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3章 我不想恨你(1/5)

作者:顧西爵字數:0更新時間:

    接連三天坐了三趟飛機,對於江安瀾來說,已有點吃不消了。下飛機後,他在機場裏找了張僻靜點的座位,坐著休息了十來分鍾才站起來。

    姚遠醒來的時候,覺得額頭有點疼,這才想起來昨天吃完飯回家,堂姐的車跟邊上一輛突然打滑了的車擦撞了一下,失控撞上了道路中間的隔離帶,她的頭撞在車門上磕破了,而堂姐的左腿青了一大塊。還好,總算是有驚無險,就是折騰得很疲憊。昨晚等交警和保險公司過來處理完事故都已經快十點了,之後又趕到醫院去處理了傷口,弄完都十一點多了。回到姚遠的住處,兩人簡單洗漱完就休息了。

    姚遠那會兒躺在床上,回想起那輛車撞上來的那一刻,她想到了爸媽,也想到了他。很多情緒夾雜在一起時,咀嚼出來最多的是苦澀。

    她按了按包著額頭的紗布,不由歎了一聲,“最近還真是多災多難。”

    睡在另一側的姚欣然也醒了,“我看,咱們該去廟裏上炷香了。”

    姚遠問道:“現在幾點了?”

    姚欣然看手機,“才七點一刻,還早著……咦?走哪是哪?他昨晚都十二點了還跟我們發信息問我們怎麽樣了?這小夥子還挺有義氣的嘛。”姚欣然當下撥了電話過去,那邊一接通,她就笑道:“早啊,小走弟弟……我們?我們當然沒事情……哦,她手機摔壞了……真的?那是好事,可以啊,與有榮焉嘛。”姚欣然又隨便扯了兩句後,掛了電話。

    姚遠已經下床,在穿衣服,姚欣然坐起來對她說:“走哪是哪說,花開的花店今天開分店,讓我們去給她捧場,順便大家一起吃頓飯。”

    姚遠沉吟:“我不去了,你去吧。”

    “幹嗎不去?去,就當散下心也好嘛。”

    姚遠無奈道:“那我先去把手機修好吧。”

    “你這手機還修什麽修?屏幕都多了一條裂痕了,回頭直接去買一新的得了。”

    姚遠覺得現在沒手機一段時間,也無不可,便沒再說什麽了。

    收到走哪是哪發來的地址後,兩人就出門了。姚欣然是有意要讓堂妹多接觸接觸人群。她們到的時候,花店裏還很冷清,花開一見姚欣然和姚遠到場,馬上放下了手中的活走上來,“兩位美女來得早了點啊。君君,你這額頭怎麽了?”

    “破了點皮,沒事。”

    花開一臉心疼,“這麽漂亮的臉蛋破了相,也太不小心了吧?回頭姐介紹你一款藥膏,淡斑生肌很管用。”

    姚欣然左顧右盼,“花開,不是說到你這兒來集合嗎?人呢?”

    “集合時間是十點整,我這店開張吉時定在十點三十八分,現在才九點,幫主。”

    “暈,走哪是哪那家夥說話就不能說清楚點?”姚欣然鄙視。

    姚遠說:“既然來了,那先幫忙做點事吧。”

    花開大姐大地伸出一隻手攬住了姚遠的肩,“我老說什麽來著,小君永遠這麽討喜。”

    姚遠笑了笑,不想讓別人看出其實她是有點心不在焉的。

    在幫忙的時間裏,陸續有人過來了,一些是花開現實裏的親朋好友,一些是遊戲裏的,如雄鷹一號、亞細亞,都是本市人。到十點的時候,走哪是哪也總算來了。

    走哪是哪看到姚遠她們就跑過來問:“大嫂,水幫主,你們還好吧?”

    姚欣然一巴掌拍在這小子的後腦勺上,“不是再三說了沒事了嗎?你是不是特別希望看到我們打石膏、戴護脖器啊?”

    走哪是哪慌忙喊冤,“沒啊,哪能啊,我隻是關心你們嘛。我昨晚是真被嚇到了,一早還跟我們副幫主發了微信說大嫂出車禍了,幫主肯定要急死了……”走哪是哪看著姚欣然越來越恐怖的臉色,小聲道,“我說錯什麽了嗎?”

    姚欣然拎住他後頸的衣領就往外拉,“走,陪姐姐去弄外麵的橫幅去!”

    他知道了?

    姚遠皺著眉想,他應該會擔心吧?她實在不想讓他在這種情況下還要來掛心自己。

    一旁的亞細亞突然拍了拍她的手臂,“君姐姐,從馬路對麵走過來的那人,是不是你家君臨天下啊?是吧?沒錯吧?這種人被人認錯的機會很少吧?”

    雄鷹一號疑惑說:“幫主過來不會是因為我錯發的那條消息吧?”

