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大結局4(1/5)

作者:風間雲漪字數:0更新時間:

    可是這個計劃終被她否決了,端木如慧的身份太尊貴,要是真有個萬一她十個沈家也擔待不起。

    更何況她還是端木如慧的親姥姥,端木如慧能在那樣的時侯向她求救,說明端木如慧是信任她的。

    她死死地壓住這個念頭,卻在那一夜從吳產婆那裏得知了林靜宜在三個月前剛得了一個閨女寶貝得不得了。

    然後她便想到吳產婆曾經欠她一個人情,所以她就直接請了吳產婆給端木皇後待產。

    那個時侯她的計劃還沒有成型卻已經著手讓方錦娘設法接近當年還是嬰兒的江雲漪。

    其實那一晚讓吳產婆將小公主抱出換成江雲漪時,她就知道若將來有一天查出真相,不是雲家死,便是她沈家亡。

    所以她利用十幾年的時間來圓這個可能會導致沈家滅亡的謊,本來她可以不用等這麽久的。

    但她千想萬想如何會想到孩子剛剛換過來端木皇後所住的那個院子就遭到了血洗,隻餘照顧小公主的明繡僥幸活了下來。

    明繡是皇後身邊唯一知道小公主出生後就夭折的人,她本想報稟皇後知曉的,卻怎麽也料不到皇後的臨終遺言就是要她好好撫養公主長大,並要她答應這輩子都不要讓公主認祖歸宗。

    隻剩一口氣的端木皇後要求見公主的最後一麵,明繡那時哪裏敢說公主一出世就夭折,忙抱著那個被偷換來的孩子給皇後看,瞧著皇後將代表皇家身份的玉佩掛在那孩子的脖頸上含笑離逝。

    那時沈老夫人也在,所以先前她對永帝所說話大半是真的,隻有江雲漪的身份是假的。

    之後殺手去而複返,沈老夫人由沈家的暗衛護著離開,卻沒注意到明繡抱著那個孩子與皇後留下的那幾個護衛拚死抵抗。

    她再見明繡的時侯明繡已經嫁給了張大林,當年的那張婚書其實是她與明繡的私下協議,雖請了沈氏族長和當年的知府作證,但他們彼此都明白那個孩子的身份有多敏感。

    不管她是真公主還是假公主,端木皇後把皇家玉佩交給她,那她就是真的!明繡並不知道她為何要把公主換掉,但她給她的回答是不想讓皇後太過傷心難過。

    “明繡既然知道我不是真的公主,那她就不可能幫你完成這個計劃。明繡的死並不是意外對麽?”

    江雲漪終於從沈老夫人口中得知了全部的真相,便想到印象中劉氏是病死的。可現在聽到沈老夫人這麽說,她便不得不懷疑這一切是不是早有預謀。

    “明繡當年是逼不得已才到浣州找我的,而我的條件就是讓你在及笄之後嫁進沈家,她則要求在此期間我不得上豐澤屯去找她。我們本來可以相安無事等你長大的,可是那一年沈家子弟慘遭毒手,嫡脈隻餘天明一人。我知道是誰幹的,所以我要報仇!明繡的死確實是我設計的,她和吳產婆一樣是知道最多的人。偏偏她還和吳產婆不同。她是皇後的親信,隻聽命皇後一人,她是不會幫我報仇的。何況你並非真公主,明繡當時成了家又有了兩個孩子,她怎麽可能放下一切帶著你進宮呢。那我隻能想辦法除掉她。”

    沈老夫人話一出口幹脆把當年她的所作所為一並認了。反正她偷換公主,罪犯欺君已經是死路一條,也不在乎多擔幾條人命案。

    “就因為這樣你不僅殺了吳產婆,還殺了劉明繡。連同方錦娘也是你早早設計好,刻意放在我雲家的暗線?就是為了在十七年後的今天除掉我雲家?”

    雲老夫人不可置信地看著沈老夫人,她不知道是什麽讓關淑穎變得這麽可怕。他們曾經相交十幾年,在她的印象中關淑穎是一個連螞蟻都不敢捏死的人。

    “怎麽,覺得我可怕是麽?嗬嗬,元樂珊若不是你,我會變成這樣麽?當年你毀掉了我,曾經那個天真善良的關淑穎早就死了!她是被你殺死的!包括這些人,這些人會死也全部都是因為你!還有你的孫女兒,如果她不是你的孫女兒,我又怎麽會拿她下手呢?本來我是想拿你的孫子開刀的,可是你們保護得太嚴密了。我一直沒能找到機會,隻好打上你孫女的主意。從我知道林靜宜有身孕的那天起,我就在想我要用什麽辦法才能讓你元樂珊痛不欲生。直到你的孫女出世,方錦娘就在試圖向她下手。不想皇後到來,小公主出世夭折讓我有了這麽一個天賜的良機。偏偏那一日你們防範鬆散,被方錦娘得了機會。發現你們雲家發瘋了一樣在找那個孩子,我天天都在笑。雖然那個時侯我也在找,可看到你們那麽痛苦,看到你為此守寡,你兒媳婦為此發瘋。我那時侯已經想要放手了,我是真沒想到你們雲家這麽的不堪一擊。可是不知道為什麽待你們雲家再次掘起的時侯,我又開始不甘心。”

