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大結局6(1/5)

作者:風間雲漪字數:0更新時間:

    身上青一塊紫一塊,滿滿全是歡愛的痕跡,讓江雲漪羞惱得恨不能找個地洞鑽進去。

    想起以前他們總是進行到一半,這個家夥就會丟下她去衝冷水,可這一晚不管她怎麽求饒,他都說好,好過之後繼續。

    清醒的時侯被要了多次,半睡半醒間這家夥還在她身上耕耘,現在都快早上了,這家夥居然還不罷休!

    “丫頭,我保證最後一次了……”

    端木陽有些委屈,丫頭的初次如此溫柔,現在怎麽可以這麽凶呢。不過她這麽凶,是不是代表著她還有精力?

    這麽想的某人再次奮起。這一夜,新房的紅燭燃到天明,而外頭守夜的阿大等人很想把耳朵捂起來,又忍不住想聽聽主子的洞房花燭夜會是怎麽個驚天動地。

    這不聽不要緊,一聽阿大也不得不讚一聲他們的主子真是勇猛。這都一整夜了還不睡。

    雞鳴聲響,陽光透過窗棱,喜房之內暗香微沉,端木陽睜開眼,凝著懷中睡意深濃的女子,起身抱起她到浴房洗瀨。

    這個喜房剛好連著浴房的溫泉水,細心的為懷中的女子清洗著身上的痕跡,端木陽唇邊的笑間極濃。

    從今往後她便是他的妻,真好!心裏有一種極致的滿足迷漫,他以後再也不是一個人。

    敬陽老王妃這一夜都沒怎麽睡,隔一小會就會讓人過來新房瞧動靜,待近四更時聽聞新房那邊似乎安靜了才笑著和合而睡。

    “怎麽樣?”

    早早就讓人去通知世子和世子妃今早不用過來請安的敬陽老王妃用過早膳之後,忙問身邊的人。

    她知道這是孫兒的第一次難免會不知節製,所以體貼地免了早安,其實也是心疼江雲漪。

    女子的第一次是極疼的,若端木陽再凶猛一點,隻怕江雲漪這一天就別想起床了。

    “老王妃……”

    去聽消息的嬤嬤輕附著在老王妃耳,說著說著不由笑起來。想著他們的世子爺這是打算把二十幾年的精力在這一夜裏全用在世子妃身上呢。

    方才她去聽了一會,貌似世子爺被世子妃給趕下床,然世子爺臉皮夠厚,這大早上的怕又要折騰的世子妃連飯都沒得吃咯。

    “那敢情好,我孫兒勤奮一些,指不定我很快就有重孫可以抱了。這王府啊,都好多年沒有嬰兒的啼哭聲了!”

    敬陽老王妃聽得眼不由亮了起來,她不怕她孫子勤奮就怕她孫子不勤奮,勤奮好啊,孫兒勤奮她抱重孫的願望就能提前。

    想到此處,老王妃不禁眉開眼笑,忙囑咐廚房隨時備著給世子妃補身的補品,一定要讓世子妃的身子強健些,這樣才有精力應付她孫兒的無窮精力,也才有精力早日為他們王府開枝散葉。

    三月初春剛好是江雲漪回門的日子,一大早王府這邊就為江雲漪和端木陽備好了車駕。

    端木陽這兩日天天春風滿麵,連走路都帶著風,就是世子妃的臉色似乎不大好,看著世子爺的眼神總飛著眼刀,可是世子爺總是好脾氣地笑哄著。

    這讓得王府中一幹了解端木陽的下人齊齊瞪掉了眼珠子。隻有了解內情的人知道江雲漪為什麽會臉色不好。

    任誰被天天纏著做那事,一做就是一天一夜,估計誰的臉色都不會好。偏偏端木陽屬色中餓鬼,還喜歡換花樣兒玩。

    江雲漪這兩日走路都打顫,雖是初春還有些寒氣,但江雲漪依舊穿著冬日裏高衣高領。

    “雲漪,這小子被我給寵壞了,你多耽待。”

    老王妃瞪了討好的端木陽一眼,她天天關注著驚鴻園的情況,哪裏不知江雲漪在惱端木陽什麽。

    這孩子真是……讓她說什麽好呢。雖說二人剛剛新婚甜蜜一點是好,但這從早到晚的,身體也受不住。

    “奶奶……”