    姚遠望向他,雄鷹一號幹笑道:“幫主剛在遊戲裏認識大嫂您的時候就給我們布置任務了,看到您在哪兒就給他消息,我一時把遊戲跟現實錯亂了。”

    姚遠心裏五味雜陳。

    江安瀾走進花店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向他行注目禮,連完全不認識他的那幾個花開的親朋好友也不禁多看了幾眼這酷哥,隻有姚遠一人站在最邊上的位置,神情安寧。

    還是雄鷹一號先走近江安瀾說:“老大好神速,你人本來就在咱們市嗎?”

    江安瀾點了下頭,就直直地走到姚遠麵前,看向她額頭上的紗布,“就額頭受了點傷嗎?”

    姚遠低低地嗯了聲。

    確定她沒事,江安瀾暗暗吐了口氣,隨後柔聲道:“可以跟我出去單獨談談嗎?”

    姚遠沉默不語,因為真的不知道該怎麽麵對他。

    其實算起來他們也才一天一夜沒見,卻有種隔世之感。

    周圍有嘀嘀咕咕的聲音冒出來,姚遠覺得不自在,然後就聽到江安瀾對著那些人說了句:“要不你們出去?”他的語氣很平常,不至於霸道但也是……真心不客氣。姚遠臉皮從來就不厚,輕聲丟了句:“我們去外麵。”就先行走出了花店。

    江安瀾跟出來,外麵冷,他拉住她的手說:“我們去前麵的咖啡館坐著說?”

    姚遠輕輕地掙脫開他的手,“這邊說吧。”

    江安瀾的臉色不是很好,甚至有些蒼白,他說:“你是不是連我也恨了?”

    姚遠不說話。

    江安瀾繼續問:“是不是怪我對你隱瞞?那就怪吧,畢竟在這點上我確實有錯,沒有在知道後的第一時間就跟你開誠布公地說明。但是,姚遠,我對你的感情不摻雜任何的假意。”

    “……”

    “其實你想報複江家,你跟我在一起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你隻要跟我在一起,然後對我壞一點……當然,前提是你得跟我在一起。”

    姚遠不可置信地看著他,開口,語氣是無奈的,“你別胡說八道了。”

    江安瀾見她終於開口,暗暗鬆了口氣,慢慢地、仔細地說:“姚遠,我是真的接受不了分手。你就當……就當憐憫一下我,別一點餘地都不留給我,可以嗎?”他抬手將她額前的頭發撥開一些,“痛嗎?”

    她看著眼前的江安瀾,情緒瞬間低落,姚遠不知道為什麽自己突然之間那麽難過。

    她沒有回答他。

    因為她也不知道該怎麽辦。

    花開點著了鞭炮,當劈裏啪啦的聲音響起時,她站在人群裏,他站在她身邊,她聽到旁邊有花開的親朋好友在說:“這對小情侶真登對。”

    鞭炮放完,江安瀾抬手要幫她將她頭發上的一小塊紅紙碎屑弄下來。姚遠偏開了頭。當姚欣然走過來的時候,姚遠抓住了堂姐的手,“跟花開說一聲,我們先走吧?”

    但她們沒能走成,花開已在招呼大家去預訂的火鍋店吃大餐了,她吩咐兩小妹看店,過來就拉住了姚遠,“小君,等會兒要不要喝點小米酒?那家店的店主自己釀的,味道特好、特正!”

    “我能不能喝黃酒?喝米酒太娘了。老大,我們等會兒喝點黃酒吧?”雄鷹一號嬉皮笑臉地去問自家幫主。江安瀾望著那道被人帶出去的背影,說:“可以,我現在正想喝點酒。”他有點氣悶,不是怪她,他隻怪自己太急躁。

    江安瀾走在隊伍後方,雄鷹一號跟著他走著,“老大,昨天我們刷第一峰了,辛辛苦苦刷完結果爆出來的都是些垃圾,果然沒您在不行啊,人品都各種低了!”

    不遠處的走哪是哪回頭笑道:“幫主,你是在這邊出差嗎?你們公司要招人嗎?我畢業後能不能收了我啊?”

    江安瀾隨意嗯了一聲,他沒怎麽聽進他們的話,心情不好,一直不敢碰的一段感情終於被他開啟,慢慢升溫,漸漸地朝他預想的方向發展,卻被突然冒出來的陳年舊事給弄得分崩離析了。

    他實在不甘心。

    江安瀾走上去的時候聽到她在跟身邊的人說話,表情為難,“我真的不能喝酒,等會兒還有事情要做。”

    花開道:“你學校不是放假了嗎?還有什麽要忙的?”

    江安瀾走到姚遠身邊,對花開說了句:“她感冒還沒好,昨晚又受了點驚,不能喝酒。”花開一見是江安瀾,便挺知進退地對姚遠笑笑,就退到後麵一點跟別人去聊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