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大結局2(1/5)

作者:風間雲漪字數:0更新時間:

    就好似他們的相遇注定就是一場宿命,要不然世間這麽大,他們兄妹何以偏偏遇到了她,又何以知她就是當年的那個孩子。

    她現在總算能理解剛才吳玉書何以那般姿態,他們兄妹不僅虧欠雲家,更虧欠江雲漪。要是不能為他們正名,在以後漫漫下半生又怎能心安?

    “先靜觀其變吧,若是最後沒得更好的辦法,我必會麵見聖上,請聖上刀下留人。你不是已經派人去順天府打探情況麽?待人回來,先看看堂審的結果,我們再做打算。”

    吳玉書正是因此事而心焦,若是永帝沒有直接下旨,而是先通過堂審,待審出結果後再行定論,他也不會如此糾結。

    現今聖旨已下,實難更改。便是最後改了,他以後也不可能再為官。沒有一個皇帝會喜歡他這樣一個敢駁他顏麵的臣子。

    而他經此一事必會得罪很多人,官場不會再有他的立足之地。他必然也要早日做好打算,否則不但救不了雲家,也會害了自己,害了家人。

    吳家兄妹為雲家的案子愁白了頭發,聽到此事的吳夫人正提著菜籃子在市集那邊買菜。

    吳玉書雖是京官,但他們當初來京時不好帶太多的下人過來,所以初來京時,廚房和家裏的鎖事都是由吳夫人自己來。

    現在在京都呆了幾年卻也習慣大早上自個過來趕趕集,買買菜啥的。因與江雲漪相識,同她學了不少手藝,所以她現在也喜歡自己下廚為家人做飯。

    “哎,你們聽說了沒,這雲家犯大事了,不僅鋪子被查封,人也全數下了大獄,現在正押往順天府受審呢。”

    有百姓在來趕集的路上聽聞了雲家的事兒就在集上討論了起來。這大雪連下數月,近日天開始晴起來,雪也慢慢化了,集日自然也越來越熱鬧,一聽是雲家犯事,很快就吸引了一堆人過來。

    “這雲家到底犯啥事了?咋地會弄到被抄家,還要被砍頭哪。”

    聽到這事的百姓們都極為驚訝,以前沒咋覺得,但前不久的大雪災雲家免費為他們義診,又是施粥又是送藥,他們心中感念這世上還是好人多的同時,自是對雲家有一種特殊的感情。

    這會子聽到雲家出事,大家夥當然都豎起了耳朵聽起來,語氣中不乏關心之意,更有人一聽堂審馬上就開始了,直接放下手中的活兒就跑去聽審。

    “聽說是欺君,還有什麽謀逆啥的。總之可嚴重了!”

    有打聽到事由的人連忙說了句,但具體的他並不清,不過即使是普通的平民百姓也都明白欺君和謀逆有多嚴重。

    查抄家產和鋪子那都是輕的,滿門抄斬、人頭落地的都有可能。所以在場的百姓一聽多數被嚇住了。

    他們想不通昨兒還在為他們布施的雲家,怎麽一個轉眼就成謀逆的大奸大惡之人,很多百姓不能接受這樣的事實,麵麵相覷一番都決定去順天府問個清楚。

    “哎呀,還不止哪,聽說公主府也被查抄了,我們的永寧公主還要被處死。現在雅齋、藥膳館、百味藥粥坊那邊被好多官兵圍起來了!”

    有消息靈通的忙將聽到的事兒當著眾多人的麵兒傳播開來。如果說雲家被查抄,大多數百姓還能鎮定,但一聽連永寧公主都被抓起來,還要立馬處死,百姓們就不淡定了。

    “什麽,他們憑什麽處死我們的公主?”

    江雲漪自成為大周第一位民間公主之後很多人都把她的事兒寫成了話本子在茶樓酒樓傳唱,現在很多人不認識皇帝,卻大多數人都認識江雲漪。

    從她的人生經曆到她的創業經曆,再到她成為一國公主後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在大雪災之時對大周百姓施予援手。

    這事兒雖然還沒有話本子出來,但很多百姓早把這位民間公主的情記在了心上。此刻聽到皇帝要斬他們的公主,哪裏能受得了。

    “對,不能讓他們處死我們的公主!找他們要說法去,誰敢傷我們的公主就先從我們的屍體上踩過去!”

