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大結局2(3/5)

作者:風間雲漪字數:0更新時間:

nbsp;卻不想會有這麽意外的一個收獲。他是萬萬沒想到沈家竟然有這麽大的手筆來設計這件事,真是太讓他意外和驚喜了!

    “我不管你用什麽方法,絕不能讓吳氏夫婦和吳玉蓉見到唐秉清他們。暗中幫沈老夫人把這三人全部解決,別讓他們發現你們的存在。”

    江子豐的眸子閃著異樣的光彩,一路兜兜轉轉,他倒不曾想竟會是沈家在幫他們這樣的大忙。

    除掉雲家,那他就有辦法從中獲利。要知道雲家的產業可是遍布整個大周朝。加上江雲漪手頭的產業,嗬,沒有江雲漪的江家,又怎麽可能是他的對手?

    看來上天待他還是不錯的,要不然怎麽會讓他發現吳家兄妹這麽重要的證人呢。沒有這至關重要的證人,他倒要看看唐秉清還有什麽本事為雲家翻案!

    但是這件事他絕不能把自己暴露出去,否則再來一個如雲子晴那般的蠢貨,他豈不是嘔死。

    想到死而複生的雲子晴突然站出來指證雲家,江子豐當時差點沒嚇出病來。好在雲子晴在公堂之上將所有的事兒全推給雲家,否則以誠王的個性,他必會成為替死鬼。

    其實對於此事江子豐一直耿耿於懷,現在聽到黑影所說之事,他不由得懷疑當初雲子晴之所以能逃脫黑影的奪命追魂,一定能沈家有關。

    沒想到一個沈老夫人竟在黑影麵玩這麽一招偷梁換柱卻沒有被他察覺,要是雲子晴不出來作證,他怕是一輩子都不知道雲子晴竟然還活著。

    這個沈老夫人到底是為了什麽才這樣跟雲家過不去呢。為了讓雲家徹底翻不了身,整整計劃了十幾年,實在是不可思議!

    “屬下遵命!”

    黑影的聲音依舊淡而波,一點情緒起伏亦無。即使在知道雲子晴沒死時,被江子豐罵得半死,他的表情也從來沒有變過一下下。

    現在聽得江子豐的命令,也隻是淡淡的應聲,看不出恭敬,也瞧不出有哪裏不敬。

    “查一查沈家有多少底牌,看看雲子晴是不是被沈老夫人所救。”

    江子豐似乎習慣黑影這萬年不變的表情,瞧著他挺直的背脊又給了一個任何給他。黑影雖然不會跟他說什麽好話,但好在從來不會違抗他的任何命令。

    沈老夫人能策劃出這樣一個驚天大局,這背後一定很不簡單,他得好好查清楚,要不然指不定哪天這個老太婆也會來算計他。

    黑影領了命令就快速地退了下去,乖乖地按令行事是他的行為準則。他雖然不允許自己失敗,但也不會過分地去怪責已經犯過的錯。

    犯過的錯糾正過來便是,就是江子豐不派他去查雲子晴,他也會自己去查的。那個女人注定要死在他手裏!

