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9章 別開生麵的婚禮(1/5)

作者:顧西爵字數:0更新時間:

    婚禮倒計時第三天,要當伴娘的姚欣然飛了過來。

    這天試禮服,姚遠站在矮凳上,設計師圍著她做最後的調整。

    南天朱色蘇繡的廣袖上衣,袖口鑲著金線,絲絲蔓蔓地纏成攢枝千葉海棠紋,下身配以同色的軟煙羅裙,後拖一襲曳地大氅,大氅上以暗金線繡著一隻栩栩如生的鳳凰。設計師還很符合當今潮流地將大紅蓋頭改成了石榴紅蟬翼麵紗,以精美的頭冠固定在頭發上,華麗優雅。時光仿佛回到千年前的繁華盛唐。

    江安瀾在一旁試穿他的那套中式禮服,禮服的式樣倒不複雜,黑紅色暗龍紋直襟長袍,衣服垂感極好,腰間束著四指寬的純黑色玉帶,還很風雅地掛上了塊玉佩,猶如一身貴氣的皇家子弟。

    前來圍觀的姚欣然表示,真是要閃瞎她的鈦合金眼了,“我就說嘛,中國人就應該穿中式服飾,這韻味,嘖嘖,真是刻畫入微、入木三分。”

    但畢竟一套禮服是不夠的,所以江安瀾另外還訂了新娘的婚紗、晚禮服和他的兩套西裝,都已在前天送達了設計師的店裏,他們今天都要試穿下,如果不合適,還可以讓設計師修改。姚遠在換婚紗的時候忍不住感慨,“結婚好麻煩,一天要換那麽多套衣服,為什麽不能隻穿一套呢?”

    靠在帷幕旁等待的貴公子說:“三套禮服中的三是吉利數,三星在天,可以嫁娶矣。”

    “我怎麽覺得你是在忽悠我呢?”姚遠有點不信。

    設計師微笑道:“兩套,三套,四套都有人穿的,五少大概喜歡‘三’這數字吧?新娘子就配合下吧。”

    “嗯。”江安瀾目光波動,“三生有幸,能遇佳人。”

    姚欣然哀號,“刺激沒對象的人是吧?!”

    帷幕後麵的姚遠也幹咳了兩聲。

    姚遠換好婚紗出來,這一套西式婚紗比之前的中式那套要簡潔得多,白色鏤空蘭花曳地婚紗、白色麵紗、蕾絲手套,大方素雅。

    姚欣然道:“好吧,果然天生麗質難自棄,穿什麽都搶眼。”

    設計師點頭道:“新娘子出挑,新郎選衣服的眼光也不差,王薇薇的婚紗還是不錯的。”

    之後的紫色晚禮服,姚遠一上身就被設計師誇道:“典雅。”

    新郎淡淡地說:“我選的人,當然。”

    “……”

    姚欣然忽然想到什麽,“話說,你們婚紗照還沒拍吧?什麽時候拍?”

    江安瀾看著新娘,“蜜月時,我拍。”

    “咳咳!”新娘子又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

    最後姚遠要將衣服換下來的時候,設計師帶姚欣然去外麵品茶了,江安瀾走進帷幕後方,讓兩名助手出去,他來就行。兩小姑娘嬌羞地走了,姚遠回身看到他,微微愣了下,江安瀾走到她身後,“累嗎?”

    “呃,還行。”

    他雙手搭放在她腰上,低頭吻了吻她露出的白皙頸背,“小遠。”

    “嗯?”

    “謝謝你願意嫁給我。”

    突然這樣煽情,姚遠有點hold不住,“怎麽了?”

    “我很高興。”

    “既然這樣……那你就別咬我的……脖子了……吧?”

