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大結局7(1/5)

作者:風間雲漪字數:0更新時間:

    “啊哈哈,啊哈哈,城封你真是聰明。啊哈哈,這一次我不僅要那個小畜生死,我還要敬陽王府的所有人跟著一塊死。”

    沒人知道文城封有一門影形的偏門絕技,一直以來整個敬陽王府的人都隻以為文城封隻是武功高強而已。

    不過這門絕技文城封極少用,因為每用一次他就要虛弱很長時間。近日誠王動作頻繁,隻要不是瞎子的人都會覺得有問題。

    若不是那個道士控製了永帝,讓永帝對他言聽計從,憑永帝的多疑又豈會察覺不到這些。

    “思思,你要想清楚,你這麽做的話是在玩火自焚。誠王那個人野心極大,到最後未必會放過你我。”

    文城封看著越來越顛狂的東宮思,一直以來東宮思讓他做什麽他從來不會違抗她。反正隻要她高興,他就會比誰都開心。

    隻是這一次端木陽的布署總體來說隻是出於自保,若是他們把這些透給誠王,那麽誠王肯定會提前對付敬陽王府。

    到時侯東宮思身為敬陽王妃真的能逃掉麽?而且誠王那個人就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到最後會不會把他們一塊吃了誰也說不準。

    “放過又如何,不放過又如何?隻要能達成心願,我便是死了又何妨!那個小畜生不死,我活著和死了又有什麽區別?反正這敬陽王府裏有我沒我都一樣,那我就毀了它,這樣我就解脫了!”

    東宮思很是無所謂地搖著頭,很早以前她就知道端木陽將是她一生的魔障,他若不死,她這一生都不會安寧。

    她真後悔極了,若是在端木陽出世的時侯就掐死他,那她又怎麽會痛苦二十幾年呢。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她能當上敬陽王妃是靠當初生下的這個孽種,可她之所以落到今天這步田地又何嚐不是因為他。

    “思思……”

    要是早知她會這麽痛苦,他就不應該幫她。可若是當初沒有幫她,他們又怎麽可能在一起呢。

    敬陽王冷落她是因為端木陽,敬陽王親近她也是因為端木陽。她有如今的榮華富貴是用端木陽換來的,可她不能掌王府權柄被當透明人一樣幽禁於王府何嚐不是因為端木陽。

    “我不能出去,你的人又被端木陽給處理了。現在你剛用過影身之術,短時間內肯定不能再動用。那現在能幫我們的,就隻有裴依藍那個丫頭了!”

    東宮思不想被其它情緒所影響,很快就把話題轉了回來。她是不可能一輩子困在這裏的,與其這樣不如搏一搏,敬陽王府對她不仁,她就對敬陽王府不義。

    她受夠了長夜漫漫,受夠了隻能一個人在這個院子裏走動,連出個門都要有一群人跟著監視她。

    要不是文城封一直跟她身邊,她早就崩潰了。而這一切全是端木陽造成的。這個小畜生就是見不得她過得好。所以這輩子端木陽不死,她就不可能安心!

    這一日江雲漪回雲家探親,雲老夫人和林靜宜知道她要來,早早就在門口等著。人來後就直接迎著小廳,坐一起一閑聊著。

    “你和臨淵成親也有幾個月了,有沒有消息?”

    林靜宜一進門就盯著江雲漪的肚子看,她嫁雲中天不過兩個月就懷了子澈,之後因為生產時身體沒調養好,過了好幾年才有雲漪。

    這江雲漪都嫁進敬陽王府大半年了,一直都沒有動靜,林靜宜不免有些擔心。她可是知道她那個女婿為了能早日生個小雲漪出來沒少折騰雲漪。

    該不會折騰得太狠,所以才一直懷不上?林靜宜皺著眉猜測。要真這樣,還真得提醒端木陽節製一些才好。

    “娘!”

    江雲漪一向鎮定,可是提到這個也不免有些不好意思。其實她也挺奇怪的,端木陽那個家夥在這方麵不知有多賣力,怎麽就沒動靜呢。

    不過她明白生孩子這種事很多時侯是靠天意。她和端木陽的身體都很健康,她沒懷上應該是時侯未到吧。

    何況他們成親還不到半年,她也沒想這麽早就有孩子。不過便是提早有孩子,她也會用心對待的。

    跟雲老夫人和林靜宜小坐了一會,江雲漪就被雲子澈請到了書房。兄妹倆共同話題不少,聊著聊著就聊到時政上。

    “那個道士,我有讓人繪了一張像,好像是當初在豐澤屯散播我謠言的那個臭道士。那個人最後不是被你帶走了麽,怎麽這會子卻成了永帝最信任的天師?”