    幾個月的大雪連下不知凍死了多少人,若不是江雲漪命人送衣送藥送吃食,又哪有他們今日在這裏趕集說笑聽故事。

    他們對這位民間公主可要比對朝廷有感情得多,又怎麽會允許他們心目的活菩薩沒得到應有的嘉獎,反而要被處死。

    這話一出可謂一呼百應,來趕集的百姓也不趕集,直接將手頭的東西全放下來,跟著人群一起湧向順天府。

    後頭剛出門的百姓一聽此事,二話不說就跟了上來。然後百姓從隻有少數人,待到達順天府時已經有黑壓壓的一片。

    吳夫人也赫然在其中。她聽到這個事哪還有心情再買菜,從百姓口中多方打聽才聽得一些支言片語,但信息卻不是很全。

    心裏有些著急,抬眼見那押著雲家人的隊伍中有不少穿著宮中的太監服,忙摸了摸口袋,拿著一個錢袋子,可是她隻帶了買菜的錢,又摸了摸手腕,狠了狠心將手上的玉鐲子脫了下來。

    將玉鐲子一並裝進錢袋子裏,吳夫人擠出人群向那般太監走去,攔住一個落在最後的小太監,先拿出幾塊碎銀誘惑,小太監不買帳才將手中裝有玉鐲子的錢銀袋子一並給他。

    細細打聽今日所發生的事兒後,吳夫人已基本知道事情的經過。這小太監是那宣旨太監的徒弟,從他師傅那裏聽得不少內幕。稟著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的原則,將吳夫人想問的事一五一十全說了。

    此時順天府門前黑壓壓的跪了一大片的百姓,吳夫人看在眼中,咬了咬唇跑到一家初開業的布莊買了一整塊的素布,還在附近的書畫鋪子買了炭筆。

    與其跪在這裏等消息,還不如弄點實際行動還可能幫到江雲漪。她與雲家不熟,可江雲漪救過她,也救過吳玉蓉。說什麽她都不能看著江雲漪出事。

    說動百姓們寫萬民書上達天聽,以求寬大處理。百姓們聽聞這個萬民書可以上達天聽,自然跟著寫,他們不識字的可以按手印,認隻的就簽大名。

    吳夫人聽著越來越多的百姓按著她的意思做,心裏就鬆了一口氣,花了大半時辰收集到這份難能可貴的萬民書,吳夫人在想著如何把這萬民書送到永帝手中。

    思來想去,吳夫人還是利用了吳玉書的關係將萬民書連同一封書信一起送到了寧沉玉的手上。

    她知道寧沉玉曾經受過江雲漪的恩情,若收到萬民書和書信一定會幫江雲漪在永帝麵前美言。

    做完這些,吳夫人打發了一個人回家送信,便留在順天府這邊聽審。這個時侯吳玉書和吳玉蓉必然也收到消息,那她就在這裏聽審,如此便可以把聽來的消息第一時間告訴他們,以免他們擔心。

    一場堂審下來,雲家沒有馬上被定罪還贏得了喘息之機,讓吳夫人狠狠地鬆了一口氣。

    隨著人群一起散開,吳夫人被孫產婆給纏上,此人是她婆婆的熟人,曾經與她的婆婆並稱浣州最好的產婆。

    一個勁兒的問她吳玉書和吳玉蓉的情況,吳夫人隻能虛應著,孫產婆見她似有急事就住了嘴,最後又笑說了兩句兩人才各自分開。

    孫產婆有些訕訕,隨後就想起她此次來京是要去找沈老夫人的,忙問了沈府的地址。

    轉了半天找到沈府下了貼子,又等了大半時辰,孫產婆也沒見著沈老夫人。倒是見到了沈老夫人身邊的紅人沈嬤嬤。

    天生愛嘮嗑的孫產婆也不介意就先跟沈嬤嬤嘮上了,一開始沈嬤嬤隻是笑著虛應,然當她聽到吳玉書兄妹竟是當年為端木皇後接生的產婆留下的子女時,不由就變了臉色。

    吳玉書兄妹絕不能留著!本以為天衣無縫,沒想到會百密一疏,好在讓她得了這個消息。沈嬤嬤當下就做了決定。

    本以為天衣無縫,沒想到會百密一疏,好在讓她得了這個消息。沈嬤嬤當下就做了必須除掉吳氏兄妹的決定。

    心裏慶幸從孫產婆這邊得到這個重要消息,沈嬤嬤當下就笑了開眉眼,認真與孫產婆攀談了起來。

    “我記得孫產婆與吳產婆都是浣州最好的產婆,這不管哪戶人家要生孩子必定都會提前知會二位。這樣看來孫產婆與吳產婆這關係應當不錯吧。”

