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8章 以後我歸你管(1/5)

作者:顧西爵字數:0更新時間:

    美好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姚遠在新學期開始前的這段時間跟江安瀾聚多離少地過了一段暖心的小日子。

    而開學的頭一天,時隔多年重新拿起駕照的江安瀾開車送她去學校。校園裏人來人往,江安瀾開著趙子傑的跑車,為避免擦到行人,車子開得很慢,雖是黑色的普通款,但兩門的到底搶眼,姚遠坐裏麵就挺不自在的,要是被自己的學生看到多不好意思啊,她下意識地就將身子往下滑一些,再低一些。

    旁邊戴著墨鏡的帥哥偏頭看她,“跟我在一起很丟臉嗎?”

    姚姑娘坦白:“不敢。”

    “那就坐正了。”

    “師兄,你把墨鏡借我戴吧。”姚遠頭發又長到了肩上,她在後麵紮了一束馬尾,露出耐看的五官。她說話的時候帶著笑,一言一語很能打動人,但江安瀾不為所動地抓住了她伸過來要摘他墨鏡的手,“男士的,你戴不合適。”

    能遮臉就行了呀,“真小氣。”

    江安瀾似笑非笑地說:“你第一天認識我嗎?我本來就很小氣。”

    對於自己的缺點如此供認不諱的人,姚遠也實在無計可施了。好在到辦公樓下時,附近沒有多少人。她下了車,江安瀾也跟著下來,轉過來望向疑惑的她,解惑道:“陪你上去吧?”

    “不用那麽客氣吧?”

    “這麽見外?”

    “哪能啊?”

    “那就走吧。”

    那天,姚遠的同事們都見到了傳說中姚老師那位很帥很酷的未婚夫,驚豔之後,大夥兒紛紛表示了祝賀。江安瀾微笑道謝。

    姚遠送江安瀾走出辦公室後,忍不住對他感歎道:“你今天態度真好。”

    “我一向尊師重道。”

    “你?”

    男人臉色平靜,“姚老師,你再笑,別怪我欺師。”欺師即“欺負姚老師”的縮寫。姚遠懂了,閉嘴了。

    江安瀾挺可惜地抿了下嘴巴,說:“再陪我去見一位老師吧?”

    江安瀾帶她去見的老師是經濟學係的學科帶頭人。雖然是同所學校裏的教師,但姚遠跟他們級別差很大,所以也不熟悉,估計對方都不認識她這號小小選修課老師。

    果然老教授在見到江安瀾時,高興地喚了聲“小五”,看到姚遠的時候,說終於帶女朋友過來了,很漂亮啊,哈哈哈。

    江安瀾說:“再過一年,帶孩子來。”

    老教授滿意地點頭,姚遠欲哭無淚。從老教授的辦公間裏出來,姚遠就問:“賀老師不會是你家親戚吧?”叫小五什麽的……

    “不是。”江安瀾說,“他跟子傑的父親是老友,曾經想要介紹他女兒給我,我婉拒了,我說我心裏有人了。”

    一句信息量很大的話,讓姚遠聽得是心虛不已,小聲說:“謝謝您的抬愛。”

    江安瀾道:“不客氣。”

    這人,嘴上還真是一點虧都不肯吃。

    但是,他行為上卻是處處遷就著她。因為她,他把大部分工作都帶到了江濘來做,也在這兒買了房子,裝修親力親為。他不會多說這些,但姚遠清楚,並且感動著他的付出。

    姚遠望著江安瀾的側臉,本來冷峻的臉被陽光照著,顯得十分柔和,她伸出手牽住了他的手,江安瀾目不斜視,淺淺地笑了。

    時光在相纏的指縫間流逝,沒有比一段兩情相悅的感情更能溫柔彼此的歲月。而愛情發展下去就是婚姻,都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這話對於江安瀾來說,就是狗屁,誰不想結婚誰就一輩子孤獨。

    他可一點都不想孤獨。

    再次兩地分隔,在北京的江安瀾看著公司外麵入冬的景致,深深地皺了眉頭。

    “媽的。”

    剛推門進來的趙子傑聽到這罵聲又默默地退了出去,逮到經過的同事甲說:“你把這份文件拿進去,thanks。”

    同事甲苦著臉說:“副總,這兩天boss的心情都不是很晴朗,你就別害我了,我上有老下有小,家裏還有個吃貨老婆,要是丟了工作……”

    趙子傑罵了聲“shit”,抓回文件啼笑皆非地說:“你可真成啊,走吧走吧。”

    同事甲迅速閃了人。趙子傑隻得硬著頭皮再次進入低氣壓中心,臉上倒還算淡定,“安瀾,這份東西你過目下……我放你辦公桌上了。”

    江安瀾回頭看了眼,“李翱呢?”