    沈老夫人說到此處不由輕笑出聲。她在想若是那個時侯她就放手,那現在他們還是各安一隅,井水不犯河水。

    她拿整個沈家做堵,如今輸得這般淒慘,她還有什麽顏麵去見沈家的列祖列宗呢。

    “你為什麽總是不信我,當年那封告密信真的不是我寫的。我可以對天發誓。”

    雲老夫人知道關淑穎的心結,事到如今她隻想讓關淑穎在死後不要再有遺憾,畢竟他們曾經是那麽要好的姐妹。

    “我輸了,當年的誰是誰非我也不想再知道。如果你真的有心,就代我為沈家求情,如此便是死我也會感激你的。”

    沈老夫人閉了閉眼,她不問其實是她怕,她怕算計到頭終是空卻還要讓上天告訴她,她錯得太離譜。所以她寧願帶著這份遺恨離開。

    “你的罪名要如何定論會由聖上親自裁奪。把人犯帶下去吧。”

    案子到最後已經還原了所有的真相。雖然元樂珊和關淑穎到最後都沒提兩家恩怨,但一直關注此案的人多已明了,自也無須再追根究底。

    案子已結卻還需要整合理會,直至三月底四月初真假公主案的判決才正式下達,由於牽扯眾多,又涉及百姓,因此判決的結果由順天府立案並通告下放各州府,以安民心。

    這是大周朝建朝以來的重大案件之一,判決下來眾多關心此案的百姓都圍在通告欄這邊問詢最終判決。

    “奉天承運,皇帝召曰:真假公主案經由大理寺、三書省、提案司三審立案,判決如下。犯婦沈關氏欺君罔上、視同謀逆、罪無可赫,判斬立決;犯奴沈阿蘋助紂為虐、殺人害命、罪不容誅,判斬立決;犯婦方錦娘是為從犯、混淆視聽、拒不認罪,實不容赫,判斬立決。以上三名人犯將定於秋後處斬,以正視聽。沈家涉嫌謀逆皆因沈關氏所起,為名正典刑沈家其餘人等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特判沈家抄家流放,為官者削官為民,永不錄用。欽此!”

    這道聖旨以風一樣的速度傳遍京都的大街小巷,走到哪裏都聽到有關公主案的判決。

    但很多老百姓最關心還是他們的公主殿下。案子明了的第一天雲家就被無罪釋放,因先前受了委屈,聖上還特判雲家五年之內皇商地位不變,十年之內免除一切稅賦,並特赦雲家子弟不用參加科考可享受一切官家子弟的特權。

    免稅這一條是因為雲家落罪之後旗下產業遭受重大損失不計其數,不得不免,保持皇商地位是為大周因這個案子所造成的生藥行業的動蕩。一切的前提條件都是要雲家在短時間內鞏固生藥行業的平衡。

    至於雲家子弟免除科考這一條,知悉雲家境況的人都知道,雲家子嗣稀薄,不管嫡係還是旁係、支脈多為獨子獨女。何況雲家家教甚嚴,便是有這樣一道聖旨,若雲家子弟真要做官也必會憑真材實學。

    但不管如何,這樣的殊榮雲家還是很樂於接受,有五年的皇商地位,十年免稅製度,好歹可以讓雲家休養生息一段時間。他們自信五年十年之後雲家依舊可以站在大周第一藥商的位置無可取代!

    “雲漪自請為皇後娘娘和小公主祈福,也不知道什麽時侯能出來。這皇上也真是的,怎麽招也得讓雲漪跟我們雲家相認之後再去皇陵啊。”

    雲老夫人還沒有收到真假公主案判決的消息。自案子了結之後,雲家的生意遭受了十幾年來最大的動蕩,便是有永帝的聖旨在手,雲家也傾了全力去挽回,可到現在才堪堪將動蕩掃平。

    這還歸功於雲子澈先前因雲子晴一事特地通知旗下的管事人員開始保存實力,否則這樣動蕩沒有三兩年根本無法保持平衡。

    自然的也跟江雲漪特殊的管理有關,當時江家也同樣受到了影響。但江雲漪放權給那些管事,所以外人想插入江家也隻能是幫她掃除一些不安分的,很難動其根本。

    何況江家的根本在安雲,京都當時又連下大雪,消息很難傳出去,若說影響也是京都這邊或離京都較近的江家產業受影響,其它地方聽到消息時,這個案子早已大白於天下。

    雲家也有些慶幸當時聖旨下達沒能真正傳出去,否則雲家也不可能這麽快恢複過來。主要是雲家一出事,很多人開始鑽空子,才讓得平反之後他們一家疲於奔命,連休息緩口氣的時間都沒有。

    “娘,不是說三個月麽?下個月我們就能見到雲漪了,我一定要好好準備。我給她最大的驚喜!”

