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大結局5(1/5)

作者:風間雲漪字數:0更新時間:

    他跟江雲漪經曆了那麽多的波折才能在一起,他又豈能不開心不高興。端木陽喜形於色,他相信他的丫頭也必定和他一樣歡喜!

    “不過東宮思畢竟是你的母妃,這麽大的事情是不是要由她來操持?”

    敬陽老王妃看著孫兒歡喜的模樣實不忍心提起東宮思,但敬陽王世子娶妻總不能由她這個祖母來操持,卻把正王妃給遺忘在一旁。他們敬陽王府可丟不起這個臉!

    不過她這個孫兒跟東宮思之間的事兒外人不知道,他們王府內部的人又豈會不知。就是她兒子一直在粉飾太平!

    端木陽歡樂的表情一下就凝在了臉上,然後慢慢地一點一點地褐去。在沒遇見江雲漪之前,他從來沒有想過他的婚事;而在遇見江雲漪之後,他最常想的是何時能把他的丫頭娶進門。

    但下意識的他把他的母妃直接排除在他的婚事外,他不想他的丫頭受到任何委屈,尤其是來自東宮思給的委屈。

    “這事還是我去說吧。”

    敬陽王輕歎了一口氣。他很不想承認東宮思待臨淵不好,但事實擺在眼前,他又不得不認。

    不過臨淵的婚姻大事,她這個做母親的,怎麽也要在孩子們麵前做個樣子。這樣才配做她的敬陽王妃!

    遙望著王府的主院方向,敬陽王第一次回憶他與東宮思成婚數年,尤其是他封東宮思為正妃之後,他到底去過幾次主院。

    “父王,如果她實在不願,就請二姑為我和雲漪主婚吧。”

    端木陽藏在袖中的手微握成拳,眼眸中有一抹晦暗一閃而過。就這樣吧,他就當沒有這樣的母親!

    反正這一世時能與他心愛的女子在一起便是上天對他最大的厚賜,人不可以太貪心,要不然上天是會把他最想要的人也一塊收走的。

    氣氛一時有些凝重,敬陽老王妃和敬陽王都明白端木陽這話中的意思。他已不願再相信他的母妃會為他祝福,所以寧願在婚姻大事上將她排除在外。

    “天作孽有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就按臨淵的意思辦吧!”

    許久老王妃長長地歎了一口氣,她也不想她孫兒的婚事出現任何變故,更不想在這樣大的事麵前讓敬陽王府失了顏麵。

    與麵對不可知,不如直接斬斷可能發生的隱患,讓她的孫兒能夠歡歡喜喜娶得嬌妻。

    不管東宮思願不願意這門婚事,也不管雲家人舍為舍得江雲漪出嫁。江雲漪和端木陽的婚事還是提上了日程。

    但因為是敬陽王府辦喜事,娶的又是雲家的大小姐,在時間上就有些緊,不管端木陽多想早日將雲漪娶進門,雲家的意思卻希望這婚事要辦得風光漂亮,就絕不能草草地定下吉日。

    挑來選去,又是議定時間,又是議定排場,還要考慮來往的賓客,最後成婚的時間便定到了來年的二月。

    雲家是想跟江雲漪過一個年,江雲漪則想回一趟豐澤屯向江大林報稟她的婚事。敬陽王府思來想去也覺得這個要求不過分。

    這麽大事怎麽招也要準備上幾個月才能顯得完滿,若是因為趕時間把這麽好的婚事給搞砸了多不好。

    議親之前,江雲漪回歸雲家沒幾日,雲家安排她祭祖,與雲家其它旁係支係的長輩和子弟見麵,就差不多花了一個月的時間。

    敬陽王府是隨時關注著雲家的情況,基本上在江雲漪祭完祖,正式入雲家族譜不過半個月,敬陽老王妃就命端木陽的親姑姑端木清韻、連同其弟端木霖一道上雲家提親。

    端木清韻貴為郡主,又是敬陽王的親姐姐,端木陽的親姑姑,連當今聖上也要叫她一聲姑姑。這樣的身份上雲家提親,雲家豈有不接之理。何況敬陽王府已經確定由端木清韻為主婚人之一。