    同行是冤家,尤其是實力相當的同行那就是最大的冤家。孫嬤嬤這麽問不過是想知道這個孫產婆對吳產婆了解多少。

    她記得當年的吳產婆確實有一兒一女,大的不過十歲出頭,小的估計隻有七八歲。

    吳產婆死後,她曾經去找過那對兄妹,可惜人去樓空,她四處打探也沒打探到消息,之後便不了了之。

    沒想到十七年後這對兄妹竟然會出現在京都,還偏巧是在他們打擊雲家的關鍵時侯出現。

    這讓沈嬤嬤不由生出幾分不安來。即使這對兄妹當年不過是孩子,吳產婆也發過誓會死守那個秘密,可凡是都有意外,她不希望那個意外會出現在這裏。

    “沈嬤嬤真會開玩笑,這浣州誰不知道當年我與吳產婆那是死冤枉對頭。不過我不得不承認她的功夫確實不錯。”

    孫產婆嘮嗑起來就沒完沒了,嘮到最後卻有些惋惜自吳產婆死後她就難逢對手,總覺得相當寂寞。

    沈嬤嬤嘴角狠狠地抽了抽,知她初到京是想給自己和她兒子找事做,知他們沈府搬到了京都才求到沈老夫人這裏,就直接做了主為他們母子尋了個差事,便打發她走了。

    孫產婆得了差事知她在此叨擾太久不好,謝過沈嬤嬤便告辭離開了。不過知道吳氏兄妹也在京都就想去拜祭一下吳產婆。

    她和吳產婆雖說是冤家,倒也沒什麽激烈的口角。自吳產婆走後,她有幾次都想去拜祭她,可惜都不知道要去哪裏拜,隻好每年清明在家裏給她燒柱香。

    孫產婆一走,沈嬤嬤臉色就沉了下來,對於從孫產婆這裏得到的消息其實喜憂參半,想了想還是轉去院子裏找沈老夫人商量事兒。

    輕歎了一口氣,沈嬤嬤總覺得這個時侯對付起雲家來有些束手束腳,尤其是出現了個唐秉清,再來一個吳玉書,真是讓她萬分頭疼。

    “吳產婆家的那個小子在京都?這消息確定麽?”

    當年沈老夫人最不放心的人就是吳產婆。那個時侯她之所以留著方錦娘到現在,是因為她知道除了她之外,方錦娘是最恨雲家的人。

    但吳產婆不一樣,吳產婆知道的太多,當初又是為了銀子才幫她換孩子。而且吳產婆跟雲家沒有半點恩怨,若非急著用錢,也不會替她做事。

    所以她才會在事後想方設法把這個隱患除掉,可惜沒能把吳家的那兩個孩子一塊解決始終都是她的一塊心病。

    現在聽沈嬤嬤說吳家那小子竟然在京都出現,沈老夫人不由緊緊地皺起了眉頭。這算不算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今兒她要以為可以讓雲家死無葬身之地,可偏偏出現那麽一個意外,讓她的計劃停滯不前。

    她還沒找出更好的辦法去解決,吳家這個她尋了數年的大隱患卻在這個時侯突然冒了頭。這讓她如何不心憂!

    “孫產婆在順天府門口遇上了吳玉書的媳婦兒,這事應該錯不了。”

    跟孫產婆嘮嗑的時侯,沈嬤嬤才知吳玉書娶親的時侯回過浣州,吳玉蓉出嫁時也有回去。

    兩次都被孫產婆給碰見,所以孫產婆才會認出吳玉書的媳婦。但之後孫產婆也不知道吳氏兄妹的狀況。

    “吳氏兄妹一定知道什麽,否則他們怎麽可能帶著吳產婆的骨灰遠走他鄉。這兩個人絕對不能留!阿蘋,我不管你用什麽方法,一定要給我除掉他們。”

    沈老夫人本來就因為不能動唐秉清而耿耿於懷。方才午休時隻要一想到雲家還有翻身的可能她就怎麽也睡不著。

    現在不過多久,竟然又冒出一個比唐秉清還要危險的人物。緊緊地揣著拳頭,沈老夫人的臉色極為陰沉可怖。

    若是當年吳產婆在臨終前把她知道的一切告訴她的兩個孩子,並囑咐他們遠走避禍,那這一次死的將不是雲家,而是她沈家。

    偷龍轉鳳,混淆皇室血統,欺君罔上,陷害忠良,這一樁樁一條條,她沈家哪裏還有活路!

