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0章 我想接吻(1/5)

作者:顧西爵字數:0更新時間:

    等大雪化去,已是一月中旬,這段時間姚遠都沒怎麽上遊戲,隻偶爾上一下線帶帶小傑克。而跟江安瀾的聯係倒是漸漸轉移到了網下,短信、電話每天都有,姚遠本來以為跟江安瀾這人聊天鐵定會如遊戲裏那樣時不時地冷場,好吧,跟他通電話有時的確會無言一下,但那種感覺並不是太糟糕,還挺……曖昧叢生的,當然,有些時候又很讓人想哭。總之,跟這大神“談戀愛”,不是一般的勞神費心。

    這不,寒假第一天,清早五點多,姚遠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就響了,她迷迷瞪瞪地拿過來看,是短信:“我在你家樓下等你,我們去登記吧。”

    撲通一聲悶響,連人帶被就掉到了床下。

    下一條信息又馬上進來了,“清醒了嗎?”

    姚遠怒了,起床氣和被摔痛的氣一起冒上來,“師兄,你知道現在幾點嗎?”

    “抱歉,我這邊是下午四點,等會兒坐五點的航班回去,夫人什麽時候來見我?”

    姚遠敗下陣來,裹著被子坐在地板上,一咬牙就發了一句:“乖,等著我什麽時候有心情了召見你吧。”發出去後才緊張兮兮地想,不知道會不會被“報複”,然而對方久久沒回複。姚遠鬆了一口氣,不過回床上後卻是再也睡不著了,鬱悶不已。

    中午,姚遠跟堂姐吃午飯。姚欣然在事業單位上班,中午有將近三個小時的休息時間,每次空得不知道怎麽打發,就約堂妹吃飯。姚遠這天因為睡眠不足,精神不大好。

    姚欣然看著她,不解道:“你不是放假了嗎?怎麽還一副沒睡飽的樣子?”

    姚遠搖頭,懶得多說,跟服務員要了杯溫水,姚欣然也就不多問了,翻著菜單,眼珠有些飄忽,“對了,等會兒還有人過來。”

    “嗯?”

    “一個男的,我舅媽介紹的,我媽非讓我來見一下,我再說‘NO’,我媽,也就是你大伯母,估計要把我滅了。”

    姚遠汗,“你自己有活動,還叫我出來?”

    “姐妹要有難同當嘛!”

    “……”

    沒多久,姚欣然的手機響起,她接起說了句:“來了啊,我們在靠窗的位子……”不一會兒,有兩個男的走了過來,原來對方也叫了朋友一道。姚欣然招呼他們坐下,四方桌,四人各坐一邊,那兩男人也不拘束,坐下後就笑著向她們做了自我介紹。跟姚欣然相親的A男屬於高大威猛型,一年前剛從部隊回來,現在在交警隊裏當個小官,A帶來的朋友B男是屬於端正書生型,是公務員。

    點完菜後,姚欣然跟他們聊著天,姚遠則安靜地喝著水,主要是真沒什麽話好講,她跟陌生人一向不大能交談。不過姚遠長得出色,自然不會因為沉默而被人忽視,B男在喝了一口茶後就時不時地問她一些問題,好比在哪兒上班,平時喜歡做點什麽。相比姚欣然那邊的“部隊帥哥很多吧,哈哈”“姚小姐,你跟我一兄弟的性格挺像的,哈哈”……姚遠覺得她這邊怎麽更像相親?

    姚遠盡量不失禮貌又有分寸地回複,在B男問及“後天是否有空,有一部不錯的新片上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時,她手邊的手機響了,她不禁暗暗籲了口氣,可當看到發件人時,氣就憋住了。

    “在哪兒?”

    心思幾乎是一下子全集中在了手機上,姚遠垂首打字:“在外麵吃飯。”

    “跟誰?”

    “……我堂姐。”

    “嗯。”過了會兒,對方又發來一條:“還有呢?”

    姚遠下意識地抬頭四處望了望,確定沒看到江安瀾。不能怪她多想,在此刻這種情況下被問及,她不免有點心虛,以至於疑神疑鬼了。該怎麽回答呢?照實說?雖然不是相親卻勝似相親了,又不能撒謊,於是她含糊其辭地回:“什麽?”

    “那兩男的是誰?”

    姚遠直接就從位子上站起來了,引得姚欣然訝然問:“怎麽了?”

    B男也看著她,關心道:“姚小姐,沒事吧?”

