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零七章 卓非揚中槍(1/4)

作者:幽情妙善字數:0更新時間:

    第一百零七章  卓非揚中槍

    “傻瓜!”雖然頭上頂著一把冰冷的槍,慕容冥依然像個沒事人一樣,他的眼中永遠隻有他所在乎的人。抬起手,拂過慕容幽的額頭,幫她捋過一縷下垂的秀發,他很喜歡小乖的頭發,柔柔的、順順的,貼在手上滑滑的,聞起來有一種淡淡的清香,那是一種素雅型的香味,襯托著她美麗的容顏和典雅的氣質,她的小乖總是用她的一顆玲瓏心、一心一意的愛著他,你叫他怎不感動,怎麽憐惜,怎能不視之如命。他們的愛情小時候破折重重,飛機的失事,他用自己的身體替她擋下一片藍天;昏迷時,她用不吃不喝,表示著她永不棄他的決心;訓練場上,他總是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任務,隻為早點回去陪伴這個在門庭翹首以盼的可人兒;沙漠之行,她以死相逼,維護著永不拋棄、相依相偎的誓言;生命垂危之時,他亦用自己的鮮血,澆灌著他們忠貞的愛情之花。。。。。長大的過程,走出了部隊,他們的愛情變成了一種溫情脈脈的關懷,他東奔西跑,她在家默默的等待;她出門上學,他關懷備至,沉默寡言的他難得變成了喋喋不休的老媽子,囑咐著春暖秋寒,記得添衣減衫。她出事,他著急,他飆車,她擔憂,年紀不大,心智已熟,一點一滴裏記錄這他們愛的旅程。他多麽想就停留在這段溫馨寧靜的韶華時光,然而時事所逼,不得不打破恬淡的美夢,即使他放手了,對方是否願意善罷甘休,他不能容忍一絲的潛在危險,戰戰兢兢的過著生活,與其那樣,不如轟轟烈烈的幹一場,將所有的麻煩與恩怨解決,換得永久的和-平。

    “冥!”縱使有千言萬語,此刻都化成了深深的一句呼喚,她透過慕容冥琉璃般的眼眸,讀懂了他的緬懷,她心裏五味雜陳,小鬼作怪。一麵安慰自己得夫如此,婦複何求,她本就是個棄兒,能得他十幾年的垂青,還有什麽可以抱怨的,為他一跳,心甘情願。另一方麵,又帶著絲絲的不甘,她走了,誰來替她照顧他,他總是那般的沉默寡言。遇到苦與難,總是一個人默默的扛著,別人不知道他的辛酸,她怎會不知。你看不到他累得見床就倒的時候,你也看不到他站在落地窗前鬆垮的肩脊,你更看不到他沉重如山的那顆心。他不是神,他也會累、他也會生病,他也會沮喪,他隻是一個智商高人一籌,心思縝密的普通人。人人都是平等的,老頭給了他高的智商,帥氣的外表,必然也剝奪了他的快樂和自由,給予了他同等代價的使命與責任。所有的一切她都看在眼裏,記在心裏。

    “呦,演苦情戲呢,我知道你們愛戀情深,既然做出了選擇,那就行動吧!”

    我靠,他娘的,你不說話會死呀,大家看著這個不合群的黑道頭頭義憤填膺。好好的氣氛就給他惡心沒了。看到人家一對小青年,帶著濃濃的愛凝視,大家都被感染了,心中的恐懼悄無聲息的如一陣青煙,飄入外麵的藍天白雲裏,慢慢的,一股淡淡的悲愁渲染了他們心,帶動著他們的情緒,配偶在身邊的,都相向而視,記憶猶如倒帶的影碟,一張一張播放著他們愛情史,爛漫時,燦爛笑之,坎坷時,感慨視之。沒有伴侶在身邊的,則是穿透眼前一對戀人,到達大洋的彼岸,思念著心心念念的那個人。有孩子的則是緊緊的將自己的孩子納入自己的懷抱,能和心愛的那個人守候著他們愛的結晶,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沒有戀愛的小夥子、小姑娘們,則是暗暗的期許,希望自己也可以擁有他們一樣的愛情,無需刻骨銘心,隻需幸福相守。

    “你這人怎麽這麽無情,人家好好的幹嘛非要拆散人家?”

    “就是,人家的愛情人家自己懂就好了,你測試個毛呀測試?”

    “就是就是,惡人就喜歡棒打鴛鴦麽?”

    “你妹的,太沒同情心!”

    “沒道德!”

    “沒品!”

    “小夥子加油!”

    “姐姐,你真勇敢!”

    。。。。。。

    戲劇化的一幕出現鳥,諸多乘客最終還是被情緒牽著鼻子走了。也許一開始他們用冷漠給自己添加了一層外衣,   人都有不想惹麻煩上身的心裏,但是,人心亦是軟的,人性本善,他們隻是被這個社會一些不好的事例影響了。然而善的本質經過時間的衝刷,還是煥發了光彩,驅動著他們打抱不平的行動。

    “你們找死!”黑道頭頭沒想到一直冷眼旁觀的眾位乘客會鬧事,丫丫的,有些惶恐,怎麽說群眾的力量是可怕的,一人一口唾沫都可以把他淹死,怎麽辦呀怎麽辦?一個兩個不怕死還好應付,要是一群人不怕死,那就恐怖了,堪比敢死隊呀,誰惹得起。短粗的頭發裏已經有微不可見的細汗凝聚。可是任務沒完成,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