    江雲漪聽到老王妃這麽說不由再次狠瞪了端木陽一眼。這個家夥真是氣死她了,偏偏她打也打不過他,躲也躲不過,每天就隻有被吃幹抹淨的命。

    早知道這個家夥這麽勇猛,如此不知節製,她就不應該這麽早嫁他!江雲漪心裏那個悔啊。

    這老王妃也真是的,明明什麽都知道,也不站在她這邊,總幫著端木陽。挽住老王妃的手,江雲漪語氣裏頗有些鬱悶。

    “好孩子,時侯不早了,你爹娘肯定在家裏等著你呢。”

    老王妃雖然有些擔心,但想著孫兒自幼習武,這個身體應該是受得住。而江雲漪,據她所知也是有功夫的,那應該沒問題吧。

    主要是這是人家小兩口的事兒,她便是作為祖母也不好插手。何況她還想早日抱重孫呢。

    “丫頭,我們是夫妻,這不是很正常嘛。而且我是正常男人,正常男人就應該有正常男人需求!”

    馬車內,端木陽看著一臉防備看著他的江雲漪臉上的笑容帶著討好,呀,誰要他的丫頭太美好,每次看見她總想吃一口,吃一口不夠,得吃進肚子裏,回味夠了才覺得剛剛好。

    以前隻是喝肉湯,好不容易能光明正大的吃肉,他怎麽可能再忍嘛。當慣了和尚的人,一旦有肉吃那裏會去戒掉。

    江雲漪轉過頭不理他,借口說得冠冕堂皇,她就不信人家有像他這樣索求無度的。不僅索求無度,還一直欲求不滿!

    “丫頭,我們這是回門,你不會一直不理我吧?這讓爹娘看到,一定會以為我們感情不好。”

    端木陽見江雲漪不招攬忙笑著說到他們這次的主要目的。丫頭這麽在意家人,一定不想讓雲家人看到她過得不幸福。

    何況他一直在給她性福,隻是有些過了頭。然這一切也不能怪他,他在舒服的時侯,難道他的丫頭沒在享受?

    他知道他的丫頭是害羞,其實她也想要他的,要不然也不會求著他,有些時侯還是她在上,他在下呢。

    嗯,會不會是那些姿勢不夠新穎,她的丫頭不滿意,才會這樣呢?端木陽暗自猜測,想著他是不是要讓阿大他們給他多收集一些房中秘術,多換一些新花樣兒。

    “回家之後,你睡客房!”

    江雲漪想到她出嫁前林靜宜對她的嚶嚶囑托,還真怕回家後雲家人看到她和端木陽這種情況會胡思亂想。

    開始跟端木陽談條件。在王府關起門來就是他們夫妻之間的事,但到了家在這麽不知節製哪裏成。

    “既然回家要我睡客房,那現在總應該給我一點甜頭吧。”

    端木陽說著微起身將江雲漪擁進懷中,不待她反應就吮住了她的唇,順道把她想掙紮的手給扣住。

    敢讓他睡客房,就應該罰!霸道地吻著她,直至她承受不住癱軟在他懷裏,不自覺地抱住他的脖頸回吻他,端木陽才微微滿意。

    大手靈巧地解開她的衣帶,順著腰腹描繪著她優美的身體曲線,馬車裏鋪得極為柔軟,端木陽幹脆半抱著她臥在馬車上,想著在車裏肯定別有一番情趣。

    從敬陽王府到雲家還有一段路呢,不做點什麽不是很對不起自己。撫過後背極優的彌度,指尖一勾便將江雲漪的大紅肚兜給扯了出來,放輕鼻輕嗅那誘人的體香。

    江雲漪心一驚就想掙脫端木陽的掌控,卻又如何敵得端木陽的早有防備,一低頭就吻住了她,大手抓住手中欲飛的白鴿,輕回慢弄,好似在撥一曲誘人的銷魂之曲。

    當端木陽再次進入他熟悉的桃園之中來回追逐,盡情嘻戲時,駕車的小四小五臉紅如蘋果,很想把車駕得快一點再快一點,卻又怕太快擾了主子的好事,回去後挨罰,隻好無比痛苦地繼續駕車。

    從這以後但凡為端木陽和江雲漪駕車的暗衛都會隨身準備棉花,塞耳堵靡靡之音用的。

    若不是這樣幹,他們怕他們娶媳婦回來後會不舉。聽壁角這種事也是痛並快樂著,卻又無比折磨人的。

    “丫頭,今早才一次!”