    姚遠勉強笑笑,“我去打通電話。”說著就往外走,邊向四周瞄,邊撥了號出去,“你在哪兒呢?”

    那頭帶著笑柔和地說:“美國這邊下大雪,航班推遲,所以還在酒店裏,夫人不用擔心……我沒有看到什麽。”

    “咳,那你怎麽知道?”

    “幫裏有人看到了,跟我說的。夫人在相親?”

    姚遠此時已站在餐廳外麵,望著眼前的冬日殘景,緩緩地吐出一口氣,深深地感慨他們幫派到底是有多牛啊,這都到現實裏了,還能哪哪都能遇上他們的人。

    “其實是我堂姐在相親,我隻是單純來吃飯的。”姚遠雖然覺得無語,還是解釋了一下,不得不承認,自己好像真的不想讓他誤會什麽了。

    對麵嗯了一聲,“我真想在你身上設層結界,一勞永逸。”

    “……”

    相親最終以姚遠胃疼而提早結束,姚欣然開車送她回去時,問:“你是真胃疼還是被你遊戲裏的老公抓奸了才‘胃疼’?我之前點菜的時候看到一個上回也參加了網聚的天下幫成員了,就坐在我們不遠處一桌吃飯。”

    姚遠靠著窗玻璃,愁悶道:“那你怎麽也不提醒我一下?”

    “讓你殺人滅口嗎?”姚欣然大笑,“好了,能讓君臨天下來查勤是多少姑娘夢寐以求的事,你就別得了便宜還賣乖了。”

    姚遠真是有苦說不出。

    之後姚欣然問堂妹,今天跟她相親的A男如何?

    “你不是一直喜歡健壯型的嗎?”

    “是啊,明明是我的理想型,可不知道為什麽,沒感覺,總覺得少了點什麽。”

    這時,車上的電台正巧播到《名人有話說》,溫和的男音做開場白:“大家好,這裏是《名人有話說》,我是大家的老朋友溫澄。”姚欣然當即“靠”了一聲,伸手就換了台,姚遠慢一拍反應過來,“這是溫如玉的電視節目?”

    姚欣然作嘔吐狀,“廣播電台怎麽轉播起電視節目來了?我要去投訴,嚴重影響我開車的心情了!”

    於是,姚遠聽了一路姚欣然對溫澄的吐槽,而那時在化妝室裏的溫澄連番打著噴嚏,化妝師都不知該如何下手了,“澄哥,看來今天有人很想你哪。”

    溫澄聳肩,“也許吧。”

    太平洋的另一邊,江安瀾正站在酒店套房的窗前看著外麵漫天飛雪,淡淡地吐了一句:“這天氣真是讓人不爽。”

    他身後站著的趙子傑小心翼翼地開口說:“明早天氣會有所好轉,飛機應該可以起飛,多在這邊留一天沒關係的吧,安瀾?”

    江安瀾轉頭,“如果我說有關係呢?”

    趙子傑討好笑道:“十一點大都會歌劇院有一場午夜場的音樂演出,要不要去打發下時間?我去弄票。”

    “沒心情。”江安瀾說完,往浴室走去,“我去泡澡,這期間別來煩我。”

    趙子傑無異議地應了聲,等到江安瀾走進浴室關上門,方才苦惱地抓了抓頭發,要說他堂堂趙大少為什麽那麽忌憚他表哥呢?因為小時候被虐怕了,不光他,但凡比江安瀾年紀小的堂弟表弟,都怕江安瀾。不是說被打被罵什麽的,而是兒童時代大家都笨,可江安瀾就已經特別聰明了。所以跟著他出去玩兒,常常動不動就會被他說“能再蠢點不”“別在我麵前犯渾”等,而他們都不知道錯在哪兒。長大點才明白,他們就越發覺得江安瀾厲害,也越發忌憚他,總覺得一不小心就會被他抓住把柄,然後又會被鄙視得體無完膚。

    趙子傑頭疼地想,昨天這位高傲難伺候的表哥還好好的,可這會兒很明顯是在發飆了,目前理由斷定為航班延遲,可是以前也不是沒遇到過這種事,也沒見表哥他老人家為此而發脾氣啊。所以怕表哥又吃飽了沒事幹的趙子傑最後忍不住跟李翱打國際長途探討,結果無人接聽,他又想到之前李翱給過他的一個電話號碼,說是以後但凡老大不爽了,你不知道怎麽辦了,就請撥打此號碼求助,保證幫你輕鬆解決。

    趙子傑半信半疑地翻出那號碼撥了過去,好一會兒對麵才接起,是一個女聲,挺好聽的,“你好。”

    “你好,我叫趙子傑,我表哥有點鬧脾氣,該怎麽辦?”趙子傑說完,覺得自己怎麽那麽像傻逼?

