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1章 被忽悠了(1/5)

作者:顧西爵字數:0更新時間:

    之後的帝都遊,姚遠表示也參加,理由自然不言而喻。江安瀾嘖了聲,隻能也跟著去了。這次來的人不多,李翱安排了三輛轎車,剛好坐滿。姚遠所乘這輛,副駕駛座上坐著溫澄,她身邊自然就是江安瀾了。

    車沒開多遠,溫澄就開口問:“大嫂,聽說你本科念完後就去加拿大讀書了?”

    “嗯。”

    “那邊還挺好玩的吧。”

    “還可以。”

    “去年秋天我還想去那邊旅遊,後來因為工作原因沒去成。下回我要去的時候,要不嫂子你給我當向導吧?熟門熟路一點。”

    “其實我對加拿大也不熟的。”最熟的不過是學校和周邊那一帶。

    “總比我熟吧,哈哈。”

    江安瀾打斷道:“能聊點別的嗎?”

    溫澄舉了舉手,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看我,一見到嫂子就忍不住多話了,老大您說。”

    江安瀾哼了聲,沒開腔,姚遠尷尬了,而隱隱也覺得他知道她已清楚他本性後,也就不再多加隱藏了。

    “師兄,你穿這麽點不冷嗎?”姚遠一來是想轉移話題,二來他昨天還穿帶貂毛的呢,今天套了件線衣就完事了,完全是室內的裝束嘛。

    江安瀾舒展了眉頭,“還好。”

    “等會兒的室外活動估計他一律都不會參加吧。”

    江安瀾看了眼說話的溫澄,後者微微一笑,“OK,龍套我閉嘴。”

    後來,事實也證明了江大少確實是一路“宅”過去的。但凡別人在外麵折騰,他會就近進休閑會所或咖啡廳喝東西,自然是拉著姚遠一道的。可憐姚遠跟著大家出來是為了好好放鬆下的,結果還是被某人掌控在手。至於溫澄,昨晚沒睡好也沒什麽玩樂的心情,就跟著幫主和幫主夫人閑坐過去,不過後來被男主角一句“識相點”給趕走了。

    氣苦的溫澄找到李翱說:“你老板真心是越來越惹不得了。你說,如果嫂子不要他了,他會不會變成地方一惡?我看極有可能。”

    李翱好笑道:“誰讓你這麽沒眼力見兒去當電燈泡的?”

    溫澄打趣道:“我總覺得咱們幫他追嫂子,很有種助紂為虐的味道。”

    李翱搖頭,“老板有時是凶殘了點,但對大嫂那真的是……怎麽說呢?就如一首歌裏唱的‘最愛你的是我,否則我怎麽可能赴湯蹈火,你說什麽都做……’”

    兩人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地調侃著江大少,而那廂的江大少正給最愛的夫人倒茶,“這碧螺春你喝喝看,可能有點過香。”

    姚遠喝了一口,說:“還行,還行。”然後看外麵碧波蕩漾的湖麵上小夥伴們在愉快地劃船,“我能不能出去玩一會兒?”

    江安瀾抿了一口茶,“陪我不好嗎?”

    “壓力太大。”

    江少拍了拍身邊的位置,“你坐過來就不大了。”

    姚遠笑出來,“師兄,有沒有人說過你講話挺讓人招架不住的?”可能連她自己都沒有察覺到,跟他之間的相處、交談漸漸變得隨意而輕鬆了。

    “沒有人說過。”江安瀾很實事求是地說,“沒人敢。”

    姚遠再度舉起大拇指。

    當天晚飯後,有人提議去京城的酒吧玩玩,見見世麵,於是一夥人又去了酒吧。

    在五光十色的酒吧裏,一個坐在吧台處有點喝高了的男人碰了碰旁邊在隨音樂晃動腦袋的哥們,“看,那邊兒,那女的,正點不?”

    那哥們隨他看過去,在閃爍的光線下看到坐在一處寬敞卡座裏,正對著他們這方向的女的,“挺有氣質,怎麽,你要去追?”

    站吧台後麵的調酒師靠過來提醒,“江少的客人。”說完又補了句:“江天。”

    兩男人均是一愣,再回頭去看,果然那女的左手邊坐著的正是江安瀾,他靠著沙發背,之前有人站他跟前在跟他說話,擋住了,所以他們沒看到,這會兒那人走開了,可不就是江家的老五嘛。兩人麵麵相覷,對於剛才的話題緘口不提了。

    李翱拿了一打啤酒過來,見大家都光坐著不去玩,就說:“來都來了,都幹坐著幹嗎呀?趕緊去舞池裏扭一把啊。”在副幫主的慫恿下,三三兩兩的人推搡著上去了,姚遠右邊的位子空了出來,李翱跨過去就在那兒坐下了,“大嫂要不要去?”

