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零五章 留著體力 掃蟑螂!(1/5)

作者:幽情妙善字數:0更新時間:

    第一百零五章 留著體力 掃蟑螂

    “謔”滴一聲,慕容冥站了起來。引來在座的乘客的關注,隻一眼大家便被定格在了原位。

    媽呀,這是從哪裏走出來的魔煞呀,為毛大家都有一種他被殺了全家一般的感覺。緊繃的麵容,淩厲而幽深的火眸,衣袖底下無聲緊拽的拳頭,他應該在刻意的壓製吧,不然鐵定是“卡!卡!卡!卡!”作響的。是的,慕容冥在掃視,掃視在場的每一個人,他倒是要看看是哪個吃了雄心豹子膽,竟敢在太歲頭上動土。還用這麽無恥的手段,用女人來威脅他,這是他最不齒的行為。冤有頭,債有主。有什麽事,是個男人就該找他,而不是他的女人。所以,竟然做了傷害他女人的事,就得做好被他千刀萬剮的準備。要是小乖少了一片指甲,他就要他少掉十個手指,要是小乖少了一根頭發,他就要他掉下一顆腦袋。總之,傷她者,十倍還之,害她者,以死報之。

    “小冥,怎麽了?”被他們夫妻接二連三的殺伐,卓非揚著實嚇得不輕。要是別人,他雖善良,也不至於這麽緊張,可是遇上自己人就不一樣了。現在慕容冥整個人還被危險的氣息包圍著,一種恐慌席上心頭,他也似乎感覺到真正的暴風雨來臨了,不是他們夫妻之間的玩笑,是敵我的較量。

    “小乖出事了!”冰涼的肯定,不是揣測。眼底的寒潭深不見底,蓄勢著他滿腔的怒火,等待薄發,但是他不能,他需要冷靜,他的性子也決定了他泰山崩於前而色不改。

    “什麽?幽幽?呀,是呀,怎麽去個廁所去了半天也不見回來,快,去廁所看看!”卓非揚著急了,騰地站起來,哎呀,又被反彈了回去,來了個四腳八叉,額,哪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呀,他忘記解安全帶了。囧!“啪”的解開安全帶,一個鯉魚打挺,幹淨利落的站了起來,軍人之姿再現,引來一陣唏噓,這,這身手,不是一個練家子就怪了。

    “走呀,還愣在這幹嗎?”繞過座位,卓非揚對著杵在原地一直不動的慕容冥氣急敗壞道,都什麽時候了,還在這裏給我擺酷,人命關天哪,那人還是他的心頭肉,奇了怪了,怎麽不見他著急呀,平時一有點事,就火燒眉毛般殺了過去,猶記得上次小幽幽在學校出事,他是怎麽不要命的的一路飆車過去。現在是怎樣,鬧個脾氣,就不管她死活了?不像呀,小冥冥不是那種不理智的人呢?那究竟是怎麽回事呀!搖搖頭,不懂!拽半天,沒動!丫丫的,真是急死我了!

    “沒必要了!等!”慕容冥不但沒動,反而消散了慍怒,安然入座,翹起二郎腿,靜待某些人的到來。

    “小冥!”卓非揚恨恨的喊了他一句,算了,他不緊張,我緊張,我自己去找,這麽被動的等帶,還不如主動出擊。然而他還沒邁出半步。。。。。。

    “啪!啪!啪!”隨著掌聲,幾個穿著黑色西裝類似於黑道中間人物的男子從廁所那個方向走了出來。

    “慕容少爺,夠淡定!”帶頭的是一個30幾歲的成熟男子帶著渾厚的男性聲音不隻是在誇獎還是在諷刺。

    “開條件吧!”慕容冥捋著修長的手指,頭也不抬,即使坐著也沒有矮半截的壓倒性氣勢。就像一個帝王,典雅,高貴,威嚴氣派。怎麽看,都不像自己的女人被綁架了的樣子,讓對方有一種錯覺,倒像是自己是砧板上的肉,任由慕容冥魚肉。

    “爽快!不知尊夫人值多少錢呢?”站著的男子無視站在慕容冥旁邊,就像一隻要噴火的恐龍的卓非揚,卓非揚此刻真的很想揪著對方的衣領,質問他把小幽幽怎麽了,可是縱使他和慕容冥以一敵十,也得考慮到在座的無辜乘客,而且他們既然混得上飛機,必然有準備,不然怎麽可能在他們眼皮底下將人劫走,也許身上還有槍支彈藥,那開起火來,很可能就是同歸於盡了,畢竟這是在高空,而不是陸地,飛機要是動蕩了那誰也別想活了。小冥冥的前“計機之鑒”可是擺在那呀。還有就是,小冥冥現在這麽淡定的坐在這裏,一定是相好辦法了,在自己還沒有明白之前,還是什麽也別做了吧,免得幫起了倒忙,那就不好了,咱要相信,小冥冥的智力加武力。但是手腳不能動,眼睛可以動嘛,誰規定我不能用眼神秒殺他們的,哼!

    “夫人,我不記得我有過夫人!”慕容冥淡淡的回他。

    嘎,這回是全場震驚了!包括那些被這些黑道頭頭嚇得屁股尿流當鴕鳥的人都不淡定了。這孩子蝦米意思,感情,這些黑道頭頭抓錯人了,那個女孩壓根跟人家帥鍋沒有半毛錢關係,那還要挾個毛呀。黑道頭頭則是有些被繞暈了,剛才還叫他開價的,怎麽一轉眼就說他沒夫人,這是怎嘛一回事,這人腦子有病麽?

    “小冥!”這回首先暴-動的是卓非揚了,他怎麽可以這樣,怎麽可以不承認小幽幽呢?怎麽沒有夫人,是誰7歲定終身,是誰前幾天還向人家小幽幽求婚的,是誰剛剛還殺氣騰騰的,怎麽轉眼間就變得這麽涼薄了呢,他,他這是怎麽了。吃錯藥了?還是鬼魂附身了?不,這不是他認識的小冥冥,他的小冥冥不會這麽無情,不會這麽膽小,不會置小幽幽於危險而不顧的。天哪,誰能告訴我那個視小幽幽如生命的慕容冥去哪了?卓非揚惱怒了,恨不得一把拍死現在這個沒心沒肺的慕容冥。

    “我本來就沒夫人!”某人繼續麵不改色的說道。那些人被他這麽肯定的回答動搖了,該不會自己真的認錯人了吧,不會呀,他們是照著照片抓人的呀,在機場他也看到他們三個是一起的呀,雖然聽不清他們講話,可是他們明明就是在一起的。苦惱了好一會兒,他媽的,他一定是在騙他們,他們幹這一行就沒錯過。不行,得找回氣場,哼,慕容冥,既然你不承認,我就叫你不見棺材不掉淚。

    “來人,把人帶出來!”呀,這儼然就是公堂審犯人麽。不消一會,小幽幽的手被兩個男人背到後麵架了出來。眼睛了蓄滿了晶瑩的淚水,這並不是被抓了的委屈,也不是手被背到後麵疼痛所致,而是慕容冥的話,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她就在拐彎處,慕容冥的每一個字都被她聽在耳朵裏,更是擊打在心上。冥哥哥,我錯了,我下回一定再也不自作主張了,嗚嗚,你不要不認我,不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