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二十五章 揭牌(1/4)

作者:地黃丸字數:7178更新時間:2020-08-01 23:12:20

    山宗枯坐良久,酒意去了大半,被窗外的冷風吹拂,渾身打了個顫,如同夢中驚醒,急忙站起衝到門口,大聲道:“備馬!”

    還沒回身,突然聽到屋內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山將軍,欲往何處去?”

    山宗悚然一驚,他反應極快,腳踩門檻,欲倒飛而出。

    “想逃?”

    那人發出嗤笑,影如鬼魅,下一刻已來到門邊,攔住了去路,屈指成刀,點向山宗後心。

    山宗忽然筋骨齊鳴,全身功力凝聚雙足,反手擊掌,借力橫移三尺,重新回到了屋子正中,手做擒龍,掛在牆壁上的宿鐵刀脫鞘而至,橫在胸前,神色淩厲的望著門口那人。

    假裝逃跑,誘敵失算,再虛晃一招,反向而進,意圖在危機中掌握主動——這是多年混跡溟海,於生死博弈裏練出來的本事,和修為高低無關。

    “咦?”

    那人頗為意外,山宗區區六品,竟能從他手裏躲過去。雖說有些輕敵,僅用了兩成力,但也確實讓人刮目相看。

    不過,在絕對的實力麵前,蚍蜉豈能撼大樹,再怎麽掙紮也於事無補,注定的命運,無法改變!

    山宗還沒來得及詢問來者何人,無邊無際的威壓如層疊綿延的山巒,自九天之上砸向全身,手腕不受控製的顫抖著,雙目溢出不可置信的光,又驚又俱的望著那人輕飄飄的來到跟前,似笑非笑的取走了宿鐵刀。

    “在下受朱刺史之命,來給山將軍送一封信!”

    山宗隻覺那道恐怖的威壓潮水般退去,整個人如同剛從大海裏撈出的魚,張大了口,汗透重衣,貪婪的呼吸著口氣,耳中繼續聽他說道:“請將軍看過信後,再決定要不要去見徐佑!”

    山宗艱難的點了點頭,徹底放棄了抵抗,從那人手裏接過了信,拆開隻看了一眼,臉色頓時大變,踉蹌幾步,跌坐在椅子裏。

    “如何?”

    山宗汗落如雨,嘴唇蠕動著,道:“請……請回去轉告朱公,我指天立誓,刀山火海,從此唯公命是從!”

    “好!”

    那人笑了笑,道:“沮渠烏孤三姓家奴的下場,想必將軍也很清楚。人無信不立,願將軍口心如一,日後自有享之不盡的榮華富貴!否則,我取你的人頭,就如今夜這般容易!”

    那人轉身正要離開,山宗鬥膽問道:“尊駕高姓大名?”

    “山野之人,無名之輩,朱家五子——朱信!”

    身影消失,餘音嫋嫋,山宗枯坐良久,喃喃道:“朱信……”

    翌日,大將軍府發出鈞令,要求七天之內,秦州大半數郡及涼州距離較近的諸郡太守,全部趕至長安晉見,逾時不至者,軍法從事。

    朱智心知,這是徐佑出征在即,試圖穩定關中局勢的最後努力,無非恩威並施,要這些郡太守們隻知有朝廷、有大將軍,而不知有朱刺史!

    無關緊要!

    朱智並不在意這點小伎倆,人性之醜陋,當刀斧加頸之時,當名利誘惑之時,都將一覽無餘,徐佑的努力,隻是無能者的徒勞。

    所以,他密遣使者前往安定郡,讓朱睿盡快來長安,不能給徐佑借題發揮的理由。

    隨後,在規定的七日之內,各郡太守陸續抵達,徐佑在大將軍府的後花園舉辦宴會招待眾人,左手官祿,右手棍棒,談笑間宣講大略方針,卻顯得威嚴無以複加,參會者深受震懾,私底下提到徐大將軍,皆拱手左拜,方敢言語。

    第二日,會議開始擴大化,大將軍府所轄的司馬府、長史府、參軍司和十二曹掾屬全部出席,再有長安六品以上各級官員、佛儒道三教名士、幾大世家門閥的家主、各夷族胡人代表齊聚節堂,徐佑把這次大會開成了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統一思想,堅定信心,太守們深受鼓舞,對即將到來的大戰充滿了必勝的樂觀情緒。

    到了第三日,散會之後,已是接近子時,徐佑單獨留下朱睿,於後院擺酒,笑道:“金陵別後,數載匆匆,子愚神采更勝往昔。”

    朱睿比起之前更加沉穩,也更加的少言寡語,身上散發著淡淡的殺伐氣,道:“大將軍謬讚!”

    徐佑故作不悅,道:“生份了不是?現在沒什麽大將軍,也沒有安定郡太守,還像以前喚我微之便是!”

    “不敢!”朱睿低著頭,目光不和徐佑交互,道:“大將軍身份尊貴,節下豈敢僭越?”

    徐佑眼神變得頗為玩味,道:“子愚,你怕我……”

   &n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