    端木陽滿足的歎了一口氣,覺得這馬車裏的滋味果然妙極。隻是做過之後,若他的丫頭能給他笑一個就更妙了。

    見江雲漪背對著他穿衣裳,端木陽無比淡定的說了一句,要不是今日回門,昨晚他怎麽可能那麽早放過她呢。今早這一次就全當給他的福利!

    “你還敢說。現在怎麽辦?”

    江雲漪穿好衣裳,糾結地看著披散下來的長發。端木陽不準丫頭跟上車,而且這個時侯她也不會讓丫頭上來給她梳頭。

    古代的發髻看似簡單,其實很難盤好,她也曾想過要學兩手,可惜怎麽也學不會。現在可好,她這個樣子一會子要怎麽出去見人!

    “這不有我麽?”

    伸手接過江雲漪手中的玉梳,端木陽潔白如玉的指綏起江雲漪烏黑如緞的發,輕輕巧巧地幾個盤旋,幾根翠玉一插,一個牡丹盤鳳髻已成型。

    並不是特別的精巧,盤發的手法有些笨拙,但不可否認這個發髻梳得很不錯,就好似他練過無數次一般。

    “你還會盤發?”

    江雲漪拿著梳妝鏡對著鏡子看著盤得中規中矩的牡丹盤鳳,有些驚訝。若不是知道端木陽禁止任何女人接近他,她都要懷疑端木陽這一手盤發的功夫是用來討女子歡心。

    隻是若不是用來討女子歡心,他一個大男人,又是堂堂的世子,學盤發不是很奇怪麽。

    “母妃年輕時很喜歡梳各種流行的發髻,我就在想如果我學會她興許就會喜歡我。那我就可以天天為她梳頭……”

    端木陽將一朵凝玉珠花別在牡丹花蕊上,與翠玉插成的鳳翅遙相呼應,透著一抹難言的貴氣。

    牡丹與鳳曾是東宮思的最愛,她的頭麵及飾品裏最多的也是這兩種。當年端木陽為了討東宮思歡心曾精心在東宮思的生辰上為她準備了一套鳳凰點睛,牡丹呈祥的紅玉翡翠頭麵。

    隻是端木陽從來沒見她戴過,後來在王府一次清理物品時,他在一處角落裏看到了它,那時它已經落滿了塵灰。

    江雲漪握住端木陽的手,她知道東宮思是端木陽心中永遠的痛。便是他們的婚禮上他刻意把東宮思排除在外,她也知端木陽私心裏是希望由東宮為他們的主婚的。

    “以後我有你就夠了!”

    端木陽搖了搖頭,他不想再提,有些痛過了就過了,何必硬要提起給自己徒增煩惱。

    “誰說的,除了我之外,你還有父王,還有祖母,還有我爹、我娘、我哥、我奶奶,嗯,還有……還有我們將來的孩子!我一家會用我所有的愛去愛我們的孩子,讓他擁有世上最完整的母愛和父愛。”

    江雲漪輕靠近他的懷中,任他擁著她,她也回抱著他,以一個最溫暖的姿勢給他想要的溫柔。

    她會用她的後半生讓端木陽遺忘那些痛,他們一定會很幸福很幸福的!而且他們還有會自己的孩子,他們的孩子也會很愛很愛他們的父親。

    “對,我們會有孩子。……這裏會不會已經有了?”

    端木陽眼睛一亮,他這麽努力其實也是想著他們可以早點有自己愛的結晶,聽到江雲漪這麽說,忍不住就貼在她的腹部上,好似這樣江雲漪的肚子裏就會突然碰出一個孩子。

    孩子兩個字讓他異常期待,他相信他們的孩子一定會是世上最幸福的孩子。他一定會給他最完滿的愛。

    “傻瓜,我們才成親幾天,怎麽可能有孩子?便是有孩子,這個時侯也是看不出來的。”

    江雲漪看他這樣不由哭笑不得。她隻是想用此引開端木陽的注意力,不想會讓端木陽有這種傻氣的動作。

    不過江雲漪口上這麽說,卻也不推開他,任他貼在自己的腹部處,她則伸出一隻手抱住他,另一隻手也不自覺地撫著自己的腹部。

    這裏會不會已經有一個生命在孕育?畢竟她和端木陽做了那麽多次都沒有防護措施,她雖然沒有特別去注意,卻知道端木陽都有將精子留在她體內。

    “如果沒有,那我們就多多努力?”