    至於一直在外遠遊的端木霖好不容易回來一趟,聽聞哥哥即將成婚哪有不幫之理。當下決定隨同端木清韻一道來提親,順道看看他未來的嫂子是何許人物。

    經長達半個月的商議,兩家人都覺得應該大辦特辦。因為不管是男方還是女方在身份上都是極尊極貴,而不管是敬陽王府還是雲家都屬京都權貴人物,江雲漪未回歸雲家前也是一個極特殊的人物,不大辦是說不過去的。

    這婚事單單從選訂吉日後要請的人就夠兩家人商討大半月才能完全訂下來,待請貼發下去已近十月金秋。

    而此刻的江雲漪正在回浣州的路上。下嫁敬陽王府她唯一的要求就是從她的出生地,她的成長地出嫁。

    她想再嫁為人婦前再去看看她曾經走過的地方,安雲是她發家之地,那裏有曾經養育過她的養父和繼母,還有她的弟弟妹妹,以及不少親人朋友都在那裏。

    雖然從安雲出嫁一路回到京都的雲家發嫁,時間上有些趕,但她還是決定這麽做。要不然她這顆心總有些不踏實。

    其實江雲漪是有些感歎自己竟然會在這個時代找一個人嫁了,而且還這麽年輕。她以前從不敢想,也不會去想,驀然間發現自己居然要嫁人了,這是一件多麽神奇的事兒。

    也許就是出於這種心理她才想在自己未嫁前再回來自己曾經呆過的地方好好的再看一看,如此也能算是一種告別!

    “怎麽,不開心麽?”

    雲子澈會負責為江雲漪送嫁,所以此次自是陪著江雲漪一塊回安去備嫁。看著江雲漪似乎一點沒有新嫁娘的喜悅,反而帶著淡淡的感傷,不由微微有些疑惑。

    對於這個剛尋到沒多久的妹妹,雲子澈是極疼愛的。先前不知江雲漪是他的妹妹,他對她就有一種別樣的情緒。

    現在知道她是他妹妹,他便恨不能把世上最好的一切全給她!要不是永帝有旨在先,他可不同意這麽早就把江雲漪交給端木陽。

    “怎麽會呢,我隻是有些感慨而已。”

    江雲漪說不出現在自己是一種什麽樣的心情,但她知道她需要沉澱才能讓自己體會即將為人妻的奇異感覺。

    隻是越想她越覺得結婚這麽大的事,她既然就這麽把自己給交待了!有些不可思議,又帶著一種莫名的期待。

    唇邊不自覺地漾起一抹笑意,有一種沉澱於世的絕美之姿,又似一朵靜待采拮的空穀幽蘭,綻放著絕世遺香!

    “你要是不想這麽早嫁人,那我們可以把婚期延後。我一定會站在你這邊的!”

    雲子澈看著越來越脫俗的妹妹語氣裏全是憐惜。暗耐端木陽福氣好,又覺得這麽好的妹妹為什麽一定要嫁給端木陽呢。語氣裏帶著幾分吃味兒。

    “你別開玩笑了,請貼都發出去了。何況這麽大事兒哪能說改就改呢。放心吧,我一定會端正好自己的心態,做一個幸福的待嫁娘!”

    江雲漪微微一笑,她其實很慶幸在這最後一刻有雲子澈這樣的哥哥陪在她的身邊,也慶幸她能有雲家這樣的娘家做她最堅強的後盾。

    沒有雲家的時侯,她都是靠自己拚搏努力才為自己和端木陽贏得一個能夠在一起的機會。

    但她知道這個時代成婚,她若沒有一個強有力的娘家,在夫家那邊不管她有多強,心也有累的時侯,那時她又將如何自處?

