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大結局8(2/5)

作者:風間雲漪字數:0更新時間:

宮宴這邊聽到消息麵色變得極為陰沉。江雲漪在宮中竟然還有人,而且還在最關鍵的時刻救了雲子澈不說,還救了沐影蘭。

    看來他想勾陷雲子澈與沐影蘭通奸才有了小皇子,然後用此除掉雲子澈,以此逼迫江雲漪,再用江雲漪逼迫端木陽和溫逸等人,這一石數鳥的計策怕是不行了。

    “給朕把誠王拿下!”

    永帝一入鳳凰台二話不說就直接命人要拿下誠王。這一年來他沉迷不死術將朝政交給誠王,若不是謹妃臨終示警,他的江山被奪了都不知道!

    隻是永帝的話一落,宮宴周圍的皇城護衛軍沒有一個有反應。來參加宮宴的大臣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

    皇城護衛軍根本沒有聽皇命與禦林軍換防,這是永帝突然意識到的,可是現在意識到已經晚了!

    永帝重複第二遍,第三遍,依舊無人應答,更無人動作。這個時侯在場的文武百官都察覺到不對勁。

    “皇兄,你就別白費力氣了。現在整個宮中都是我的人,今日你若留下禪位的召書,臣弟還可以讓你的下半生過得舒服點。如若不然,就別怪臣弟不把你當兄弟。”

    誠王笑著為自己倒了一杯清酒。原本他是想把沐影蘭所生的小皇子排除在皇室之外,可惜功虧一簣。

    現在他隻能用這種方法逼永帝就範,反正永帝吃了吳老道給他煉的丹,已經沒有多少日子好活了。

    誠王的話音剛落,周圍的皇城護衛軍齊齊亮出長刀將宮宴圍了起來,就近脅持官員家眷。

    永帝看著皇城護衛軍的動作,抬著手指著誠王半天,已經得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誠王這是要逼他退位好取而代之!他最信任的人在逼迫他,誠王一直在窺視他的皇位!

    這時守衛宮門的禦林軍副統領匆匆跑進來說有人打開了宮門,內城四門已經有一個城門被攻破,特來請永帝下旨命皇城護衛軍前支援。

    “誠王,你想造反麽!”

    有官員一聽便站起來指著誠王罵,有不少官員則不敢言語,因為他們的家眷全在那些皇城護衛軍手裏。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誠王的話音一落,那些敢指責斥罵於他的官員直接就人頭落地,宮宴之上一片驚呼慘叫之聲,有膽子小的夫人小姐尖叫一聲就暈了過去。

    “皇帝,你就下召吧。”

    這時一直沒有開口的太後突然就開了口,而太後身邊的貼身內侍直接將擬好的聖旨放到永帝麵前,讓他蓋玉璽。

    這時侯禦林軍那邊派了一名禦林軍說皇宮二門被破。溫逸和端木陽快速地對視了一眼,都沒想到宮門怎麽會破得這麽快。

    剛把小皇子哄睡的江雲漪麵色凝重,她就站在永帝身邊,看著永帝被氣到抓狂,看著眾臣驚慌失措,聽著禦林軍二次報宮門被破。

    這應該是心理戰,那兩個禦林軍必是誠王的人!快速地對著端木陽的方向看了一眼,端木陽和溫逸也恍過神來,忙暗中對江雲漪點頭。

    “你,你們……為什麽?朕這麽信任你,你為什麽要背叛朕!?”永帝捂著胸口,已經被氣吐了血。

    誠王則眯著眼兒笑,一副勝卷在握的模樣,繼續笑著讓永帝蓋下大印,卻一點沒有要回答永帝。

    端木陽已經暗中下了令,讓原京都九衛的人策反皇城護衛軍護駕。現在皇城護衛軍已經在宮內相互撕殺起來。

    宮宴這邊的護衛全是誠王的私軍改編進來的,根本沒辦法調換。

    “王爺,王爺,不好了,皇城護衛軍自己打起來了。水門提督和內十三衛突然出現,宮城內外一片混戰,我們的人根本進不來。”

    誠王剛要說什麽,外頭一名誠王府私衛匆匆跑進來稟報。端木陽和溫逸大喝一聲護駕,就跟宮宴內的誠王府私軍和皇城護衛軍打了起來。

    宮宴之中頓時一片混亂,禦林軍這個時侯也跑進來喊著護駕,百官中的武官讓文官及官員家眷千萬別動,起身同誠王的人混鬥到了一起。

    誠王不想這個時侯會突然出現這種變故,心裏還想著內十三衛他不是讓人去攔了,為什麽人還會回京護駕?水門提督無召怎麽可能進京勤王?