    “財務部有個員工開刀住院,他代表公司去探望了。”

    江安瀾嗯了聲,走回辦公桌前,翻看趙子傑拿進來的文件,才看了兩秒就扔回了桌上,直直地看向前麵的趙子傑,“你是洋墨水喝多了,腦子不靈光了吧?這種事情自己都拿不定主意了?”

    趙子傑心裏叫苦不迭,果然又撞槍口了。

    “表哥這種危險狠毒的終極boss應該跟表嫂終身綁定才行,單獨放出來太恐怖了,動不動就屠殺無辜。”近來也開始跟著李翱玩《盛世》的趙子傑苦中作樂地想。

    姚遠洗完澡後,開了電腦,天氣一冷,她就又習慣性地裹了被子盤腿坐著。江安瀾在的時候會說她這樣坐著對腿部血液循環不好,她多次說明“我腳麻了會放下來的”都被無情地駁回,隻能乖乖地端正坐姿。而此時管家不在,她又故態複萌。

    她一上QQ就看到江安瀾在線,確切地說是顯示“Q我吧”的狀態。

    姚遠忍俊不禁地發過去:“師兄,你不會在等我吧?”

    君臨天下:“[自動回複]是。”

    不是隻有離開、忙碌、請勿打擾時才有自動回複嗎?這位英雄莫非又開掛了嗎?“大神,你在逗我玩吧?”

    君臨天下:“[自動回複]是。”

    姚遠沉思片刻,破釜沉舟地發過去:“你是豬。”

    君臨天下:“嗬,中傷、誹謗,罪名成立,到我這邊來服役吧。”

    姚遠笑出來:“你上次是不是也是這麽玩的?”手動“自動回複”什麽的。

    君臨天下:“不是。上次我把其他人都拉黑了。”

    姚遠:“……”

    君臨天下:“今天是什麽日子知道嗎?”

    姚遠苦苦思索一番,她上次無意看到他身份證,他生日是5月15號來著,而今天也不是什麽法定節假日。

    姚遠:“什麽?”

    君臨天下:“算了,上遊戲吧。”

    然後兩人雙雙上了遊戲。

    這天一上去,他們就被天下幫和百花堂的人重重圍住了,紛紛要求他們爆料私生活,君臨老大平時喜歡做什麽?若姐姐什麽時候生孩子?

    “生孩子?”姚遠震驚了,不就是有段時間沒上來嘛,怎麽她都有點跟不上這劇情的發展了?

    然後姚遠被天下幫的寶貝乖告知了:“嫂子,今天是您跟幫主大人結婚一周年紀念日啊。”

    原來他們在遊戲裏已經結婚滿一周年了。

    而剛巧今天遊戲裏更新了一項功能,即已婚角色可“生成”孩子,說是孩子,其實就是寵物,不過是人形的。

    上遊戲後,她跟江安瀾換成了語音聊天,他在那邊抿了口茶,問:“要生孩子嗎?”

    “是生成。”

    “一樣。”

    哪裏一樣了?很明顯的一種現實跟遊戲的落差,姚遠沉吟:“別生成了吧,你又不喜歡小孩。”每次跟他出去,逛街也好,吃飯也好,但凡有小孩子在旁邊吵吵嚷嚷,他就皺眉頭。

    “跟你生的我會喜歡。”

    “是生成。”

    “一樣。”

    好吧,進入了死胡同,姚遠決定沉默是金了。

    然後下一秒看到他一向空白的QQ簽名上多出了一句話:我們結婚生孩子吧。

    不是都結婚一周年了嗎?

    至於“生成”孩子,最終江安瀾說“算了,沒勁”,於是就沒弄。不過江安瀾那句QQ簽名卻一直沒改掉,姚遠就不懂了,直到進入這年隆冬,新年的鍾聲敲響,姚遠才明白了那句QQ簽名的真正含義。

    除夕那晚,江安瀾在北京吃完年夜飯後,飛到了江濘市。當時這邊在下小雪,他穿著一件高領深棕色毛衣,外麵披著一款Gianfranco Ferre的深藍色呢大衣,撐著一把黑傘站在她家樓下,然後打電話叫她下來。

    姚遠也剛從鄉下吃完年夜飯回來,淩晨時分接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