    “你打錯電話了吧?”

    “等等,你是不是認識李翱?”

    “李翱?”

    趙子傑說:“是的,還有,我表哥叫江安瀾。”

    “啊!”

    北京首都國際機場,趙子傑跟在表哥後麵,苦逼地拖著兩隻行李箱,走出機場,外麵已經有公司的車在等著了。趙子傑上前問他表哥:“安瀾,你是先回家休息,還是先去哪裏吃中飯呢?”他說著,示意司機把東西放到後備廂,他則跟著江安瀾坐了後座,後者坐定才開口:“不吃飯,先把我送回去,回祖宅。這車等會兒你用吧。”

    趙子傑聽他說話的語氣,估摸著表哥大人心情應該還算不錯。想起昨天晚上那通電話,他在說出了表哥名字後,對方停了一會兒才說:“江安瀾啊……那你讓他接電話吧。”他嚇了一跳,不由心說姑娘真是有魄力,“我能不能先問下,您是?”

    “哦,他的朋友吧,算是,也可以說是他學妹。”

    朋友?學妹?Whatever,死馬當活馬醫吧。“是這樣的,學妹,我表哥江安瀾的脾氣不大好,基本上他沉默不說話又拒絕任何人接近的時候是他最不痛快的時候,而現在他就是這狀態,我想谘詢下,怎麽處理這問題?李翱跟我說可以找你……怎麽說呢?solve(解決)。”

    “他脾氣不好?他脾氣不是挺好的嗎?”

    “挺好?不不,學妹,我表哥脾氣一向差,可差了。”

    這次對方沉默很久,“其實,你們是不是在玩類似真心話大冒險的遊戲?”

    “遊戲?當然不,沒有人敢亂開我表哥的玩笑,我們沒有在玩遊戲。”

    “哦……等等,呃,你口中的脾氣很不好的表哥打我電話了,要不,我們先這樣吧?”

    趙子傑這時忍不住又偏頭看了眼旁邊在閉目養神的表哥,“安瀾,你交女朋友了嗎?”

    江安瀾睜開眼,側頭看趙子傑,“怎麽?”

    趙子傑看他並不介意被問及這話題,笑答:“就是好奇!”

    江安瀾又坐回了舒服的姿勢,閉了眼休息,“那就繼續好奇著吧。”

    “……”

    姚遠此刻如果在這兒,估計要感慨下,“果然不管是誰,麵對大神時,如鯁在喉的無言都是家常便飯啊。”

    姚遠如今坐在江濘機場的候機室裏等待飛北京的航班也挺無言的,雖然麵對大神已是早晚的事,但想起昨晚他那通電話,姚遠還是有點哭笑不得。他一上來就說:“來找我吧,或早或晚總要來的,為免夜長夢多,我讓人給你訂明天的機票吧?”她剛開口說:“啊?這麽急……”不是早上剛說過,咳,等她有心情了再見嗎?他就溫和地打斷了她:“是啊,急死我了。”

    “……”

    到底是誰solve誰?那就隻有天知道了。

    兩小時後,姚遠下了飛機,外麵陽光普照,但溫度比她的城市要低得多,她不由裹緊了大衣和圍巾。她上飛機前收到他的短信,說是會派人來接她。姚遠其實還是有點迷茫的,來這裏,見他……都是挺“玄乎”的,可又有種水到渠成的味道。

    旁邊有人過來問她去哪裏,要不要坐車?姚遠剛要回說“不用,謝謝”,身後就有人過來先幫她把人擋下了,幫她的中年男人身穿黑色大衣,一派威風凜凜,他跟她說:“姚小姐是吧,瀾少讓我們來接你,這邊走。”

    姚遠一下有點抓不住重點,一是這大叔好霸氣,二是他怎麽知道她是“姚小姐”?

