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大結局8(1/5)

作者:風間雲漪字數:0更新時間:

    宮宴的時辰將近,收到旨意的文武百官及家眷已經陸續趕來。江雲漪和端木陽晚了幾步,太後與肖皇後早已高坐在首位,抬眸並未發現謹妃和小皇子,不由微微挑了挑眉。

    太後下旨是給小皇子過生辰,不可能謹妃和小皇子都不在。正想著一個小宮女趁著斟酒地時侯給江雲漪報信說雲子澈被吳天師給帶走,目前尚不知情況。

    江雲漪心一緊,正想尋個理由出去問個清楚,驀然抬頭,空中西南方的空中極速的閃過一道綠光,驀地又消失不見。

    景辰宮出事了!那是她給沐影蘭在危急關頭時才會使用的信號,隻有她安排在宮中的暗線才會在第一時間發現。

    沐影蘭從來沒用過,不想在今日小皇子的宮宴上遲遲不來。原來是景辰宮出了事!可這個時侯誰敢在今日找沐影蘭麻煩?

    來不及細想,江雲漪連忙站起就想往外走。雲子澈在宮中被抓,沐影蘭在這個時侯出事,江雲漪直覺會出大事!

    “丫頭?”

    端木陽在江雲漪站起的那一刻忙拉了她一把。永帝過來了,丫頭難道沒發現麽?這個時侯站起來!

    果然端木陽剛拉住江雲漪,永帝就由內侍扶著往宮宴的方向過來。謹妃和小皇子並不在身邊。

    百官及眾嬪妃待永帝落座後,忙起身見禮,口呼萬歲。端木陽剛想問江雲漪怎麽回事,那邊永帝已經問起了謹妃和小皇子怎麽還沒過來,正要派人去請。

    “稟皇上,臣妾有幾日不見小皇子想得緊,不如就由臣妾和宛姐姐一塊去請謹妃姐姐和小皇子吧。”

    聽芷笑著起身,轉頭就拉著徐宛一起。沈家被下令抄家流放之後,沈素素並沒能逃出噩運,永帝一道聖旨就將沈素素送上了黃泉。

    聽芷本以為沈素素跟徐宛的關係那麽好,沈素素出事,徐宛一定也會受連累。實際上徐宛也確實受了連累,但不知為什麽送沈素素最後一程的人是徐宛。

    沈素素臨死前狠罵徐宛說是徐宛陷害她,本來聽芷從永帝貼身內侍那裏聽到永帝有意降徐宛的位份,卻因沈素素的最後一喊,反倒升了一級,成了賢妃。

    若不是沐影蘭生了皇子,宮中四妃之首就是徐宛!聽芷想至此處,內心不是不恨的。

    他們幾人同一年進宮,第一年沈素素就越級升了妃,還給了封號。徐宛也是,雖沒有封號,也直接封妃。

    這兩個人一進宮就奪走了所有人的光環。便是沐影蘭升得比較慢也很快從貴人成了如今的謹妃,還擁有永帝唯一的皇子。

    所有的人都明白,若是永帝近年無子,那沐影蘭的孩子就是永帝唯一的皇子。那就是明正順的皇太子,大周將來的一國之君。

    而她到現在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芷嬪!這讓聽芷非常憤怒,卻隻能死死地壓在心裏。

    “稟皇上,臣妾昨日偶感風寒,怕過了病氣給小皇子,便不去接謹妃和小皇子了。”

    徐宛自沈家的事後在宮中變得極為低調,若非必要她不會出宮門。現在聽到聽芷邀她一起去景辰宮,起身後連續咳好幾聲才回話,麵色有一種病弱的白,說畢還微喘了兩口氣。

    “愛妃既然身體不適,就先回宮歇息吧。既然芷嬪想念小皇子,就和內侍一塊去接謹妃和小皇子過來。”

    永帝瞥了徐宛一眼,眸中閃了一抹憐惜,想著他已有月餘不曾踏足後宮,心下又軟了幾分。

    徐宛推拒了一番,終還是在永帝的堅持下由宮人扶著先回宮歇息,並宣了太醫去給他診治。

    “皇上,臣妾與敬陽王世子妃許久不曾相聊,可否請皇上恩典由世子妃替臣妾看看,等看畢後臣妾定把人放回來。”