    然來不及多想,離他最近的端木陽已經朝他攻了過來,慌忙應招,不敢再多想,剛開始還好,但打了一會誠王便知道自己並不是端木陽的對手。

    好在莫不諱的功夫不錯,過來幫誠王的忙,還發了信號,令守在外圍的誠王私軍再添一批加入混戰,一定要奪下皇宮。

    誠王心中恨極,取過腰間軟劍就朝永帝攻了過來,連殺了數名護駕的禦林軍,眼看著永帝即將性命不保,不想永帝一個用力竟拉過他旁邊的江雲漪想要擋劍。

    同在護駕之列的溫逸根本來不及多想,舉劍相迎,跟誠王打上了手。心裏卻閃過永帝拉江雲漪擋劍的一幕。

    若是剛才他沒攔住誠王,那把劍一定會刺中雲漪。手下就狠了三分,敢傷雲漪,他豈能作罷!

    端木陽自也看見了這一幕,眸中閃過一閃暗芒!打算速戰速決,下手越來越快,也越來越狠。

    江雲漪微微眯了眯,她剛才光顧著看大局,並沒有注意到永帝的動作。待反應過來想出手就有些遲了。

    她手上抱著小皇子,很難還手,誠王那一劍又極刁鑽,定是想直接要永帝的命。要不是溫逸幫她,這會子那劍定會給她一個透心涼!

    江雲漪安排在宮中的暗線此刻也全數出動,但他們的主要任務還是保護江雲漪的安全,看到永帝對江雲漪出手都不由皺了皺眉。

    剛想過來支援江雲漪,誠王的私軍卻比端木陽、溫逸的人早到,又與他們戰到了一起,更有幾人纏住了溫逸,讓誠王再有機會對永帝動手。

    江雲漪百忙之中命金花抱著小皇子帶人掩護皇後等人離開這裏,要不然等這場混戰結束,隻怕這後宮之中沒幾個能留下性命。

    “鳳迦南,你去死吧!”

    誠王提劍,三五就殺了護在永帝身邊的護衛,劍尖直指永帝的胸口。永帝後退幾步,想也不想就拉過躲在旁邊的一名妃子代他擋了劍,一劍當胸,那名妃子尖叫一聲就咽了氣。

    他長年居高位,又吃藥掏空了身子,根本不是誠王的對手,一路喊著護駕,一路往拉妃子給他填命。

    誠王殺了紅眼,不管是誰擋了他的路就是一劍劈命,看到這種情況那些離永帝較近的嬪妃哪敢再給永帝抓到擋劍,一邊尖叫一邊沒命的跑。

    “啊,我是你母後!”

    永帝還在退,退到太後躲的位置微微眯了眯眼,拉過來擋住了誠王再次刺過來的劍。

    太後慘叫一聲,還沒來得及多說話,誠王的劍刺進去,鮮血噴濺。一群看見的嬪妃和眾臣嚇得都失了聲。

    江雲漪冷眼瞧著,瞧著永帝理所當然的拿他的妃子他的母親為他擋劍,時不時出手殺幾個敢朝她動手的誠王私軍。

    端木陽很想往江雲漪這邊過來,可惜誠王的人卻咬死了他,他想過來根本就沒機會。

    倒是一開始就想過來護著江雲漪的幾個人已經朝她圍籠過來。隻是誰都沒有看見遠處城樓射程之內,一把漆黑的弓箭正瞞準了江雲漪,在這些人靠向她時,那箭在空中一聲破響,以極速朝江雲漪射了過來。

    不是一箭,而是三箭!三箭齊發,皆朝江雲漪身上的要害而來!

    端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