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0章 幸福很簡單(1/4)

作者:顧西爵字數:0更新時間:

    國慶節過後,江安瀾將公司喬遷到了江濘市。北京的三層辦公樓轉租掉了兩層,隻留了一層作為在京的子公司。趙子傑對此非常讚同,他以後再也不用家裏北京兩邊跑了,更加不必頭疼三天兩頭找不到領導了。

    喬遷完後,一夥人吃飯,李翱點完菜就問老板:“大嫂還不來嗎?”

    在用手機瀏覽新聞的江安瀾隻是嗯了聲。

    旁邊一名新進的海歸女職員跟趙子傑說:“副總,我為了投奔你,從上海跑到北京,現在又轉到了江濘,以後在這兒的吃住,您可都包的吧?”

    “當然。”趙子傑很大方,順便誇了幾句這位跟他在海外做過幾年同學的舊交,最主要是讓表哥知道他招人沒有徇私。

    女職員語笑嫣然地對眾人說:“以後我哪裏做得不好,大家可要給我指出來,知錯而改才能進步。”然後又轉向老板說,“聽說老板結婚了?老板娘做什麽的?”

    江安瀾這時抬頭了,冷淡道:“進我公司第一點要記住的,少說話,多做事。”

    姚遠到的時候,餐桌上的冷盤剛上,她推開門就微笑著賠禮道歉:“不好意思,學校開會開到現在,遲到了。”姚遠這天穿著一件白色雪紡的上衣,配著紅色的高腰裙,頭發簡單地在後麵編了麻花,顯得特別秀美端莊。

    江安瀾朝她招了下手,姚遠乖乖地過去坐到了他旁邊的空位上,低頭小聲說:“人這麽多啊?”剛剛粗略一看,起碼有十三四號人,之前兩人短信聊時,他還說沒多少人。

    “嗯,餓了嗎?”江安瀾先給她倒了杯溫茶。

    姚遠一口飲盡,繼續輕聲道:“又渴又餓,今天開批評大會了,係主任在上麵說,下麵都沒人敢說話,我茶喝光了,都不敢去倒。”說著,她偷偷吐了下舌頭。

    江安瀾瞟了她一眼,“沒出息。”

    姚遠輕笑,“你以為誰都像你那樣狂妄啊。”

    兩人沒能“恩愛”多久,有人跟姚遠打招呼:“老板娘好。”

    姚遠汗,“你們好。別叫我老板娘了吧,怪不適應的。”

    之前那位女職員客氣道:“老板夫人長得真漂亮。”

    姚遠笑著點頭,“漂亮可以有!”

    大概是沒想到她那麽“直接”,不光女職員,其他人都不禁靜默了一秒。

    這不能怪姚遠,中國人的傳統美德她是最遵守的。但每次逛街買衣服,都被誇長得好、身材好、穿什麽都好看,她謙虛得筋疲力盡。姚欣然有一回終於看不過去,說:“以後誰誇你,你就直接點頭接受。”

    所以……

    姚遠摸了下耳朵,結果旁邊江安瀾還補充道:“眾所周知的事實,用得著多說嗎?”

    眾員工紛紛表示,終於見識到老板“人性”的一麵了,多麽的疼老婆啊。

    隻有姚遠知道,這人啊,是挺煩人家誇她外表的,用他的話來說就是“膚淺”。但姚遠就不明白了,她以前問他到底喜歡自己什麽,他不是也說外表的嗎?這問題在多年後被他們家兩歲的俊俏小帥哥口齒不清地提及:“爸爸,媽媽說你娶她是因為她美美的。”

    江安瀾教育兒子:“你媽笨,你不能跟著她一塊兒笨,你爹我是透過本質看的現象,懂嗎?”

    小笨兒子不懂,坐邊上的媽媽卻懂了,鬱悶了,“兩位高人……我們現在是在外麵吃飯,請給我留點麵子,謝謝。”

    這又是後話啦。

    而關於“美色”的問題,兩人之間的典故一直很多。

    比如那天晚飯後兩人回家,姚遠隨口對開車的人說:“安瀾,你公司裏美女帥哥挺多的嘛。”

    “有我秀色可餐嗎?”

    “……”

    而到家後,他就讓她“飽餐”了一頓。在他麵前,果然言多必失……身啊。

    再有,某天晚上滾完床單,姚遠覺得渴,但又不想起來,翻來覆去,旁邊的人道:“再動吃了你。”

    姚遠立刻不動了,“話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