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大結局2(2/5)

作者:風間雲漪字數:0更新時間:

姓寫萬民書,又是到處打探消息的沒吃飯可以理解,這兩兄妹怎麽可以跟著不吃呢。

    邊勸他們邊跟他們說起她打聽到的情況兒,從聽到雲家出事到順天府的堂審,吳夫人跟一般百姓一塊參與其中,說的自然比吳玉蓉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要詳細的多。

    但吳氏兄妹聽到這些依舊不展顏色,隻是聽到那萬民書是吳夫人的主意時才微微有些動容。

    吳夫人出於本心的做法替雲家和江雲漪贏各一線生機,令心中有愧的吳家兄妹好受了不少。

    隻是雲家的危機還是沒能解決,吳家兄妹又哪裏笑得出來,又哪裏有胃口吃飯。扯了扯臉皮,兄妹二人還是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

    “我剛才碰到婆婆的生前好友孫產婆了,她跟我打聽你們兄妹倆的事兒,想在明兒過來拜祭一下婆婆。”

    吳家兄妹的反應讓吳夫人頗有些鬱悶,不過看他們的臉色都不大好,又不好說什麽。便將路遇孫產婆的事兒跟兄妹二妹嘮了一下。

    嘮著嘮著便說到二遇孫產婆時說到沈老夫人身邊的沈嬤嬤跟孫產婆打聽他們兄妹二人的事兒。

    “沈嬤嬤打聽我們?”

    吳玉蓉聽著吳夫人跟她說起外頭的風雲變幻,心裏還是頗不是滋味兒。想著若母親當年沒有做下那等錯事,又怎麽會有今日的結局呢。

    愁腸百結的時侯,猛地聽到沈老夫人打聽他們兄妹不由驚了一驚,快速地看了吳玉書一眼,自也收到了吳玉書驚疑的眼神。

    “有什麽問題麽?”

    吳夫人沒料到她說起這個吳家兄妹的反應會這麽大,有些奇怪地看著他們。想著這兄妹是不是有什麽事兒瞞著她,要不然怎麽會這般奇怪。

    吳玉蓉看了吳玉書一眼,想著要不要把這事告訴她嫂子,畢竟吳夫人在不知道這事的情況已經出手幫了江雲漪那麽多。

    若是她知道會不會和他們一個心情,一心想著怎麽去彌補她母親曾經犯過的大錯。

    “夫人……”

    吳玉書本來是想默默承受這份由母親給他帶來的苦楚,可是看著自己妹妹和自己的發妻這個樣子,他終是一歎。

    沈老夫人的人向孫產婆打聽他們兄妹絕不會安什麽好心。或許把這些事告訴他夫人,也能讓他夫人多些防備。

    要不然他實在有些擔心若沈老夫人明了他們兄妹已經知道她的所作所為,會不會狠心對他們兄妹下毒手。

    “什麽,你是說這一切全都是沈老夫人在搞鬼?這,天啊!這人生能有幾個十七年哪,這沈老夫人的心也硬了太狠了……”

    吳夫人極為聰慧,是吳玉書難得的賢內助,平常吳玉書在公務上有什麽難題也會跟吳夫人商量。

    因此一聽到吳玉書說起十七年前她婆婆所做之事,根本不需要吳玉書說得太明白便能猜透這其中的彎彎繞繞。

    心中不由感歎,也就突然明白這兄妹二人在糾結什麽。難怪她一直覺得吳玉書知道江雲漪是公主後的表現一直很奇怪。

    現在想來她的夫君很可能預感到今日之局,隻是那個時侯他還沒有把江雲漪和當年她婆婆換掉的孩子聯係到一起。

    要是方錦娘不說出江雲漪就是當年她與婆婆交換的孩子,估計吳玉書也不會想到這一點。

    因為預知而心存憂慮,以至他的人越來越憔悴。吳夫人想想都為吳玉書心疼。她這個妻子真是不盡責,竟沒能替自己的夫君排憂解難。

    吳玉蓉點頭表示讚同,要是沈老夫人沒有這麽執著,那江雲漪現在指不定已經和端木陽成親,過上她幸福的小日子。

    可是沈老夫人在毀了江雲漪的一生後,卻沒想要放手,還想利用毀了整個雲家。她真的很難去想象,如果她是江雲漪會怎麽樣。

    “唐秉清是雲家的狀師,如果相公想出堂作證,我們隻能找到他,隻有他能幫我們。我看得出唐狀師是一心想要幫雲家的,要不然雲家今日早被定罪了。除了唐狀師外,寧侍郎和敬陽王府應該都會站在雲家這邊。畢竟他們江雲漪的關係非同一般,便是救不了雲家,他們也絕不會允放江雲漪出半點事。”

    吳夫人慢慢將整個事兒理了一遍,為吳玉書選定了幾個可以幫到他們的人。唐秉清第一狀師的身份令那些想要雲家死的人頗為忌憚。

    現在唐秉清肯定苦於沒法找出十七年前的相關人證,若是吳玉書會出堂作證,那雲家的罪名便能解除。

    “嫂子說得對,哥,我們要設法聯係唐狀師,把真相說給他聽。他一定能幫我們的。雲漪這一次就有救了!”