    林靜宜也想念閨女,那一日公堂之上她看著她就好想她能叫她一聲娘,可是案子一結束,永帝就派人宣江雲漪進了宮。

    待他們知道消息之後江雲漪已經被送往皇陵為端木皇後和小公主祈福,若不是鳳輕公主與她一塊去,他們雲家都要懷疑永帝是不是還有其它意思。

    幸得肖皇後在事後派人送來了江雲漪的手書,說三個月後會出來與他們相見。隻是到現在為止不管是他們還是敬陽王府都沒人能見到並聽到江雲漪的消息。

    “雲漪這是在安聖上的心才會請旨和鳳輕公主一起為先皇後和小公主祈福。要不然聖上怕是要多想了。那我們就在家好好等著她回來!”

    雲老夫人隻是思孫心切才會有這番感慨,她其實看得比誰都透。江雲漪進皇陵那天沒見過任何人,但寧沉玉還是給他們送來了消息。

    江雲漪確實是自請到皇陵為先皇後和小公主祈福三個月,沒有人逼她半分。當時鳳輕公主在宮中聽聞此事,也請求與江雲漪同往皇陵。

    就這樣兩位公主一同前往皇陵,三千禁衛相送,一路旌旗招展,很多人都隻見到轎鸞飄起的彩緞,兩名衣著高貴的少女正襟危坐,目視前方,神情高雅肅穆,令人望之如神仙下凡不可逼視。

    身在天牢的沈老夫人在接到聖旨的那一刻整個人癱軟在地,她知道沒將沈家滿門抄斬對沈家已是最好的結局,可是全族流放,沈家子弟永世不得為官這樣的旨意難道不是比死還令人難以接受?

    “夫人,夫人,你不要這樣!”

    沈嬤嬤看著心如死灰的沈老夫人淚流滿麵。沈家這樣的結局要比滿門抄斬還要讓心慟。

    她知道老夫人之所以那麽恨雲家,那麽恨元樂珊,恨到事過二十幾年都不能解恨。隻因當年她受的傷太重。

    那個時侯老夫人與元樂珊有要好,之後老夫人對她就有多恨。她是看著老夫人和元樂珊一起玩到大的。她如何不知老夫人在報複元樂珊的同時,自己的心也在滴血?

    “阿蘋,我錯了麽?我是不是錯了?”

    沈老夫人抖著手拿著那張明黃的聖旨。二十幾年前他們沈家因讓人陷害通敵,後來沉冤得雪應該死的不應該死的全死光了,她僥幸活著卻不得不被迫遠遁浣州。

    大家族傾軋本就最容易動搖根本,何況是被指通敵賣國?聖旨未下,沈家就基本上走向滅亡,待聖旨下後三天沈家早已跌落塵埃,若不是她那嫁入敬陽王府的閨女拚死相救在最後拿到證據,沈家早滅亡。

    可也因為這樣她那可憐的閨女再也沒有娘家!那個時侯她那皇後孫女才被內定為太子妃,若不與他們沈家斷了來往,便不能順利入主東宮。

    就這樣沈家與敬陽王府再也沒有來往,便是她那皇後孫女被封為後,他們沈家也不能回京。

    可是她從來不怪,因為她明白當年她那個閨女為保沈家的根本已經犧牲太多。何況她那孫女被封為後時,她沈家已經在浣州安家落戶,而她那可憐的閨女已離逝多年。

    隻是在後來她才知道那封通敵賣國的信件是元樂珊傳到先帝手上,才致使沈家有那樣的下場。

    那個時侯她就發誓終其一生也要為沈家報這個仇!極為巧合的是元樂珊也嫁到了浣州,隻是她千挑萬選嫁的不過是浣州的一個小戶人家。

    現在幾十年過去了,再次回溯一切恍然如夢。沈老夫人手捧聖旨仿佛回到了當年沈家被判通敵時接的那張聖旨。

    “夫人……”

