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六十章 了卻一樁心事(1/4)

作者:鳳佬酒字數:0更新時間:

    淩安來到了包間裏,也許有太多的話要說,但是在麵對麵的那一刻卻什麽也說不出來,淩安看著自己的幾個兄弟,一人遞去了一張水晶鑽石卡,他知道給他們錢是沒有用的,所以他就選擇了這樣的方式,五人什麽話也沒有說,依然那麽的淡定,一起唱歌喝酒。

    李思佟坐在鋼琴前,她那秀麗、靈巧的手按向鍵盤,彈起了序曲。姑娘 有種異樣的感覺,她向驚歎的四座展示出一種新的、固有的妙姿。

    她通常帶著謙恭、純真、坦然神色的麵龐放射出奪目的光彩、她那線條美 麗的胸部高高地、優雅地挺起;她那深情的眼睛靜穆而安祥;她那如月 光下平靜的湖水微微泛著漣漪,也開始象海洋的波浪一樣起伏、膨 脹、顫動;她那文雅、優美的山峰輕輕舒展,如白天鵝行將發出仙鳥的 啼囀。

    藝術家靈感的柔風巳經吹拂著她的臉頰,將把她變作嫵媚的聖歌 手,變作充滿激情的仙樂表演者。此時的她就是王座上的皇後,就是坐 在聖壇上的卡爾俄珀,以那悠揚動聽的歌聲征服了世界。

    她善於將內心 的不安與痛苦化作激情和靈感,以克服拘謹給她帶來的困難。她用心田 的淚水滋齒了嘴唇,自然而消魂的旋律從她的胸中迸發而出;那樣純真, 那樣輕柔,飽含著崇高的憂傷,使得那座的臉上的淚水滾滾而下!

    李思佟有很好的歌喉:甜蜜、磁性、微微帶點童音。趙西一直記得 李思佟喝醉酒,唱的那支“就這樣陪著你走遍天之涯”,但是在那次之後她就絕口不唱那支歌。

    她依然喜歡哼哼唱唱,有時,他躺在安樂椅裏,她會坐在他麵前的地毯上,把頭依偎在他的膝頭,輕輕的哼著歌。他對流 行歌曲一向不熟悉,聽不出她在哼些什麽,隻覺得她的聲音裏,帶著醉死人的溫柔。

    包間中,五個人還在靜靜的看著彼此,李思佟一曲終了,大家都靜了下來,趙西五個人看著淩安,淩安苦笑了一下,因為他明白自己要給這幫兄弟解釋一下自己今天的舉動,這樣的自己最終還是得告訴大家,因為大家遲早是會知道的。

    淩安舉起一杯酒,看了看,搖晃了一下,眼睛也沒有眨的一口氣就喝掉了,看著大家說道:“其實我現在的生活我是不想對你們說的,但是今天你們既然已經看見了,那麽我就告訴你們吧,這一年的時間我被迫進入了黑道,這一年我國的提心吊膽,心情很壓抑,但是我沒有辦法,因為我身上的責任和擔子不是你們所了解的。”

    說著淩安就將自己這一年的生活和盤托出,其中一些時候的險象環生讓五人咂舌,這就是淩安的生活,為了生存下去的絕地拚搏,一個自己並不了解的世界的生存法則,一個逼得一個優良大學生如此田地的現實社會,時至今日,大家才明白淩安這一年都沒有來找找自己是為了自己的安全。

    五個人此刻的心緒不已,特別是趙西,因為趙西的性格,因為趙西的脾氣,看著淩安,聽著他這一年的經曆,趙西心理更是不安,是愧疚和自責,一直標榜淩安兄弟的自己,在淩安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並沒幫得上忙,這真是對自己莫大的諷刺。

    包間裏很溫馨,淩安哥和那一幫哥們朋友終於再一次的和當初一樣,沒有了間隙,有的隻有坦誠和友情,看著李思佟和趙西,淩安此刻的 心情變得反而輕鬆,曾經的守候和美好,現在已經又熱你做的比自己還要好,這樣的結果對於淩安而言再好不過了,至於其他人,淩安知道終有一天他們會找到自己的心愛之人的。

    包間的氣氛一時間很濃密,大家坐在一起歡聲笑語,這一年的壓抑,這一年的苦水,這一年的擔憂在這一瞬間變得煙消雲散了,不管是淩安還是李思佟,還有趙西,此刻彼此之間變得很融僑,在趙西選擇說出來的那一刻,淩安就已經有將李思佟交給他的意思,因為這樣的男人勇於承擔,大家看著趙西,舉杯為了自己最好的兩個朋友,當酒杯碰在一起的時候,淩安大聲說道:“友誼長存,幹。”呼啦啦的一聲,就一下子全部進了肚子裏了,就這樣,大家相互看了一眼,笑了。

    這一晚上,淩安玩的很開心,從來沒有這麽開心過,用他的話來說就是了結了一樁心願,整個人都輕鬆了很多,看著他的那個樣子,大家都明白淩安變得不一樣了,也許是在事情之後變得更加的透徹了吧,淩安那一晚帶著百雄和祝頌去了聖皇酒店,給他們來了一條龍,而趙西則送李思佟和小然回學校去了,一場盛宴結束了。

    深更半夜,此時的東環八大街靜悄悄的,李紅衛等人剛剛站在八大街的街口,心中忐忑的心情一下子安定了下來,此時終於回到了自己的地盤,李紅衛的心也變得狂妄了起來,暗暗的說道:“自己一定要搞垮淩安,尖音閣和聖皇酒店都是自己的。”可是想法是好的但是要有命去享用啊,此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