    江雲漪嫁給端木陽之後很是清閑了一段時間,主要是端木陽有事沒事總會跟她膩在一起。這樣的日子她很不習慣,雖說新婚夫妻可以渡個蜜月什麽的,但天天在一起也會膩味的。

    所以近日她開始到駐京都的念漪書院講學。講的自然是藥膳養生之道。現在藥膳在大周已經普遍被接受,很多愛好美食愛好養生的人知道江雲漪在念漪書院講學都會去聽課。

    久而久之,江雲漪便有一種回到現代給人講學時的那種感覺,就比較喜歡往念漪書院這邊跑。

    不過她雖然有自己的事做,也不忘隨時關注京都的一些要事。而現在最大的事莫過於永帝突然迷上煉丹追求長生不死之術,以致於荒廢朝政,大權旁落於誠王之手。

    其實先前真假公主案時,她就聽說誠王給永帝引薦了一個世外高人。但那時她自己的事都顧不來,又哪有時間顧別人的事。

    再後來她忙著準備婚禮,成親後跟端木陽新婚燕爾就更不可能去管這些,不想這事到現在會變得這般嚴重。

    隻是她成親的時侯還表現不是特別明顯,現在卻有不可挽回之勢!

    “當初我跟你要這個人,主要是想用他來哄一下奶奶和母親。那個時侯奶奶和母親思你如狂,這個道士在京都還有些名氣,所以我才想讓你放他一馬。後來雲子晴冒充你,這個道士沒被我看住,沒想到他會被誠王給藏起來,最後直接送進宮引薦給永帝。”

    雲子澈也在為這件事發愁,本來這事應該不至於鬧成這樣。可是誠王太會掐時間。從江雲漪的身世被揭開,到雲家入獄,再到雲家平反,然後就是江雲漪的婚事。

    這一堆的事情全湊在一起,才讓誠王有了空子可鑽。就這麽把那個老道給堂而皇之地送到永帝麵前,還得了永帝的信任。

    現在永帝沉迷此道,認為自己多年無子,直至中年才得了一個皇子,早年也就一個公主,就是他不夠誠心。

    大周世代帝王就他子嗣最少,這實為他的一塊心病。其實先前永帝除了鳳輕公主,也是有其它公主,但那些公主都沒能活到成年便夭折了。

    而皇子倒真的隻有一個,現在還沒有一周歲!其它嬪妃不管永帝多寵愛,就是沒能懷上龍種。

    現在宮中已經設置了食醫科,有幾名食醫還是江雲漪特別引薦的。那是她帶出來的人。

    這些食醫很受宮中嬪妃的歡迎,也經常會拿一些問題來找江雲漪。其中有心思不是特別透,就跟她討教過永帝為何子嗣不豐。

    江雲漪當時沒有說話,大戶人家的孩子有時侯想養活都難,何況是宮中的孩子。肖皇後能生下鳳輕公主並平安長大,那是肖皇後通透,對鳳輕公主保護得好。

    至於謹妃能平安生下皇子,位列四妃,全是江雲漪特別派了食醫給她調養,這個食醫不僅懂醫,人機靈,功夫還不錯。

    如此才保謹妃平安生下皇子,後來這個小皇子一應用度也全是這個食醫負責,非這個食醫所做的飲食謹妃都不會給小皇子吃。

    “誠王之心昭然若揭,我們安插在宮中的人已經被他淘洗得差不多了。要是再不有所行動,接下來怕是隻有任人宰割的份了。”

    江雲漪聽此也明白雲子澈估計也在為這個老道的事煩憂。好在那個臭道士當年被廢了武功,這會子在宮中翻起的浪花全是因為永帝在給他撐腰,要不然一個武功不錯,又得聖上看重的老騙子,他們才真要無從下手。

    這一場博弈裏,誠王掌握了太多的主動,現在江雲漪等人想反擊掌握回來似乎有些難。

    不過江雲漪便是在最難的時侯都會給自己找一線生機。何況誠王的事她其實一開始就有布置,早早也在誠王身邊布了暗棋。

    宮中看似被誠王淘洗了一遍,可江雲漪自被封為公主的那天起,就有意的把她的人慢慢的滲透進宮中,不管朝堂還是軍營其實都有她的人。

    隻是這些人她平時不會去聯係,因為那個時侯安排這些人,她自己也沒想過會不會有用到的時侯。

    沒用到的時侯,也許這些就會一直在那個位置上呆下去,娶妻生子,一代又一代的過下去。

    但要用到的時侯,她相信,隻要她一句話,這些人一定會站出來助她一臂之力。這些東西是她有前世裏的累積,這一世就喜歡把這些東西帶進去,已經成為一種習慣。

    “再過一個月便是太後的千金壽誕。”