    江安瀾略帶同情地看著姚遠,隨後低低地呻吟了一聲,“真想吃了你。”

    姚遠一抖,悶聲道:“禽獸。”

    不管姚遠如何恐懼抗拒,婚禮這天還是如約而來了。

    6月24號,宜嫁娶,宜行房。後來姚遠回想起24號、25號這兩天,都有種驚魂未定之感。

    24號那天,某王府的正殿裏,所有賓客分列兩旁,微笑地看著新人進場。外麵的陽光照進大殿,細小的微塵在空氣裏飛舞著,給這年代久遠的殿堂增添了幾分朦朦朧朧的溫情。有一束光灑落在新娘的中式禮服上,那鳳凰如血似火般閃耀,幾欲展翅而飛。他們站在大殿的最前列,在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的宣讀聲中,拜了天地,拜了高堂,最後夫妻對拜。

    禮成後,所有人都鼓掌,有幾位老人還說,這一場婚禮,很好,讓他們想起了半個世紀之前的歲月。這些人,都是江老爺子的戰友,戰場上走過來的人,妻離子散的不少,20世紀四五十年代,那會兒他們結婚的時候,雖然沒有這樣的排場,但那紅桌紅燭卻是相似的。

    近兩個小時的儀式完了之後,所有人坐車轉去了最近的五星級酒店。

    姚遠記得後來就是敬酒、敬酒、敬酒,以及新郎好帥。那件中式禮服貼身的設計配合他略消瘦的高挑身材,在那金碧輝煌的酒店宴客廳裏,襯得他越發豐神俊朗。

    姚遠終於醍醐灌頂般地意識到自己真的嫁給了江安瀾,哦,不,應該是秦安瀾。

    不管什麽安瀾,反正,她確實是嫁給了他。

    三帝王綜合體,噗。

    “笑什麽?”新郎問。

    “沒,沒。”姚遠舉起酒杯對他說,“師兄,小女子三生有幸能與你共結連理。”

    新郎握拳放嘴邊,也咳了一聲。

    伴郎江安呈拎了一瓶白酒和一瓶紅酒過來,剛好看到這場麵,不由笑道:“新娘子估計有點醉了。”他將兩位新人空了的酒杯重新斟滿,姚遠抿了一口,“白糖水?”

    “順便補充體力。”江安呈說著,將那瓶葡萄酒遞給一旁的伴娘姚欣然。

    “可樂?”姚欣然問。

    “可樂對身體不好,所以這瓶還是葡萄酒。”江安呈答。

    “暈倒,那我寧願身體不好,也不要喝醉啊。”

    四人繼續一桌桌敬過去,等到最後江家人那一桌時,姚欣然已經醉了,江安呈不得不將她扶到旁邊的空位上去休息。

    江安瀾拿起桌上的一瓶紅酒,滿滿地倒了一杯,姚遠也倒了一杯,兩人一起向老爺子舉杯,一飲而盡。

    江老先生也喝了手上的酒,欣慰地看著麵前的小兩口,自己最擔心的孫子結婚了,還是跟他們江家有點淵源的女孩子,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因果輪回,冥冥中自有天注定,也好,也好。

    “爺爺老了,從來不奢想你們這些小輩幹出多少事業,混出多大名聲,隻要你們好好的。以後多回家來,多看看我們。最好來年能讓我跟你們奶奶抱上曾孫,我們就心滿意足了。”

    江安瀾笑笑,“嗯。”

    姚遠有些醉意地附和著點頭,“我一直想生一男一女,好事成雙,‘造’嗎?”

    “哈哈哈,好,好事成雙,好!”江老爺子開心地大笑。

    江安瀾摟著靠在他肩膀上醉得要打盹了的新娘子,對這桌上所有的家人敬了一杯酒,包括自己的父親。他敬完後,對爺爺說:“我帶她去上麵休息半小時再下來。”

    “好好。”江老爺子連連點頭。

    江安瀾帶著姚遠走開時,江文華看著兒子的背影在心裏歎了一聲,秦鈺,我們的孩子,可比我們都要厲害啊。

    一沾到酒店套房裏的大床,姚遠就睡著了。

    不多時有人來敲門,江安瀾剛將夫人的睡姿調整好,一邊解領帶一邊去應門,開門看到外麵站著的江文瀚時,不由停下了手裏的動作,“小叔。”

    江文瀚含笑溫和地說:“恭喜你,小五。”

    “謝謝。”

    “我剛飛回來,沒趕上你們婚禮的吉時,這份禮物還是要給你們的,祝你們白頭偕老。”江文瀚將手上的盒子遞過去,江安瀾接過。他知道前段時間小叔離京是特意為之,今天“遲到”想必也是。

    “其他沒事了,我下去跟你爺爺聊聊。”

    “好。”關門前,江安瀾說了一句,“小叔,以後姚家的事你不用再掛心。我們江家欠她的,我會還,但這跟我喜歡她、我娶她,沒有關係。”<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