    “老夫人放心,待老奴查清他們的住處,定會想辦法解決他們。”

    沈嬤嬤雖說一聽吳氏兄妹在京都的事兒就決定替沈老夫人永除後患,但具體的事她還得具體安排。

    畢竟京都現在因為雲家和江雲漪的事兒處於敏感時期,一有什麽風吹草動就會引來各方關注,他們不管做什麽事都要處處謹慎小心,否則一個不小心就會功虧一簣。

    吳夫人離開順天府時並沒有馬上回家,她還去了一趟永寧公主府,隻可惜永帝公主府現在被圍了個水泄不通,她根本沒法進去。

    好在探的消息是江雲漪從處死改成了軟禁。心下微微鬆了一口氣,她知道定然是有人為江雲漪求情,才暫時保住了江雲漪的性命。

    不過也隻是暫時,她得回去跟吳玉書和吳玉蓉好好商量一下看看還有沒有別的法子能幫到江雲漪一二。

    她能幫到江雲漪的事兒實在有限,但總算能盡一份心力。隻是吳夫人怎麽也沒想到她再次轉回家的時侯竟然又遇上了那個孫產婆。

    微微皺了皺眉,吳夫人本想避開的,可惜避無可避又被這個吳產婆給再次纏上。心裏有些惱,卻不好發作。

    “哎呀,吳家娘子你別走啊。我正想去你家拜祭一下你婆婆,怎麽說當年我與你婆婆也是同行一場,我早就想去拜拜她了。”

    孫產婆以為吳夫人沒看見她忙奔了過來。她轉悠半天了,也沒有問到吳玉書的府上,不想一個轉眼就碰上吳夫人。

    這可真是緣份啊,她能在一天裏碰這吳夫人兩次絕對是天大的緣份!孫產婆想著不由笑開了眉眼。

    其實她想去看看吳產婆不過就是想跟吳玉書確認一下吳產婆當年是怎麽死的。她記得那一年吳產婆的身子還是非常健朗的,可誰想待她走親回來就聽說她人去了。

    “孫產婆不是我不歡迎你到我家,隻是我家近日很忙,恐怕招待不周,還請你見諒。”

    吳夫人有些頭疼,她實在有些怕這個孫產婆。她還記得她和吳玉書成親後特地回浣州拜祭她的公公,便遇上了她。

    要不是那個時侯吳玉書趕著上京趕考,這個孫產婆還不知要如何纏他們。她就搞不懂這世上怎麽就有孫產婆這麽愛嘮的人哪。

    “我就去看看你婆婆,然後跟你相公說兩句話就走,不會耽誤你們太長時間的。”

    孫產婆自然聽得出吳夫人口中的無奈和拒絕,可若不能去看看吳產婆,親口問問吳玉書有關吳產婆的事兒,她總有些過意不去。

    前幾次在浣州碰上吳玉書和吳玉蓉時,她就想問這個事,但那時他們在馬車上來去匆匆,她就沒找到機會。

    這一次好不容易碰上,她哪能再讓人給溜了。若再溜掉她還不知什麽時侯能再碰上呢。

    “要不我把我家的地址給你,你明日再過來吧。到時我定和相公好好招待你。”

    吳夫人無奈地歎氣,一般人聽她這麽講就應該明白她沒有想請人回去做客的意思,偏偏這個孫產婆不是一般人。

    說了地址給孫產婆,吳夫人麵色還算溫和。這個時侯吳玉書和吳玉蓉一定都在家等著她的消息,現在孫產婆到她家,他們肯定沒法交待。

    “那成吧,那我就明日再去叨擾。”

    孫產婆聽著吳夫人是真沒時間招待她,隻好問了地址待明兒再過去坐上一坐,到時侯她便可以好好跟吳家兄妹嘮嗑。

    吳夫人點頭應下,與孫產婆道別後就匆匆往家趕,並沒有注意到一直綴在她身後的尾巴。

    那尾巴一直跟著吳夫人到家門口,在吳夫人進門後抬頭望著吳家的牌匾擰眉許久,似沒想到吳家也是官家。

    在吳家附近轉了一圈之後,那尾巴本想飄進吳家再探探情況,可看了下天色,還是決定等晚些時侯再來。

    吳夫人一回到家先命廚房給她煮點稀粥,她這一大早出去到現在都過晌了還一口飯都沒吃呢。

    吳玉蓉聽聞吳玉書口中的驚天秘聞就一直愁眉不展,吳玉書沒能想到更好的辦法更是食不知味。

    這兩兄妹就在客廳那邊一直等著外頭的消息,知堂審沒能將雲家定罪,都齊齊鬆了一口氣,但二人的臉色依舊極差。

    雲家一天不能脫罪,兄妹二人一天都不能心安。廚房的飯菜已經熱過幾遍,兄妹二人卻一口都沒吃。

    “人是鐵,飯是鋼,你們就是再擔心江雲漪也不能不吃飯啊。我這都忙和一天了,也沒吃,一會我們還是一塊吃吧。”

    吳夫人洗瀨了一番轉去廚房看了看,才知道吳家兄妹竟然一整天都沒吃飯,語氣不免嗔怪。

    她又是讓百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