    雲子澈知道江雲漪在擔心什麽,很快就想到了一個誠王最有可能動手的時間。太後雖然因端木皇後的事被幽禁慈寧宮,但自永帝沉迷長生不死術之後,太後的禁令就轍了。

    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誠王會選在太後壽誕這一日動手,但卻所有的人都想錯了。太後在臨近壽誕的第十日下了懿旨請三品以上官員及家眷入宮賀小皇子的周歲禮。

    謹妃於去年八月產下一名皇子,與太後的誕辰相差不過七八日。

    眾多收到旨意的大臣們心下不知為何都是一顫,但太後的旨意也是旨意。何況這一日確實是小皇子的生辰。

    端木陽收到宮中的傳旨時不由皺了皺,他知道今兒的內外城換防,換的剛好是誠王的皇城護衛軍,而他多年豢養的私兵卻極安分,沒有什麽異動。

    永帝雖然被那個老道迷得五魂三道,但總算還有一絲清醒,在太後的旨意下來前刻意讓禦林軍跟皇城護衛軍換防。

    這事隻怕誠王也沒有料到吧。就不知這麽一換,誠王還會不會選擇在今日舉事。端木陽有些不確定。他想若誠王沒有舉事,而他卻輕舉妄動的話,隻怕永帝懷疑的不是誠王,而是敬陽王府。

    為防萬一端木陽還是抽出了一千府兵護衛王府,沒讓敬陽老王妃跟著進宮。但江雲漪卻是必須跟著去的。

    老王妃年紀大了,可以不去。可江雲漪是他的世子妃,不去說不過去。何況江雲漪並不是普通的女子,她不會給他拖後腿,指不定還能在關鍵時侯幫到他。

    敬陽王跟端木陽一個心思,見端木陽這麽安排並沒有發表什麽意見。他們隻是懷疑沒有證據,否則何必如此提心吊膽。

    他們這些在朝堂上打滾半輩子的人對政治一向敏感,誠王在太後壽誕不過十日提前利用小皇子的生辰讓所有人的入宮,不生變則好,一旦生變所有的人都會成為誠王的階下囚。

    進宮不能騎馬不能帶兵器,就等於赤手空拳,誠王若早有安排,那他們和羊入虎口沒什麽兩樣。

    如今他們隻能動用自己能動用的力量來保全自己,也指望事情不會如他們想的那般糟糕。

    “讓宴峰他們留下吧,若宮中真的有變,我們也能裏應外合。”

    敬陽王想了想,他們全去了,就留老王妃一個在這裏,要是出了個什麽事他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端木陽沒意見,不過在此之前他得去見見雲子澈。雲子澈並不在三品官之列,他可以不必進宮。那他手中能的兵將隻能交給他,也隻有交給他,他才能放心。

    雲子澈這個人看似隻執著於生意,但端木陽知道雲子澈的能力一定不止於此。否則永帝不可能那麽愛和他下棋,又曾經那麽看重他。

    永帝疑心病重,但不可否認他看人很準,他是一個,雲子澈是一個,寧沉玉也一個,甚至連溫逸永帝其實不是不顧忌的。

    隻是溫逸和他一樣都選擇隱藏自己,絕不把自己的實力暴露在陽光下。就是不知道這一次溫逸還會不會繼續隱藏自己。

    也許他不止要去見雲子澈,也應該和溫逸先通個氣,到時侯也可以彼此照應。主意打定,端木陽將他手中的兵符給江雲漪,讓她轉交給雲子澈。

    他相信江雲漪能明白他的意思。江雲漪拿著端木陽給的調令沉吟了半晌,考慮著是不是真要給雲子澈。

    因為雲子澈這個時侯根本不在雲家,他現在正在宮中找那個老道算帳呢。那這個兵符要給誰比較合適呢。

    她有些擔心會不會太巧合,雲子澈剛進宮,太後的旨意就下來了。雲子澈想躲都躲不掉。

    “我哥進宮了,還沒回來。”

    想了想江雲漪還是把雲子澈進宮找那老道的事兒先跟端木陽說明。這事兒她沒跟端木陽提起,她知道幾年前她被這老道設計的事端木陽一直耿耿於懷,當初沒能在她身邊過護她。

    “什麽!?我先去找溫逸!”