    大叔似乎看出她的疑惑,解釋道:“瀾少說姚小姐身材好,長得好,氣質好,很好認。”

    其實,事實沒那麽戲劇化,江安瀾是拿了張照片出來,然後才跟司機大叔淡淡地說了那一句。

    姚遠無言地上了車,當她坐上車看到另一邊坐著的人時,直接就驚了,“你怎麽……”

    江安瀾之前回家換了衣服,現在裏麵穿的是一套鐵灰色的英式貼身西裝,外麵一件長款呢大衣,衣領有一圈黑色的貂毛,平時就挺高貴冷豔的,這會兒更加的……冷豔高貴了,姚遠恍然有種看到古代王爺的錯覺,直到那少爺說:“夫人不是來見我的嗎?怎麽,看到我很驚訝嗎?”

    “沒……有段時間沒見你了,師兄您又……妖孽了點。”

    江安瀾笑了,“夫人過獎了。”

    那大叔也已上車,並開動了車子,聽到這番話,不禁麵露訝異。瀾少會這樣的好言好語,還會與人開玩笑,還真是少見。

    姚遠沒察覺到前麵大叔的多番留意,主要是江安瀾在的時候,她的神思很容易就被他牽過去,本來嘛,她就不是複雜的人,何況麵對的還是江安瀾這種從小修煉的boss級妖孽。

    車裏開足了暖氣,江安瀾幫她把圍巾解了,溫柔道:“先跟我去吃點飯,再回祖宅。”

    姚遠一聽祖宅,又有些蒙了,這詞現在平民百姓都不會用了吧?而“回祖宅”什麽的,代表的是去見家族成員了吧?

    “帶你去跟爺爺奶奶問聲好。”

    果然,姚遠弱弱地道:“見家長……不用了吧?”

    江安瀾悠悠地道:“怎麽,夫人隻是想玩地下情嗎?”

    姚遠舉手投降了,“我餓了,先吃飯吧,英雄。”

    江安瀾看著她,隱約笑了笑。

    江安瀾帶姚遠去了一家私房菜館,一座二層小樓,裝修古樸,後來姚遠才知這餐館的老板還是某清朝大官的後代,而這餐館的位子是出了名的難預訂。但他們兩人進去時,服務員看到江安瀾,沒有多問,便畢恭畢敬地領著他們朝裏走了。

    到一間“梅香”的包廂門口時,有一男一女從走廊另一頭走來,見到江安瀾,笑著打了招呼:“瀾少,真巧,今兒也來這邊用餐?”

    江安瀾微點頭,“你們吃好了?”

    “對,正要走。”男人說著,終於看向站在江安瀾身邊的姚遠,“這位是?”

    江安瀾道:“我女友。”

    如此直接的回答讓其他三人俱是一愣,姚遠偷偷地在後麵用手指在江安瀾的背上戳了戳,那兩人之後並沒多打擾,寒暄了兩句就告辭了,出餐館後男人對身旁女伴說:“江安瀾身邊從未帶過女人,原來他喜歡這種類型。”

    女伴低頭笑,“這江少的口味一向挑剔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女的眉清目秀、氣質幹淨,倒也算得上出眾。就不知道背景如何,進不進得了江家門。”

    男人嗬了聲,“江家對江安瀾是什麽態度?隻要他點頭的,他爺爺九成九不會反對,那麽自然沒人會搖頭、敢搖頭了。”

    女人看他,“怪不得你們追著趕著都要去攀附江安瀾。”

    男人不介意地一笑,直到走到車邊才低頭惡狠狠地吻了女人。

    包廂裏,從來都是被人伺候的江安瀾,正給女友斟著茶,“先喝點普洱,暖暖胃。”

    “謝謝。”姚遠接過抿了一口,確實挺香的,“剛才那兩人是你朋友?”

    江安瀾微微笑了一下,“我朋友不多。”言下之意就是這兩人還不算。

    “哦。”姚遠也不知道這種話該怎麽接,“我朋友蠻多的。”

    “那以後我要跟著夫人混了。”

    姚遠又被他惹笑了,“師兄,你能不能別叫我‘夫人’了,感覺怪……”

    “害羞?”

    江幫主,你贏了。

    飯後按照“行程”是要去江家祖宅的,但中途江安瀾接到一通電話,改道去了別處,即江安瀾的公司。那是一家頗具規模的公司,在市區的一幢高層大廈裏占了三層樓麵,姚遠進去的時候,就聯想到了那些職場電視劇裏的場景。說起來姚姑娘還真沒來過這種地方,她甚至就沒踏入過社會,一直在學校那圈子裏……用江幫主的話來說,就是混。在姚遠四處打量的時候,哪裏知道自己才是被圍觀的重點。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