    被點名的太醫跟著徐宛剛走出幾步遠,徐宛突然回頭請了旨,語氣恭敬,看向永帝的眼波卻極柔。

    那眼神看得永帝連問江雲漪一聲都沒有,就直接讓江雲漪跟徐宛一塊離席。待下了席,到無人處,徐宛拉了江雲漪的手,語氣裏難得有幾分急切,“吳天師帶雲子澈去了景辰宮,你要救他們就得快。我先去替你攔了芷嬪。”

    徐宛說著便讓貼身的宮人帶著江雲漪抄近路往景辰宮走,她自己則按正常的路想去追聽芷。

    這一年來她雖然很低調,但宮中之事卻一直沒能躲得過她的眼睛。從雲子澈進宮被拘,她可以說是第一個得到消息的人。

    就算永帝不讓她先行退席,她也會設法退席,幫江雲漪最後一次。就當是報答她這麽多年在宮中對她的襄助。

    “謝謝!”

    江雲漪說完這兩個字就由杏花帶著她消失在徐宛的視線裏。她願意相信徐宛一次。

    “小姐?”

    茶花有些不明所以,她不明白徐宛為何會讓杏花給江雲漪帶路。杏花是沈素素的貼身侍女,在安雲時就是,進了宮更是沈素素最信任的人。

    可是沈素素畢竟是因江雲漪而死,小姐不怕杏花報複江雲漪麽。

    “杏花知道誰才是真正害死素素的凶手。她不會傷害雲漪,反而會竭盡全力幫她。”

    沈素素死後,徐宛很是費了一番功夫才把杏花調到她身邊。杏花其實比沈素素有主見,一直以來若不是杏花為沈素素出謀劃策,沈素素便是有她提點也不可能在宮中過得那般有驚無險。

    要不是發生了真假公主案,他們姐妹二人足可橫行大周後宮!

    “那小姐現在?”

    徐宛若真想攔聽芷大可以與聽芷同去景辰宮,根本不必趁這個機會帶江雲漪出來,還讓茶花給江雲漪帶路。

    跟在徐宛身邊這麽多年,茶花還是很了解徐宛的。

    “你去告訴芷嬪,說我已經有兩個月的身孕,此刻一個人在上林苑給憐妃娘娘憑吊。”

    徐宛微微眯了眯眼,驀地唇邊勾起一抹笑意,那笑卻不達到眼底。是誰在永帝耳邊吹枕邊風才害得素素身死,又差一點連她一塊解決想要一石二鳥,真以為她徐宛不知道麽!

    這邊徐宛正想著如何攔住聽芷,宮宴這邊端木陽卻死死地皺著眉頭。吳老道把雲子澈帶到景辰宮想幹什麽?

    很想過去一探究竟,終因這宮宴上誠王的虎視耽耽沒能成行。他隻願他的丫頭不要太衝動,做出不應該做的事兒來。

    宮宴上的眾大臣都靜等著今晚的主角的出現,等了半天發現宮宴上的氣氛有些凝重。

    永帝有些奇怪怎麽會去了半天也沒結果。正想問問是怎麽回事,就有內侍來報說小皇子不舒服,請永帝趕緊過去一趟。

    永帝一聽唯一的兒子出事,哪裏還坐得住,忙說了一聲就想離席。

    太後不著痕跡地朝誠王的方向看了一眼,隨後故意一問內侍,帶著一眾嬪妃想一塊去景辰宮。

    “小皇子可是皇兄唯一的皇子,他若病了我們哪裏還能坐在這裏。臣弟要求同往。”

    誠王見永帝離席,唇邊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緊接著躬身表示要一塊去景辰宮探望小皇子。

    百官見此哪敢落於人後,紛紛要求一起去探望小皇子。畢竟在他們心裏謹妃生的小皇子是永帝的長子,大周一向立長為儲,這可是未來大周的儲君。

    要是不出意外,待會他們會聯合眾臣請永帝早立儲君,以安社稷。現在一聽未來儲君生病自是要去好好探望的。

    “小皇子若病了,自有太醫照看。我們這麽一群人可別嚇壞小皇子才好。微臣覺得眾大臣一塊在這裏等消息即可。”

