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7章 大神努力刷下限(1/5)

作者:顧西爵字數:0更新時間:

    晚上去見江安瀾小姨的時候,姚遠還是糾結了下穿什麽。江安瀾坐在床邊,開著電腦看東西,這人已經完全不把自己當外人了。而姚遠選了半天,還是決定穿褲子,不穿裙子。江安瀾頭也沒抬,就說:“其實你穿什麽都好看。”

    姚遠一笑,“謝謝你這麽看得起我。”她拿了短袖的格子襯衫和牛仔褲要進洗手間換,江安瀾抬了抬頭,說:“你在這兒換吧,我不看。”

    “我有點不信你。”

    江安瀾看著屏幕一笑,沒說什麽。

    姚遠從洗手間換好出來,他已經合上了電腦,看著她說:“為夫與有榮焉。”

    姚遠忍不住堵他,“其實,比好看,你還是更勝一籌的……”

    江安瀾朝她招手,“你過來。”

    “幹嗎?”

    “我又不會將你吃了。”

    到底臉皮還是不夠厚,姚遠訕訕然道:“有旁人在的時候你可別這麽亂說話。”她的心髒可沒他強悍。

    “這點夫人大可放心。”山不來就我,我就山。江安瀾已經自行下床走到她麵前,“我的表演費很高,隻有你買得起賬。”

    要說江安瀾這人寡情吧,確實是,他不近人情、不給麵子那都是司空見慣的,但另一方麵他又是深情的,他把他不多的感情全部投注在了一個人身上,完完整整。

    晚上,在趙子傑家中,姚遠見到了她高中的英語老師,沒錯,就是趙子傑的媽媽秦玥秦老師。當年姚遠還是英語課代表呢。

    人活得久了,還真是什麽事都能遇上。姚遠心裏唏噓不已。

    秦玥也挺意外的,在玄關處就上下打量起了姚遠,“你是姚遠吧?”

    “是,秦老師您好。”秦玥還沒到五十,天生皮膚好,穿著又大方,姚遠高中的時候就覺得她有種母儀天下的感覺。

    秦玥帶著笑給他們拿了拖鞋換,“真是有緣了。安瀾,姚遠這孩子可是我教過的學生裏最中意的了,你倒好,把她追來當女朋友了。”

    江安瀾意外之後,隻輕描淡寫地說了句:“我眼光高,挑來挑去就隻有她能入眼。”

    秦玥哈哈大笑,站在母親身後的趙子傑更是好奇地盯著姚遠看,第一次這麽近距離地看到表哥的心上人,當她視線朝他望過來時,他舉手“嘿”了聲,然後朝表哥豎了下大拇指。

    江安瀾看了他一眼,趙子傑笑了下,就放下了手。一夥人到了客廳入座,姚遠本來就是溫和大方、神經大條,偶爾還會賣萌的人。雖然眼下情況有點複雜,但也沒有特別尷尬,就是她細細想來,覺得跟他之間的聯係,還真是千絲萬縷,剪不斷,理還亂。

    桌上有茶水、瓜子,秦玥招呼他們:“都是自家人,自便好了,姚遠,別拘束。”

    “好的……秦老師。”

    江安瀾看了她一眼,眼中有笑意,但他沒說什麽。不過秦玥倒是撲哧一下笑了出來,“我就說你這孩子我最中意吧。好了,小遠,以後你就跟安瀾一樣,叫我小姨就行了。”

    這發展得未免太快了點吧?無奈,姚遠一貫尊師重道,隻能答應說:“是。”

    後來秦玥聽說姚遠如今在大學裏教書,又是連連誇讚了一番,也不由說起了以前。“小遠在學校裏一直很優秀,聰明又認真。還有,在我印象中,你的字寫得很漂亮,不管是中文還是英文。我頭一次看你作業的時候,就想了,這孩子的字怎麽寫那麽好呢?”

    “謝謝。”那聲“小姨”,姚遠到底還是沒能叫出來。

    趙子傑問:“媽,她那會兒是不是就有很多人追了?”

    “哦,這我就不知道了。”

    趙子傑還要再問,江安瀾放下茶杯,淡淡道:“你是想我摔咧子嗎?”子傑縮了縮脖子。姚遠不懂,“什麽是摔咧子?”

    秦玥啞然失笑,“這兩個孩子,摔咧子是老北京的方言,發脾氣的意思。”

    “哦。”姚遠汗了一下,又聽江安瀾問:“小姨,晚飯後要打麻將嗎?”