    姚遠狂汗,“我不行,你們玩吧。”

    有幫眾聽到了,熱情地作勢要拉她,“去吧,大嫂,我教您!”

    “我真不行。”姚遠求助地朝江安瀾看去,他卻隻是附送一抹淡淡的笑,看來隻能自救了,“有誰要跟我玩劃拳的?”

    也不會跳舞的人附和,“我!我!”

    如此這般,姚遠跟人劃上了拳,喝上了酒,沒辦法,文藝表演方麵她一概很弱。而在她幾杯酒下肚臉蛋發熱時,江安瀾伸手過來摸了摸她的耳朵,漫不經心地說:“少喝點。”

    姚遠回頭,口齒已不甚清晰,“師兄,晚點你可記得把我帶回去……”

    這句話是姚遠記得那天自己說過的最後一句話。

    第二天,陽光從窗簾的縫隙裏照進房間,姚遠醒過來,然後,被華麗麗地告知,她酒後亂了性。她深深地震驚了,以至於裹著被子坐在床上N久都沒緩過神來,邊上的人又緩緩地說:“你昨晚喝多了,一到家就死命扒我衣服,我不讓,你就咬人,我隻好讓你脫了,可脫了你還不安生,還要咬……”

    姚遠把臉埋進了被子裏,脖子都紅了,“不要說了。”

    “還痛嗎?”

    姚遠全身都紅了。

    後悔不?好像並沒有,就是覺得有點發展得太快了,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不禁長歎息以掩涕兮,隔了一天,最終還是一起睡了主臥……

    出房門時,穿得衣冠楚楚、氣色不錯的江安瀾上來給她圍上他的一條羊絨格子圍巾,說:“我們去外麵吃午餐,想吃什麽?”

    “這都已經中午了?!”

    江少抬手給她看表,清清楚楚地顯示著十二點,姚遠淚奔了,竟然睡到了大中午,“其他人呢?”

    江安瀾漠不關心道:“他們不歸我管。”

    於是,唯一歸大神他老人家管的姚遠就又被載著出去喂食了。

    姚遠原定計劃是這天要回去的,現在看來……她扭頭看旁邊的人,平複了下情緒小心說出想法,被答複:“俗話說,始亂終棄最要不得,夫人你覺得呢?”

    姚遠有種自己上趕著作死的感覺。

    飯後,江安瀾說家中沒水果和飲料了,於是姚遠又陪著他去了附近的超市。她推車,他在前麵選購。看著那背影,姚遠又紅臉汗顏了,昨晚上真的跟他滾床單了?為什麽她一點印象都沒了,雖然腰直到現在都還有點酸,頭也有點痛……說到腰,好像在客廳裏站著就如火如荼地吻上了……我去!姚遠汗真是要滴下來了。

    前方人回頭看她,含著笑問:“在想什麽?”

    “沒,沒什麽。”

    結完賬後,又發生了件讓姚遠羞愧到想撞牆的事情。收銀員說購物滿300元以上可以到服務台抽獎,所以一向節儉的姚遠就拉著江安瀾去了服務台,反正出去也是要經過那兒的,不抽白不抽,於是姚遠抽到了可獲取價值在50元到80元之間的物品。站在櫃台後的大姐指著身後其中一層物品架說:“你可以在這裏任意選擇一樣。”

    姚遠望過去,洗衣劑、鐵鍋什麽的,貌似這些他也不用,就指著最邊上一盒小東西說:“就那個吧。”

    風裏來雨裏去的大姐淡然問:“要什麽香味的?”

    姚遠心說,這什麽啊?還分味道?旁邊有人笑出來了。姚遠莫名,大姐幫她解了惑:“安全套,有三種香型,蘋果、草莓和巧克力,你要哪一種?”

    背後那熟悉的男音響起,“我們要蘋果的,謝謝。”

    姚遠的心聲——有沒有地洞讓她鑽一下?

    最終在傍晚時分,姚遠還是坐上了回家的航班,江安瀾親自送她上的飛機。走前,他幫她理了理衣服領子,順了順圍巾,那修長白淨的手指在她眼前晃了好半天,然後清俊迷人、萬般美好的男人才開口:“遠距離戀愛向來比較麻煩,結婚前總是聚少離多,不是我過去,就是得讓你過來,我們爭取在明年解決這問題吧?”

    這話總結下來是明年結婚的意思?!

    “我說……”

    “你的航班開始安檢了,過去吧。”

    “不是……”

    “怎麽?舍不得我?”