    端木陽聽到雲子澈此刻在宮中時,眉心不由一跳,突然就有一種極強烈的預感。也許誠王的計劃本來是要在太後壽誕那天舉事的,很可能是因為某種原因而提前了。

    而這個原因一定與雲子澈在宮中有關!

    “我先去雲家,這符令我交給高子吧。”

    江雲漪見端木陽的樣子腦中有靈光一閃而過,想著雲子澈在宮中很可能已經出事。那她就絕不能讓雲家有事。

    溫逸今天也是要進宮的,那在京都她能用的人就不多。高子這些年由端木陽和雲子澈一起培養,她相信高子一定能做好的她交待的事。

    二人就此分開,江雲漪去了雲家做了一番交待,將兵符交給江小高,剛要進宮的時侯遇上了段景之。

    或者不能說是遇上,而應該說是段景之特意在這裏等著她。

    “我特意在這裏等你,是想你今晚別進宮。”

    段景之開門見山。自那次與江雲漪在江府一敘之後,他們就再沒見過。後來他一直與誠王府有來往,知道誠王本想在太後壽誕那日起事,讓他代他牽住調防回邊境的北家軍。

    當然,誠王的牽住是要他給他父王西番王回信,讓西番帶兵騷擾邊境。待誠王事成後會割三座城池給西番當謝禮。

    但剛才他收到誠王的消息說計劃有變,要他現在就去信西番,務必在事成之前死死地拖住北家軍。

    他知道江雲漪一向敏銳,必會有所察覺,便早早等在這裏。以他的身份實不好到敬陽王府找她,並向她報信。

    畢竟他和誠王有協議在先,而且他也不想在這個時侯暴露自己的身份和意圖,讓誠王有機會拿他作威脅。

    他雖是假裝與誠王合作,但他也不想把自己置於險地之中。他幫江雲漪是竭盡所能在幫,卻不能幫倒忙。他若在大周出事,西番必反!

    “能把你們的協議給我麽?”

    江雲漪頓了好半晌,她沒想到段景之竟然還在京都,而且會在這個時侯突然出現阻止她進宮。

    那就隻能證明宮中今日必會有大變。心電急轉之間,江雲漪已經想到段景之為何會知道這些。

    他跟誠王一定有合作!既然段景之會跑來告訴她這些,那麽他手中一定握有誠王通敵的證據。

    若是她能拿到,不管今日宮中對峙誰輸誰贏,誠王都定會擔起通敵判國的千古罵名。

    “非要去麽?”

    段景之聞言苦笑。他應該早料到自己攔不住她的。隻是江雲漪要得這麽理所當然還是讓他有些吃不消。

    “景之,你曾經是我的貴人,我很感謝你,也一直把你當成最好的朋友。也許我這個要求有些過分,但我相信你和我一樣都不喜歡生靈塗炭。你選擇跟我報信,我銘感在心,現在宮中有我的丈夫,有我的哥哥,也有我的朋友。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他們若出了事,你認為我還能獨活麽?”

    江雲漪本來是趕著進宮的,現在她卻想從段景之這裏拿到誠王與西番合作的證據。她其實可以用其它方法從段景之這裏獲得證據,可她還是選擇當麵跟段景之討要。

    她不知道段景之是抱著一種什麽心態來告訴她這些。但她知道段景之既然說出來,必是做好了決定。

    “我等著你一起去看情人湖。”

    段景之將暗藏於懷的協議給江雲漪。他沒有傳信給西番,為的不過是讓北家軍有機會救援京都。他與誠王合作也不過是為保她平安,又怎麽可能去信西番,讓她和她在乎的人腹背受敵呢。

    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這是他第一次拋棄一切幫她,也將是最後一次!

    大周內亂本就是西番進攻大周的最好時機。他幾次三番阻撓,又在這個最好的時機內反過來幫大周的忙。這樣的事便是他做得再隱秘也會被有心人知道,到時侯他回西番的日子絕不會好過。

    可那又怎麽樣呢。隻要她過得好,他會比任何人都好!

    “我會的!謝謝,保重!”

    江雲漪取過協議,頭也不回的離開。有些情感已經發醇,隻要記在心裏便可,說太多隻會讓人覺得矯情。

    她欠段景之的,隻能待日後慢慢還他。要是這輩子還不清,她會在下輩子,下下輩子繼續還。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