    吳玉蓉聽此眼睛不由一亮,要是唐秉清肯幫他們,那他們就不必在這麽擔心這麽愧疚了。

    有唐秉清做中間人,他們就有辦法把事實真相公布於眾,讓沈老夫人的如意算盤全數落空。解救雲家之後,江雲漪自然也就沒事了。

    “相公,就這麽決定了吧。我肚子可餓壞了,現在我們可以吃飯了吧?”

    吳夫人看關吳玉書慢慢展開的雙眉就知道她已經接受了她的建議,這樣他們總算可以安心吃飯了。

    其實在吳家內宅一直都是吳夫人說了算,吳玉書對這個夫人的建議一向很聽得進去。

    “多謝夫人開解,待用過飯,我定會去國子監尋唐狀師,將一切告知,以安己心。”

    看著吳夫人嗔怪的眼神,吳玉書心下惴惴,就怕他夫人因此惱了他。他若早些把這些事兒告知他夫人,或許他就不用苦惱這般久了。

    執禮向著自家夫人致謝,吳玉書的表情很是誠懇。他慶幸自己能娶到這般知心解意的好夫人,要不然他豈不是還要這些事兒而煩惱不已。

    “你我是夫妻,又何須言謝。我隻望相公以後有什麽可以多跟妾身商量,妾身便是幫不上忙,也可以為相公一解憂愁。”

    吳夫人笑著讓人將熱好的飯菜端到飯廳,拉起展眉的吳玉書,又給吳玉蓉遞了個眼色。

    吳玉蓉和吳玉書在這裏憂心半天,也不知道珺瑤那孩子有沒有吃飯。要是沒吃,餓著孩子可怎麽好。

    “哎呀,我把珺瑤那孩子給忘了,也不知道奶娘有沒有照看好她。哥,嫂子,你們先去吃吧,我去看看珺瑤就過來。”

    事情解決了,吳玉蓉才想起她跟吳玉書說了半天的話,不僅早飯沒吃,連午飯都錯過了。

    早上吳玉書揮退那些下人有說沒事不準任何人來打擾,這大半天也沒見奶娘帶珺瑤過來,吳玉蓉有些不放心,說完就匆匆離開。

    “你慢點,別摔著了。”

    吳夫人看吳玉蓉毛毛燥燥的樣子忙提醒她。她這個小姑子都當娘的人,卻一點也沒有當娘的樣子,還跟個孩子一樣。

    不過她們姑嫂處得很不錯,她挺喜歡吳玉蓉的性子,所以她任性拋下葉歡來投奔吳玉書時,她也盡心盡力地照顧著。

    “知道啦,嫂子,你們快去吧。等吃過後,我們就找唐狀師去。”

    吳玉蓉頭也不回,步子沒有慢下來,反而越走越快。她今兒本來答應閨女要帶她出去玩的,可是遇上這事兒就給忘了。

    現在她得趕緊過去,要不然閨女該生她氣了,閨女一生氣就老想著找爹。她才不要把給閨女給葉歡那個負心漢呢。

    “她這樣其實都是被你給慣的。”

    吳玉書笑言,吳玉蓉能一直保持著這樣的心性,他其實很欣慰,他不想他的妹妹和他一樣背負太多。

    不過也幸吳玉蓉能有吳夫人這樣的嫂子,否則她又如何能過得這般舒心。吳玉書口中雖這麽說,麵上卻全是笑意。

    吳夫人知道吳玉書慣吳玉蓉,也隻是笑著不說話。二人相攜往飯廳的方向走,時不時低語笑說兩句,好似剛才的糾結根本不存在。

    三人都沒有注意到掛在簷上那個一動不動的黑影,直至三人離開,黑影從屋簷上飄落,落定半晌後,黑影凝著三人離開的方向一個閃身就飄離了吳府。

    江子豐從黑影這邊意外得知這麽一樣驚天大秘,唇邊不由綻開一抹笑顏。他知有人向寧沉玉交了萬民書才在關鍵時刻救了江雲漪一命,就想知道那個壞他的人是誰,便讓黑影去查。

   &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