    “我走了……”

    姚遠帶著極其沉重的包袱上了飛機,等到飛機起飛後才緩過氣來,掐指一算,距離明年也就十來天了,這關係要不要發展得那麽神速啊?她對於“酒後亂性”這事兒都還沒消化掉呢!

    趙子傑開車到機場,找到站在大玻璃窗前的表哥,跑上去剛想開口,被江安瀾抬起手製止了,於是子傑兄住了嘴,立在那兒等著,半晌後,江安瀾才轉過身來,說了聲“走吧”。趙子傑接了他手上的黑色拎包,亦步亦趨地跟在後頭,“安瀾,你那女友走了?”

    江安瀾說:“走了。”

    “怎麽不多留幾天?”

    江安瀾含糊地嗯了聲。

    “對了,我聽李翱說,她是江濘人,那跟我同鄉啊。話說,她是江濘哪個區的?”

    江安瀾不耐煩地道:“問那麽多做什麽?”

    被叫來當司機的趙子傑默默閉上了嘴。

    上車後,江安瀾直接閉目睡覺,趙子傑看了眼後視鏡,安分開車。到了江安瀾住的小區,趙子傑見他表哥還閉著眼睛,也不敢去叫他,就坐車裏等著,因為不能聽電台廣播來打發時間,想去旁邊的儲物格裏找點東西看看,就不小心碰掉了之前放在副駕駛座上的那隻拎包,一本灰色封麵的筆記本從包裏露了出來,趙子傑彎腰撿起了包和本子。他就順手翻了一下那本子,結果就呆住了。

    上麵寫著滿滿的“計劃”,是的,計劃,或者說“計謀”,他翻到的那頁上就寫著什麽“先把她騙過來(最好能讓她自願過來)”“見家長,手法自然一點”“第一晚先別太激進”“製造點假象……”,是安瀾的筆跡沒有錯,然後這些都是用來追他昨日在公司裏驚鴻一瞥的那女的?好奇得不得了的趙子傑正想翻回首頁一頁一頁地看過來,就聽到身後一道冰冷刺骨的聲音說:“想死是不是?”

    趙子傑一抖,小心地回身將手中的本子遞給後座的人,賠笑道:“哥,醒了?”

    江安瀾拿過筆記本,笑了一下,然後問:“看了多少?”

    趙子傑背後的冷汗都要下來了,“就一頁。”

    江安瀾下車前說:“走吧,明天讓人來接我。”

    趙子傑看著表哥進了單元大門,才長長地籲了口氣,“還以為又會被罵,還好還好,看來表哥睡了一覺心情好了不少嘛。”

    姚遠到家時剛好是吃晚飯的時間,就給堂姐打了個電話,堂姐說在遊戲裏,讓她也上遊戲。

    姚遠無奈,“先吃飯吧。”

    姚欣然掙紮了好半晌,“好吧。”兩人定了地點。相見時,姚欣然就說:“剛終於讓我逮到溫如玉上線,丫當了兩天縮頭烏龜了,結果你一通電話我隻能先放了他,你等會兒幫我去抓他,那家夥太狡猾了,狡兔三窟,而他完全就是狡兔中的佼佼者。”

    姚遠無語,“你還沒殺夠嗎?差不多就可以了吧?”

    姚欣然擺手,“不知道為什麽,一天不殺他就不痛快。”

    姚遠心中對溫澄表示了下同情,然後在等菜的時候吞吞吐吐地問:“姐,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一男一女發生了關係,會不會第二天起來毫無感覺?女的,哦,還喝醉了酒。”

    姚欣然一拳打在了桌上,“你喝醉了酒跟江安瀾發生了關係?!”

    “……”

    姚遠在跟堂姐進行了一番頭皮發麻的交流後,堂姐確定他們是“兩相情願”的,才對那問題做出了明確回複:“不可能沒感覺,除非你早已不是處女。可據我所知你活到現在沒交過男朋友,所以這江安瀾絕對是在忽悠你啊!”

    姚遠揉著額頭,姚欣然伸手過去拍了拍她的肩:“晚上上遊戲去殺人發泄下吧,好比殺溫如玉什麽的。”

    “你怎麽不說去殺君臨天下?”

    “我們殺得了他嗎?”

    現實總是很殘酷的。

    當晚,一上《盛世》,姚遠就看到不少人在熱情洋溢地討論第二次網聚,什麽出入坐的是豪車,吃的是五星級酒店,玩到激情四射……老大和大嫂又多次秒殺了眾人什麽的……

    姚遠心說,我才是被最凶殘秒殺的好吧。

    水上仙:“溫如玉,別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