    江家從門弟上就矮了敬陽王府不止一截,而且她的父母親人都多為農家出身,根本沒辦法與敬陽王府的人站到一個高度。

    便是後來江家改換門庭,也沒辦法與天生貴族的敬陽王府相提並論。她的弟弟又還小,自也沒辦法讓敬陽王府的人看上眼。

    如此她便是嫁進去也會低人一等,即使她骨子裏並不這麽覺得。但門弟之見也會讓她在敬陽王府舉步維艱。

    好在現在她不僅有江家,還有雲家,甚至連永帝也站在她這邊。所以她的腰杆自然越挺越直。

    不過她也不會因此而任性妄為,她明白雲子澈這麽說是心疼她,但她更明白這個時代有些禮儀是她不能隨意憾動的。

    尤其是這婚姻大事,如他們這樣的大家,訂好的婚期怎麽可能說改就改。她心中清楚,又豈會讓雲子澈這麽做哪。

    秋忙的最後幾日,江雲漪和雲子澈終於抵達了平縣碼頭,由下人備車直接安雲,也不在鎮上逗留便下令回清漪園江家。

    現在的豐澤屯變化極大,從馬車進入來往豐澤和安雲的官道就可以看出一二。遠遠不過數十裏就可以看見一個類似於安雲的小型城鎮。

    自江雲漪被封為公主,隸屬安雲這邊的豪紳就自動自發地組織修建豐澤屯。到現在為止,豐澤屯連同附近幾個村莊一起被修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山間田園小鎮。

    江雲漪雖然有聽江大林來信說家鄉變化不小,可她卻不知道變化竟然這般大。單單這條豐澤屯來往安雲鎮的路就比以前修寬了四五倍,足夠三五輛大車並行也不會有半點擁擠的感覺。

    忍不住爬出馬車想親眼看看四周的變化,隨後她便看到連綿不斷的玻璃暖房中各類藥草生機勃勃,努力成長。

    再過去有荷花塘,睡蓮池,魚塘等隔幾處田地就能看到一個。走過這片農作區,農家房舍已多為青磚瓦房,道路兩旁林立而起的商家,昂然就是一個小型的商業街。

    江雲漪甚為驚訝,她離開不過一年多,竟然變化這般大,實在太出乎她的意料。這哪裏還能算一個農村,這分明就是一個掩藏在山村綠野間的小鎮。

    不想再呆在馬車裏,江雲漪直接下了車,揮退左右,她要自個好好看看這個給她帶來巨大驚喜的豐澤小鎮。

    雖說是小鎮,但還處處遺留著農家風,一點不似安雲鎮那邊給人以厚重之感。但江雲漪卻很喜歡。

    雲子澈也吃驚不小,豐澤屯這邊他是很熟悉的,因清漪園江家的掘起,豐澤屯及附近的村民們都獲益不小。江雲漪似乎有跟他提過,待她有時間一定要好好地將豐澤屯改造改造,省得村民們跑一趟安雲來回都要大半天。

    沒想到不過短短不到兩年的時間,不用江雲漪親自動手,就有人替她完成了心願。從這些房屋建設,他都可以看出這些東西一定有不少是出自江雲漪的手筆。

    這個丫頭可以堪稱全才,從她獨自設計建造出清漪園就可以看出她在房屋建造方麵的天賦。卻不知這一切全是唐冰清的功勞。

    “怎麽門前標的都是江字?”

    端木霖第一次來到豐澤屯,根本不知道這裏有多大變化,他隻是比較奇怪豐澤屯江姓似乎隻有江雲漪一家。但他看著怎麽這個小鎮就像是江雲漪自家的一樣。

    “這裏的店鋪,包括這個小鎮多由清漪園江家出資改建。這些店鋪是借租給別人的,自然店標都會寫上江家。”

    雲子澈的消息自是比端木霖要靈通,與江雲漪和端木霖一路而行自也發現了這個情況。其實他心中的震撼程度隻來源豐澤屯的大變化。

    雲家平反之後他忙於整建因真假公主案引發的生藥市場波動,也有收到來自安雲百草堂的說豐澤屯變化之大,若他有時間來一趟一定會為它吃驚。

    現在一看何止吃驚,簡直就是震驚!要不是一路看下來這裏的店鋪都有人家,他還真想在這裏也開一家百草堂分堂。待回清漪園再跟大林叔好好說,看能不能勻一家給他。

    “那,那是雲漪丫頭和雲家少爺吧?”

    江雲漪此次回來不僅雲家派了人跟隨,敬陽王府還派了不少護衛一起保護她一路回來。

    剛才這些人一直圍在她身邊轉,她一年多來也變化不少,所以一開始這些店家及村民看到他們,隻敢遠遠的瞧著沒人敢走近。

    此刻江雲漪下了馬車,跟過來的雲子澈和端木霖也一起下了馬,護衛及跟過來的丫頭子全被揮退在後麵綴著。

    有村民仔細瞧了半天終於認出眼前這個風華逼人的少女就是江雲漪,而跟著她身邊的赫然就是雲家大少爺雲子澈。

    但因為江雲漪的變化有些大,而且多數都知道江雲漪現在的身份不同往日,因此便是認出來也隻敢在一旁悄聲討論。

    “姐?你不是說會到明後天才到麽?怎麽這麽早到也不通知我們一下,我們好去接你啊!”