    在吳家兄妹這兩個重要人證剛冒出來就被沈老夫人和江子豐盯上的時侯,唐秉清請旨上書房請求永帝暫緩對雲家的判決。

    雖然堂審沒能讓雲家即刻陷入絕境,但先前永帝下旨查抄雲家已經弄得整個京都人心慌慌,很多雲家的同行都在四處奔走,打算在雲家最危難的時侯分一杯羹。

    當然,也有不少靠雲家吃飯的藥堂藥鋪,在知道雲家出事後,都擔心會受到牽連。這一天裏因雲家之事,都不知有多少藥堂藥鋪關門大吉。

    比較奇怪的是江雲漪旗下的產業,雖然聖旨也下令查封江家的產業,但江家旗下的人員受到影響反不如雲家的大。

    這讓唐秉清微微鬆一口氣。若連江家也出現和雲家一樣出現同樣的情況,那大周生藥業定會在接連幾日內下滑到一個令人心驚的地步。

    他突然慶幸雲家一直與江雲漪合作,因為若雲家與其它人合作,這個時侯那些人就算不落井下石,也必定為求自保不願再與雲家有任何幹係。

    要真是這樣,雲家的產業鏈必會在幾日之內全數癱瘓,到時侯就是雲家能逃過這場劫數,也必然很難恢複到一個平衡的狀態。

    這就是一個品牌倒塌後所可能引起的事關整個行業的全體危機!永帝不是商人,所以他不明白行業危機可能引發的風暴會有多嚴重。

    他要不是身為一個大狀師,曾經接觸過極類似的案子,也不可能在第一時間想到這樣的後果。

    大周朝剛剛經曆過一場重大雪災,此時正是休養生息的時侯,若再發生行業危機,後果不堪設想。

    永帝在聽完唐秉清所奏之事沉吟了很久,待他睜眼時就命內侍召集六部尚書前來商討此事。

    他沒想到動一個雲家,竟然會牽動整個大周朝的商業危機。由此可見雲家的影響力到底有多深。

    其實他不是沒想到,而是不願去想。或者說是被沈老夫人所說之事給氣得失去了應有的理智,才會在沒與百官商量的情況下貿然做出了決策。

    這一夜上書房燈火一直亮到四更天,次一日的早朝百官之中就有不少人改了風向。

    他們都知道雲家之事可能另有隱情,而昨夜永帝與六部尚書通宵討論若雲家真的倒台,這大周朝有誰能在第一時間恢複大周的生藥產業。

    答案竟是若雲家倒台,江家因此也受牽連的話,大周的生藥想要做到如今的規模至少要修養生息近十年才有可能恢複。

    本來若沒有江雲漪什麽事,這雲家一去,江家定能在第一時間取代雲家成為大周第一生藥商。

    可惜這件事偏偏就是因為一個江雲漪才會引發這麽多事!但往深裏想,又有不少人同情起江雲漪來。

    他們覺得江雲漪一生的起伏似乎全跟她的身世有關,可他們又不得不承認江雲漪確實是他們大周難得的奇女子。

    不管是她身為一個普通的農家女子做到其它人所不能做到之事,還是她作為大周第一藥膳師為大周所做過的貢獻,都令人忍不住要感歎,從而從內心裏欽佩。

    “陛下,臣啟奏,雲家之事雖說由唐狀師代為辯白發覺此中另有隱情,但雲家也脫了不幹係。若不能對雲家施予處罰,又何以明正聽。至於唐狀師說會引發生藥行業的危機,臣以為可派人直接對雲家旗下的產業進行監管,由朝廷派可信任之人直接接手。必然能讓生藥業繼續蓬勃發展下去,又豈會如唐狀師所說的那嚴重。”

    有官員聽後啟奏,認為唐秉清有些言過其實。雲家之事永帝早有決策,唐秉清以此駁回永帝的聖旨,若他們這些官員還與其附議,永帝心中又哪裏會舒坦。

    他們為官者即要解君之憂,自也要明君之苦,在必要的時侯站在皇帝這一邊,才能官運亨通。

    “臣附議!”

    不少官員聽聞此言,連忙附議。他們可不懂什麽產業危機,他們隻知道這管理產業應該和他們官員調職差不多,不過是換個人管理而已。

    難道朝廷每調職一批官員都要引發新一輪的動蕩,那這大周朝哪能安穩至今!雖然史載也有這樣的事發生,但畢竟是少數。

    “嗬嗬。”

    北津凡聽得此言忍不住發笑。他雖然也不懂什麽產業危機,但若拿臨陣換帥做比,卻知道這些官員所說的建議是行不通的。

    雲家能有今天若不是雲子澈的領導有方,雲家又豈能在短短的十幾年裏成為大周第一生藥世家。

    就好比他的北家軍,由他來帶可以橫掃北境,若是換了其它人做主帥,北家軍又豈能發揮它最大的實力。

    這些官員真是站著說話不嫌腰疼,盡給永帝出這些餿主意。不要說這個主意不可行,便是可行,他也不會同意。

    若真讓永帝聽信這批官員所言先派人接收雲家的產業進行管理,那待討論到江家的產業時,是不是也要如法炮製?

    江雲漪便是沒有公主的身份,她也有能力得到今日的一切。他怎麽能允許別人竊取了她所有的努力呢。

    “北愛卿因何發笑?”

    朝堂之上驀然聽到北津凡這麽一聲笑,那些隨聲附議的官員不由紛紛住了口。看到是剛回朝的撫遠大將軍在笑,這些人頓時沉默了。

    北津凡的功勳無人可比,他手下的北家軍更無人可撼,不要說這些官員,便是永帝也要對北津凡禮讓三分。

    “稟聖上,微臣並非有意發笑,而是為各位大人的不切實際發自內心的擔憂。”

    北津凡為人有些自傲,但自與妻兒相認之後已經收斂了不少。所以忙正了正身子將他方才所想拿來作比,還笑問了第一個提出這個建議的官員一句,“這位大人說得好,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