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零九章 母女相認(1/4)

作者:幽情妙善字數:0更新時間:

    第一百零九章  母女相認

    現身,誰,誰在後麵?小幽幽和大洋洋隨著慕容冥這莫名其妙的一問,紛紛扭頭,倒是要看看誰這麽大膽,大白天裝神弄鬼,還看戲?感情飛機上的幕後策劃者一直都在現場,納尼,他們怎麽沒發覺,好吧,他們太投入劇情了,又怎麽可能發現還有“導演”的存在,而且還是兩隻!

    “慕容總裁好眼力!”這時一位身材中等,西裝革履,麵目俊逸的中年男子牽著一位秀雅的女子從隔板處走了出來,他身旁的女子也是人到中年,人消消廋廋的,皮膚卻不是一般的白皙,看兩人的穿著也是上層人物,而且其中那位男子,慕容冥認識,他們有過幾次商業合作,不然對方也不會叫他慕容冥總裁。而他旁邊的女子應該是他的夫人吧,隻是為什麽一直低著頭,有什麽見不得人的麽。他跟他除了商業上的合作,似乎並沒有交惡,為何他要安排人搞那麽一出,還有他的人被送進了警-察局,他都不去保釋麽,反而一直跟著他們?聰明如慕容冥也很難理清這裏麵的頭緒,好看的眉頭不由得擰了擰。

    “北川先生好閑情!”典型的挖苦,也是一種責問,他不喜歡別人拿他和他小老婆以及大哥的生命開玩笑。聽到北川這個姓,大家不難知道這是個日本人,說道小日本,大家會不會有仇日心理呢?一定覺得小日本特別愛惹事吧,那麽北川是不是也是這麽一個人昵,他身邊的神秘女子又是誰呢?睜大眼睛看下文吧!

    “秀雅,看來命中注定你們母女要相認的!”北川一澤低下頭,溫聲對著身旁的夫人說道。

    “母女?”卓非揚抓住北川話裏的重點,不是吧,要不要這麽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呀?飛機上亂七八糟的事還沒平息心湖,這,這咋就又給他們投下一顆原子彈呢,考驗他們的心理素質也得給個緩衝時間呀!

    轟!心牆倒塌,母女?什麽意思,這位叔叔是說,她旁邊的女士是她的母親麽?她,她的母親!這,這怎麽可能,她的父母不是從小就拋棄她了麽,現在是怎樣,怎麽會突然出現在眼前,是來認她了嗎,還是。。。。。。一時難以接受,世界變得黑暗。

    “小乖!”慕容冥焦急的攬住她倒下的身軀。

    “幽幽!”對麵的女子也跟著急了,如護犢心切的虎媽媽一般,跑上前來,抬起頭,早已老淚縱橫。

    “哇!”看看眼前的女士,再看看慕容冥懷裏的小幽幽,媽呀,還真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好吧,她的媽媽似乎經曆了太多的滄桑,憔悴不堪。

    “我們找個地方細聊可以麽!”北川上前摟住站都站不怎麽住的夫人,他的夫人也是受了很多苦,如今終於找到女兒了,激動過度呀!之前看到自己的女兒那麽愛慕容冥,又有一個對他們很好的哥哥,慕容冥也是一舉一動,細致入微的守護著她的女兒,她淚眼蹣跚,想著在看他們一眼,就跟他回去,她這輩子的心願也算了卻了,因為她害怕她的女兒不認她,埋怨她,害怕自己的闖入會破壞女兒原本的生活。所以她想默默的看著她就好了,隻是慕容冥把他們揪了出來,有些事已經偏離了軌道,也許是她們母女的緣分未盡吧。

    機場某咖啡包廂。

    小幽幽被慕容冥掐了人中醒過來了,人也沉靜了不少,她的媽媽也平靜了許多,但還是在默默的流淚。但是該麵對的總是要麵對的。所以慕容冥、慕容幽、卓非揚三人坐一排,北川一澤和小幽幽的媽媽坐一排。

    “你是怎麽認出小乖的?”世界之大要找一個人好比大海撈針,他們從小有生長在國外,要找出他們很難。

    “慕容冥總裁還記得我們上次合作麽,在包間外,你的皮包不小心掉了,我替你撿了起來,也許是機緣吧,你的皮包是散開的,而裏麵鑲有一張你們一家的合照,看到幽幽的第一眼我就認出了,她就是秀雅的孩子,因為她們長得太像了,我很激動,我終於找到秀雅的孩子了,可是等我晃過神,你已經走遠,後來我一直在找你們,可是你的行蹤一直很隱秘,我找了一兩年都沒找到。後來我想起了你照片上的另一個男子,就是卓總,總覺得他很麵熟,後麵通過他才發現了你們,我們到的時候,你們正好出門,於是就撞上了!”北川一澤簡略概述,省略了艱難的過程,要不是幽冥王國的名頭大,他覺得就是他找到眼睛都黑了,也沒法挖出他們來。

    “ 她的孩子?”意思就是小幽幽另有父親!

    “慕容冥總裁,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敏感度!”北川一澤感慨,這人就是一人精,看來,有些傷痛不得不講,視線轉到那個叫秀雅的女子身上,該是在征詢她的同意吧,女子咬咬牙,點了頭,那段記憶真的不堪回首,可是如果可以換回女兒的原諒,再到油鍋裏炸一回,她也無悔。

    “過獎!”慕容冥謙卑的回敬。

    “是的,我不是幽幽的生父。他的生父是你們中國人。你們中國人重男輕女眾所周知,幽幽的生父就是其中之一,當年秀雅生下幽幽,就不招他們家族的待見,而秀雅因為生產大出血,失去了再孕育寶寶的能力,幽幽的生父家就更加排斥秀雅母女,他們母女兩在那個家裏度日如年。後來幽幽的生父在外麵找了別的女人,那個女人替他生了一個男孩,母憑子貴,小三要登堂入室。幽幽的生父要求離婚,秀雅當時身體病弱,無法撫養幽幽,就以男方好好撫養幽幽為前提,答應了離婚。秀雅被掃地出門,兩年後,秀雅回去領孩子,卻被告知孩子是個啞巴,他們家丟不起那個人,將孩子丟在大馬路上了。秀雅當場就昏倒了,後來就發了瘋滿世界的找孩子,風裏來雨裏去都在找她的孩子,她一直在自責,自責當年就是再苦在怎麽沒用也不該把自己的骨肉留給那麽一家沒人性的人家。就這樣,她像個瘋子一樣到處找她的孩子,看到別人手裏抱著孩子就說是她的女兒,一度被世人認為是瘋子,是精神病人,被送進了精神病醫院。那個精神病院剛好是我一個中國朋友開的,我和秀雅就在醫院裏相識的,她告訴我她不是精神病人,她在找她的女兒,求我幫幫她!聽了她淒慘的故事我動容了,我把她帶回日本調理身體,同時幫她尋找女兒,其實秀雅很文靜,很知書達理,她是你們中國典型的溫婉女人!她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