    這個時侯一個騎著高頭大馬的俊俏少年從遠處策馬而來。江小高知道江雲漪這兩日就會到家,所以就一直沒敢出門。近日是秋忙的最後幾天,他偶爾會出來視察一下豐澤小鎮,不想遠遠便看到江雲漪一行人從鎮口過來。

    這個小鎮算是安雲眾豪紳,以及張夕兄弟三個改建出來送給江雲漪的禮物。他回來後覺得不妥,便接過所有的工程,一切費用由清漪園江家一力承擔,其它人隻能算友情讚助。

    經過數月的努力總算有點規模,他們看過之後便知道江雲漪一定會喜歡。所以信中雖有提及,卻故意沒告訴她變化有多大。

    本來就是要給她一個驚喜,卻不想江雲漪會提前兩天回來,害他都不能親眼看到姐姐又驚又喜的模樣。心裏微有些鬱悶,卻也高興江雲漪能提前回來。

    “這次回來船一路順風而行,所以時間上估算有誤便提前回來了。本想在鎮子那邊休息一下,但看時辰還早幹脆就一路趕回來。沒有通知你們來接人,自是想給你們一個驚喜。”

    江雲漪要回來前自是當先通知了江小高等人,此刻見到又竄高的弟弟心中極是歡喜,笑著解釋了一番,便連同雲子澈、端木霖等人跟著江小高一塊往前走。

    豐澤小鎮就是原本的豐澤屯及周邊小村莊聯合改建開發,隻是兩邊原來凹凸不平的山脊被開發利用改建,便有了這些商鋪。

    邊走邊聽江小高講述這些改建的地方及改建之後帶來的收益。江小高還特地說明這裏出租的商鋪比之府城那邊的價格不相上下。

    豐澤屯因江雲漪而發家,很多人便將這個小鎮取名公主鎮。來往這裏的人都是想看看平民公主,大周第一藥膳師生長的地方,所以這個小鎮開建沒多久便日益繁榮起來。

    回到家後一番寒喧自是不可少。江雲漪為他們介紹了端木霖,端木霖這一次是代表敬陽王府跟她的養父母說明江雲漪與端木陽成婚的事宜。

    雖然江雲漪已經認祖歸宗,但她自幼是由江大林帶大的,從小一直生長的地方就在豐澤屯。

    所以敬陽王府覺得有必要親自派過來說一聲,順道請江大林一家一起上京參加婚禮。

    端木陽身為準新郎倌自是不可能親自過來,那就隻能由身為晚輩的端木霖代端木陽及敬陽王府走一趟。

    至於雲子澈此次過來除了送嫁的任務,自也有當麵向江大林致謝的意思,感謝他們養育了江雲漪,讓他們一家能夠有機會重逢並相認。

    一行人一見麵就相談甚歡,很多收到江雲漪回鄉消息的村民,及初搬到公主鎮的客商便紛紛出來想見一見江雲漪這位民間平民公主。

    一時間往來公主鎮和清漪園的大道上就擠滿了人,眾人不爭不搶,乖乖地極安靜地,甚至還帶著幾分好奇地瞅著江雲漪一行人進了清漪園。

    不過幾個時辰江雲漪回家的信兒就傳遍了整個公主鎮,有心想在公主鎮安家落戶的客商就想找機會過來拜訪,皆被大總管張夕給擋回去了。

    張夕現在不僅是清漪園的大總管,還是公主鎮的名譽鎮長,多數人不敢不賣他的麵子。

    江大林等人這邊早早就收到了來信,知江雲漪的婚事由聖上作主指婚端木陽,心裏很是替她高興,日夜都盼著她能早些回來。

    現在見到閨女回來都歡喜得有些傻了,不管端木霖和雲子澈說什麽他也隻是覺得他做的一切都是應該的。何況江家能有今天還是靠江雲漪,他真的什麽都沒做,實在不值得感謝他啥的。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