    端木陽語氣曖昧,瞧著江雲漪的眸子滿滿都是柔情。沒提到孩子之前他不會去想,可一提到孩子他突然覺得若他們能盡早生出一個小端木或小雲漪,那一定是一件世上最美好的事情!

    嗯,若是能生個小雲漪多好,這樣他就可以看到他的丫頭從小到大的模樣。想象一個小號的江雲漪天天站在他麵前,端木陽就忍不住唇角微揚。

    為了他的小雲漪,他一定要更加努力才成,要不然他啥時侯才能看到雲漪光溜溜的奶娃樣兒呢。

    嬰兒的丫頭會不會如現在這般一惱他就瞪他,會不會也會在他不開心的時侯如現在這般溫順的靠在他的懷中?

    越想端木陽越覺得趕緊造出個小雲漪出來讓他研究才是目前的重中之重!

    “你腦子裏都在想什麽啊!”

    江雲漪使勁地點了點端木陽的額,這個家夥能不能想點別的啊。想到他們剛才就在這馬車裏玩了一次古代版的車震,江雲漪忍不住咬了咬唇。

    這個時代的隔音效果那麽差,小四小五一定聽見了!想到這裏,江雲漪不由揪住端木陽的耳朵,這個家夥到底知不知道什麽是羞恥啊。

    是誰說過古人一向性保守的,端木陽這樣若是保守,那世上還有保守的人麽?

    “吖吖,丫頭你輕點,萬一你這裏真有個小雲漪,看到你這樣不是要怪你不溫柔?”

    端木陽忙拉住江雲漪揪他耳朵的手,這樣的風氣不可漲,不然他這個夫君的顏麵何存哪。

    故意吖吖地叫起來,卻在抬眼的時侯快速地偷了個香。若不是雲家快到了,他真想在努力一次,這要他們造出小雲漪的機率就更高了一分。

    “你怎麽知道是小雲漪而不是小端木?”

    江雲漪聽到這裏眸光頓時一柔,唇角揚起一抹笑顏,也就沒心思計較端木陽的不安分。

    任由他不住地輕啄她的唇,小狗般輕咬著她的耳垂,冰涼的指尖滑進她的裏衣,極熟練地覆住她的柔軟輕捏慢玩。

    “先生小雲漪再生小端木!”

    改啄為吻,端木陽開始新一輪的攻城略地,為了他們的小雲漪,他想雲家人應該不介意他們晚一點回門吧。

    駕車的小四小五快崩潰了,忙將馬車一轉,要不然一過這個小巷就到雲家,要是他們家主子還沒完事,那可怎麽好。

    兩個人同時在心裏發誓,以後寧願去守刑房也不要再給端木陽和江雲漪駕車,守刑房頂多是無聊一點枯燥一點,但也比這要命的差事強啊。

    “停,停,快到家了!”

    江雲漪周身一涼,苦著臉瞧著被剝光的自己,恨不能撞牆算了。怎麽又給這家夥得逞了。

    這端木陽得有多饑渴啊,坐一趟馬車一次不夠還要來兩次,若讓人知道了,她真的不要見人了!

    “小四和小五已經轉向了,為我們的小雲漪和小端木早日出來,我想嶽父嶽母不會介意我們晚到一會的。”

    撈住想要脫身的江雲漪,端木陽怎麽可能在這個時刻停下來。這一次他們的小雲漪一定能出來的。

    待二人完事之後,江雲漪看了看時辰,真想掐死端木陽。以後說什麽也不跟端木陽再同坐一輛馬車!

    雲家知道江雲漪今日回門,所以早早就在大門等著,不想這一等竟然等了近一個時辰。

    要不是確認江雲漪和端木陽的馬車早早地從敬陽王府出發,他們都要以為是不是記錯了日子。

    “爹、娘、奶奶、哥!”

    由端木陽扶著她一路走到雲子澈等人麵前,這極為親密的模樣令等侯許久的林靜宜等人微微鬆了一口氣。

    隻有雲子澈微微看出了點端倪,但雲子澈自己也是單身,所以他隻是懷疑卻不會去深想,不過還是眸含警告的睨了端木陽一眼。

    他聽聞端木陽極粘江雲漪,二人自成婚後幾乎天天膩在一起,有時侯連房門都不出,吃喝都是直接讓下人送進房,再收出來。

    他便是再不曉事也明白這是一個什麽狀況。隻是人家小夫妻間的閨房情事,他這個做哥哥沒道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