼續晃晃悠悠地前行,然後消失,一直以卑微姿勢乞討的雲子晴驀地抬起頭來,一雙瘦得眼眶都凹進去的眼睛裏閃著幽幽的光。

    敬陽王府今日並不太平。敬陽老王妃看著被救下來已經沒氣的裴依藍閉了閉眼,令人將與其父母一塊合葬,並不準備把這事宣揚出去。

 &nb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