    沈嬤嬤抱住沈老夫人就仿如抱住當年那個剛剛初聞家族噩耗卻還要強撐起來的女子。

    端木陽聽著屬下報來有關真假公主案的審判,隻是冷冷一笑。比起沈老夫人帶給江雲漪這一生裏的磨難,這樣的結果他並不覺得滿意。

    推開她的閨房門,走近滿是屬於她氣息的屋子裏,端木陽原本冷洌的麵容頓時泛起幾月來少有的柔光。

    那日公堂再見本以為案結之後便可以敘數月的相思別離苦,卻不曾想永帝一個召令,令他連對她說一句想她都沒機會。

    幫著她處理連月來江家生意上的缺損,想著她在皇陵那邊是否安好,能否安睡,吃的可合胃口。

    午夜夢回,他隻有在有她氣息的地方才能閉眸安睡,枕著她的味道入眠,思著她睡在這張床上是不是也在想著他。

    其實有好幾次他都想偷溜進皇陵好好看看她,但每一次他都忍住了。他相信他們一定能在一起,所以他不願給任何留下可以置喙的理由。

    “原雲家之女雲漪恭謹有佳,同鳳輕公主情同姐妹,又一起為先皇後如慧及小公主鳳沁祈福,甚得朕心,特保其原有封號,並賜婚於敬陽王世子,擇吉日成婚,欽此!”

    五月陽光普照,江雲漪與端木陽的賜婚聖旨就如一道飆風刮過京都,令那些還在消化真假公主案的人們不由目瞪口呆。

    有人歡喜有人愁,裴依藍在聽到這個聖旨的時侯摔得屋子裏所有的東西,隨後扒在床上嚶嚶而泣。

    不少仰慕端木陽的閨閣千金碎了一地芳心,明白他們心目的最佳夫婿再也不屬於他們,就想著一定要見見這位搶走他們心上人的雲家小姐。

    而此刻的雲漪在接過聖旨後麵麵相覷,待送走傳旨的公公之後,一家人的臉就黑了下來。

    他們家的閨女他們還沒有好好看看,就要把她送到別人家當媳婦,這讓他們如何高興得起來。

    “來了來了,小姐的馬車已經過了東二街,很快就到家門口了。”

    小丫頭知道今日他們家的小姐就要回來,老早就在前街那邊等著。並不知道聖旨已經下到雲家。

    這一日是江雲漪從皇陵祈福回來的日子,已經在宮中謝過恩,此刻正在趕回雲家的路上。

    “哎呀,雲漪回來了?快快快,快一起到門口接她去。”

    本來聽到賜婚聖旨烏雲滿布的雲家人一聽江雲漪的車駕已經過了東二街,再過兩條小巷就能到家,臉色隨即陰轉晴。

    即使沒有當堂相認,他們也早已把江雲漪當成自己的孩子,日思夜想著見麵時應該說什麽,要以什麽樣的姿態去她,才能讓她覺得這裏是她的家。

    雲家所有的人懷著激動的心情等在家門口,望眼欲穿,等了大半日卻還是不見江雲漪的車駕過來。

    “不是說已經到東二街了麽,怎麽到現在還沒到?”

    雲老夫人直直地凝望著街口的方向,語氣帶著幾分急切。雖然早早與江雲漪相識,也一直把她當親孫女一樣看待,但那個時侯畢竟不知道她就是自己尋找多年的孫女。

    知道她是自己的孫女兒後沒來得及說話她就去了皇陵,這一去就是三個月不得見。她日也思夜也想,現在好不容易要見了,咋地人還不來呢。

    “香玉,你快去看看是不是出什麽事了,早應該到了啊。”

    林靜宜由雲中天扶著眼也不錯的盯著遠方,等了老半天不見人影,心下也極為著急,忙讓貼身侍女趕緊過去瞧瞧。

    她等這個閨女等了十幾年,中間還錯過一次,這一次她知道不會再錯過,但心中難免心焦慌亂。

    其實這個時侯她好緊張,她怕雲漪不願認她,她還怕雲漪恨她,然而她心裏又想著雲漪那麽好,她一定不會真怪她。

    江雲漪去皇陵的這三個月,她天天都在想著見到閨女的第一天應該對她說什麽,以後又應該怎麽跟她相處才會讓她覺得她是一個很好的母親。

    她天天幻想著第二天醒來要怎麽跟她打招呼,待她回來後她要做些什麽,然後這一天裏她要與她如何相處才能算真正的母女。

    這三個月裏她天天難以安眠,卻又強迫自己一定要好吃好睡,要不然她的閨女會一定會怪她沒照顧好自己。

    現在就要見到她了,她又是欣喜又害怕,即希望她早些出現讓她看看是不是瘦了,是不是沒有穿好,又想她不要這麽早回來,因為她還沒有準備好。

    “哎哎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