    溫逸笑睨了誠王一眼,他不知道誠王在搞什麽鬼,但直覺告訴他必須阻止這麽多人一起去景辰宮。

    他本以為端木陽會阻止,不想端木陽眉頭緊皺不知道在想什麽。想著方才江雲漪那麽著急,必有大事,端木陽定是在擔心江雲漪才沒發現此刻宮宴中的變化。

    “溫小侯說得對,小皇子年幼還真經不起我們這麽多人一起瞧他。我等還是靜心在此處等開席吧。”

    寧沉玉匆匆入席,還沒喘口氣就發現誠王已經按著計劃走,正不知道應該如何示警,聽到溫逸這一聲無疑就是在救命。

    但他明白就算百官沒有跟著去,永帝去了事情一樣糟糕。這個時侯他隻希望會有奇跡出現,否則他真不知過了今晚會發生什麽。

    江雲漪是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雲子澈出事不管的。何況此事也極可能連累敬陽王府。他隻是想不明白誠王這麽做難道隻是想先除掉雲家?

    眾臣一聽有理,永帝本就急得不行,也就揮揮手不讓任何人跟著,連眾嬪妃也不讓跟,就永帝一個人先行。

    誠王本想讓百官跟著一起,一會子讓所有的人一起看永帝笑話。不想被溫逸和寧沉玉三兩句就給擋了,臉色不由沉了沉。

    不過不要緊,有沒有親眼看見又有什麽關係呢。隻要一會子證明小皇子不可能是永帝的種,他是唯一有資格繼位的人選即可。

    端木陽和溫逸對視一眼,搞不清誠王的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麽藥。二人心中擔心,其實他們比任何人都想去景辰宮看看是怎麽回事。

    可此刻他們隻能留在這裏等消息,因為他們都明白他們誰離開宮宴一步,誠王就可能會耍出其它花樣來。

    景辰宮這邊早已劍拔弩張,吳老道看著沐影蘭手中簪尖頂著那細嫩的脖頸,隻要沐影蘭心一狠,一會子他就能見到一具美麗的屍體。

    “如果謹妃娘娘不怕傷到小皇子盡管動手。”

    吳老道還真沒想到沐影蘭會給他來這一招。不過沐影蘭真自殺他也有辦法把髒水潑到雲子澈身上。

    隻是效果沒有讓文武百官親眼看到的效果好罷了!

    沐影蘭額間的汗順著額頭流進了脖子裏,但她依舊死死地用簪尖抵著自己的脖子,當細汗與簪尖相遇,在落日的最後一抹斜陽中泛出最精潤的光彩,一道破空聲響打破了此時的寂靜。

    咻!弓弩之音如一道死亡之曲,一箭穿透吳老道的眉心,弓弩透腦而出,直直地盯在景辰宮的外牆,隨即消寂無聲。

    吳老道瞪大眼,似乎根本不明白自己怎麽突然就死了,還死得這般無聲無息。然後他的眼珠一動死死地盯著射箭的江雲漪,砰地一聲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膽敢威脅宮妃,恐嚇未來儲君,雖死也不足惜!把這幾個擅闖宮禁的逆賊給我就地正法。”

    江雲漪身邊跟著幾名禦林軍在江雲漪話音一落,抬臂發射,將數十名押解雲子澈的皇城護衛軍咻咻咻幾聲,這數十名皇城護衛軍還反應過來吳老道是如何死的,就見到數箭齊發,他們想躲已經來不及了。

    轉眼一瞬,景辰宮內數十條人命便塵歸塵,土歸土!跟過來的幾人在收拾掉這些皇城護衛軍後,無需江雲漪再吩咐,拿起隨身的化屍水,直接滴在這些人身上。

    不到十刻鍾地上隻餘數十件皇城護衛軍的衣服,再轉眼連衣服也不剩下。皇城護衛軍雖有端木陽的命令進行滲透,但畢竟皇城護衛軍的人數比京都九衛多了近三倍,自是有部分人是滲透不了的。

    殺掉的這些人全是誠王的死忠,隻聽誠王之令。留下這些人,不管是活人還是死人都會引起誠王的警覺。

    “哥?”

