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三十四章 細水流長(大結局下)(1/3)

作者:輕風若水字數:0更新時間:

    “阿容,你看那裏。”君若水笑著,指向遠處的一片山巒。四周是高山流水,朦朦朧朧地罩著一層薄薄的霧氣,將這湖中唯一的一艘小舟籠在裏麵。天色明朗清透,雲層背後一縷縷的晨光透了過來,將這的雲分成了淡金色與恬靜的白。

    墨容的眼神一如往常的寧靜,他細細地看著她,然後臉容上慢慢浮現出了淺淡的笑容,他的視線中唯獨隻存於一個人,白衣素衫,翩翩而立。

    “水兒,小心些。”墨容提了句,但也曉得她不會心生在意,便自己站了起來,慢慢將她擁著。

    君若水偏著頭,略顯蒼白的臉色讓墨容有些心疼,但見她還是滿臉的笑意。似乎是從來沒有那麽開心過,平淡卻意外的安心。

    遊山玩水夠了,兩人執著手慢慢走回湖邊的家中,就像人間普通的夫妻一般。當看到門口站立的一男一女時,君若水和墨容都分別愣了一下,但也又沒有在意料之外。墨容下意識地擋在了君若水的麵前,其實他的心裏根本不願意君若水再去麵對,隻要她可以安寧的生活,不管是什麽代價,他都願付。

    “仙君,久不見您,可安好?”那個女子開口。

    回想起當年大戰的事情,到現在再翻出來說也有些煩了,距離現在應是大致過去了五年,他們兩人也為刻意地去算過。  君若水那時被墨容一劍穿心,而且自己也沒有了強求要活下去的心意。墨容因為極度的傷心與後悔,而且本身也受了君若水碧水劍極大的創傷,如果不治,也是仙身盡廢而死。

    夜然為了救白清,舜影也幫他,堪堪闖入了妖界領域。夜然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嚳毓的真身,然後他的身邊是陷入昏睡的白清。

    “本尊等你很久了……”嚳毓眸光一閃,冷然的聲音忽然道。

    夜然神色變了變,皺起眉“把她放了。”

    “她可是我的最後一枚棋子,若是放了她,那你就不會來了不是嗎?”話畢,他幽雅地撚著一絲笑。

    夜然聽聞,不知為何輕歎了一聲,神色帶了些無奈與感慨,這一點也不像平時的他。隻知道他言“前塵已過萬年之久,你又何須介懷?”

    “你原來早就已經想起來了。”嚳毓的眼裏有種不可思議的激動,卻又有絲絲怒意忍不住從心底催發。百萬年的時間,就如同君若水所問,你當時的可是恨,是啊,他不恨,但也夠了。友情的背叛讓他吃盡了苦頭,但如果王齊安當時說的隻是謝謝,或者說一句話都不答,也許嚳毓都不會有這種過多的怨言。可是,他聽到的偏偏是一句“你走吧,不然我們都會為你而陪葬,你也不希望的吧。”

    這句話該是有多少的無情無義才會說得出口,百年的朋友,難道就不如一場生死麵臨的絕決嗎?很顯然,有的時候是這樣的。但當夜然搖頭說出真相的一刻,饒是嚳毓都沒有辦法接受。

    “我一直都很感謝你,不管是當年還是現在,從來沒有變過。”他說“隻是如果那時我說的是我謝謝你的話,你會死……”

    嚳毓半是嘲諷地笑道“你說我會死,我為什麽要死?”這種邪邪的笑意令人發慌。

    “你當時根本就是已經決定好了準備以死來換回天下眾生的安寧吧……”夜然的神情略是變化,停頓了片刻,才繼續道“你根本就沒有想要活下去的意思,甚至放棄了自己的大半生機來為這個世界做最後一點的幫助。我想,其實從一開始,錯的人就不是你,而是我。如果說,那個時候你不是帶著怨恨想要堅持活下去,而是平靜地死去,會不會就沒有如今的三界傷亡,和你的心生倦意呢?”

    “我們的仙君說的一點都不錯,很多事的因果都是出自於自己手中的,怪不得別人。所以,如果你真的很恨我,那便殺了我也無所謂,我把命賠給你,你就把白清放回去罷。”夜然看著他,用著波瀾不驚的語調“她是仙君最疼愛的徒弟,也是朋友。要是她死了,估計那個已經耗了大半條命的仙君即便是死,也會來找你算清的。”

    墨容引著君若水一步步走到屋裏,讓她輕靠在竹塌上,然後自己坐在她的身邊。他看她的眼神很深,一手悠悠地將她額前的碎發撥弄到一邊,最後手心停留在她的左邊臉頰上。

    離了仙界,夜然看著墨容的衣著也顯得隨意了許多,但依舊是張格外俊美的容顏。風迎於袖,纖細白皙的手就這樣因為保留著撫著君若水這個動作而露出半截,嘴角輕勾,美目似水,未語先笑三分。無情無愛的墨容上仙,暖麵寒心的若水仙君,竟然無一例外都變了。

    “最後妖界不還是退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