    “哎喲,好啊,剛巧湊一桌。你姨父這段時間被請去上海做演講了,正好也沒人在旁指手畫腳。”看得出秦玥挺喜歡這項中國國粹的,“那你們等著,我去做飯,完了打兩圈消化消化。”秦玥一走,趙子傑就跟表哥說:“安瀾,你打算在這邊留幾天?”

    江安瀾的目光似有若無地掃了眼身邊的姑娘,神情很溫柔,“看情況。”姚遠注意到了,但選擇了沉默,很淡定地就當沒聽懂他話裏的意味深長。

    在趙子傑的心裏,他表哥的形象一直是冷冷冰冰的,端著也好,鄙視人也好,然而現在卻完全是一副柔情似水的模樣。看到這一幕的趙子傑表示,李翱那話還是說淺了的。那句特通俗的話怎麽說來著?哦,他那是有多喜歡這姑娘啊?都有點不像他自己了。

    “還沒看夠嗎?”江安瀾說。

    趙子傑忙尷尬地說:“夠了夠了,我去給老媽幫忙。”

    客廳裏又隻剩下兩人,姚遠終於忍俊不禁地說了一句:“大神,您這感覺就像在清怪啊。”還是一路清過來的。

    “有嗎?何時?”江安瀾淡定地問。

    “之前去外麵吃中飯的時候,以及剛剛。”

    “哦。”

    然後呢?姚遠瞪著他,他終於笑了一下,“我們分開了那麽長一段時間,現在我多爭取點兩人的獨處時光也算人之常情吧?說來,這應該算是夫妻任務。”

    這話是在抱怨她沒“清怪”嗎?

    除了幹笑,姚遠不知道還有什麽能表達出心中的無奈和……感動?

    “你打麻將厲害嗎?”大神又問。

    “還行吧。”以前跟堂姐一家人打,她水平算不錯的。

    “那就行,等會兒好好表現。”

    姚遠剛想說“好”,而後一想,該表現得厲害點還是謙讓點呢?然後她問了,江安瀾答:“我以前輸的,夫人爭取給我贏回來。”

    這句話裏信息量有點大哪,估計大神對麻將比較不在行,輸得一直很耿耿於懷,於是拉了她來給他長麵子?不過對於江安瀾來說,他的不在行也不會差到哪裏去吧?

    飯後姚遠幫著秦玥洗了碗筷,收拾了廚房間,四人就上了麻將桌。姚遠這才知道江安瀾對麻將確實不拿手,或者應該說他摸牌的手氣真心差。

    因為趙子傑說小賭怡情,所以還是賭了點錢。江安瀾輸最多,其次趙子傑,而秦玥和姚遠都是贏的,兩人贏得還有點不相上下,秦玥是技術好,姚遠則是手氣好。對此,秦玥有感而發地說:“安瀾找了小遠當女朋友,那以後都贏不了他的錢了。”

    江安瀾漫不經心地說:“小姨,風水總要輪流轉的。”

    在打麻將的過程中,姚遠跟趙家母子聊著天,趙子傑挺能說的,普通話裏夾雜著英文,頭頭是道地說著他在國外的那些所見所聞所感。姚遠與他們聊得也挺自在。江安瀾坐在她左手邊,很少插話,隻在他們談到他時他才會接那麽一兩句,還特言簡意賅。趙子傑見表哥今天心情不錯,就大著膽子問:“安瀾,你們打算什麽時候結婚啊?”

    這話題江安瀾挺中意,笑容真切,“等她點了頭,就結。”

    姚遠則是低頭歎了一聲。

    晚上從趙子傑家回去後,江安瀾在姚遠家沒留多久,就去了機場飛往北京。這些天電話一直不斷,讓他不得不先回京處理一些事。他走前對姚遠道:“你要是想我了,就給我打電話,我手機不關機。不想的話,也最好一天給我打兩到三通電話,因為我在想你。”

    姚遠問:“為什麽不能是你打給我?”

    江大少高貴冷豔地說:“沒有為什麽,我就是要你打給我。”

    好吧,傲嬌的大神你贏了。

    再度兩地分隔的兩人開始通過電話聯絡感情。

    第一天,姚遠是中午打過去的,江安瀾問:“你早上怎麽沒打來?”

    姚遠說:“睡過頭了。”暑假嘛,最大的好處不就是可以睡到自然醒嗎?

    “那你給我發張照片吧。”

    “為什麽?”

&n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