    江雲漪見雲子澈神色極不對,一把他的脈不由睜大了眼。再看看沐影蘭的樣子,心下極為憤怒。

    “讓他們帶我離開這,快!”

    雲子澈被解開穴道後全身都在發抖,他看都不敢看江雲漪一眼,隻能強忍著媚藥給他帶來的強烈衝擊。

    他必須立刻馬上離開這裏!他的忍受早已到了極限,在呆下去他不敢保證會發生什麽。

    但他知道吳老道帶他來這裏打算做什麽!

    “哥,你忍著點。”

    江雲漪將隨身的一枚解毒丸給雲子澈服下,命兩個輕功最好的人帶著雲子澈迅速離開。

    “小姐,謹妃娘娘快不行了!”

    金花銀花是跟著江雲漪一塊過來的,江雲漪照顧雲子澈,金花銀花也拿了解毒丸給沐影蘭。

    但沐影蘭畢竟不同於雲子澈有內力在身,她能撐到江雲漪過來已經是一種奇跡。現在銀花幫忙抱小皇子,金花正在為沐影蘭診治。

    江雲漪心一緊,忙為沐影蘭把脈,發現沐影蘭全身都在發抖,皮膚泛著不正常的紅色,唇邊一聲又一聲破碎的呻吟聲止也止不住。

    必須即刻與人交歡,否則沐影蘭必死無疑!可沐影蘭是永帝的妃子,這個時侯除了永帝,任何人都不能救她。

    “殺!殺了我!照顧,照顧好小皇子。”

    沐影蘭緊緊地咬著唇,她慶幸江雲漪在最後一刻來了,但她知道江雲漪救不了她。即使永帝現在來了,也救不了她!

    江雲漪搖頭,外頭傳來了永帝駕到的聲音,跟在江雲漪身邊的幾名禦林軍瞬間飛上牆頭,很快消失在景辰宮內。

    “愛妃,怎麽回事?這景辰宮怎麽一個人都沒有?”

    永帝一路從宮門口而來,一個宮人未見,一到後園就見到沐影蘭倒在江雲漪懷裏,身邊一個宮人都沒有。

    “皇上,誠王,誠王害臣妾,臣妾無顏再見皇上!”

    沐影蘭在聽到永帝到達的時侯眸子中閃過一絲狠光。誠王害她,誠王不僅想害死她,還想害死她的皇兒。

    那她就用最後的死來保全她皇兒的地位,她相信江雲漪一定會照顧她的皇兒!強撐起身,對著朝她走過來的永帝,沐影蘭一聲悲鳴,一直握在手邊不曾放開的金簪尖對著自己的胸口狠狠地紮下去。

    時間在這一刻仿佛靜止了,一直安靜沉睡的小皇子似乎感覺到什麽,這一刻醒了過來,然後看著他的母妃緩緩地倒進他父皇的懷裏,他瞪大眼睛,好像知道自己即將失去什麽,隨即哇地一聲放聲大哭起來。

    “蘭兒!?”

    永帝似乎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當沐影蘭在他懷中漸漸冰冷時,他才突然反應過來沐影蘭在說什麽。

    江雲漪在永帝抬起頭眸光直射向她時,淡然無比地口述著她為何會來這裏。卻特意略過雲子澈被吳老道帶來這裏,又被她瞬間擊殺的事。

    誠王千算萬算大概算不到沐影蘭會魚死網破,在最後一刻將他拉下水。可這樣有用麽?誠王今日這麽做不過是要一個名正言順繼位的理由,根本不可能因為沐影蘭的死而改變半分初衷。

    這樣的犧牲到底值不值得江雲漪不知道,但她明白沐影蘭已經別無選擇。她不可能在這個時侯讓永帝來解她身上的媚藥。

    否則朝廷言官的口誅筆伐會比要了她的命更慘烈!她相信誠王便是沒想到沐影蘭會這般烈性,但他一定不會放過壞他計劃的沐影蘭。

    小皇子還在不停的哭,永帝的臉色卻慢慢的沉下來。留人收斂沐影蘭的屍身,命江雲漪抱著小皇子,快步往宮宴的方向走。

    誠王在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