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章 夜夜鬼壓床(1/2)

作者:伊如墨字數:0更新時間:

    午夜十二點,我把一個香爐放到窗戶旁,望了眼朗朗夜空,默默點上了三炷香。

    看著這三炷香慢慢燃盡,最後隻剩下紅香腳,我又欣慰地拜了拜,“鬼大人,現在喂飽了你,你晚上就別纏著我了。”

    神三鬼四,現在我把這鬼當神來供著,這香他也收了,我想隻要是正常的鬼都不會再來了吧。

    然而,這鬼可能不太正常,甚至無恥得不可思議。

    我才躺到床上有了睡意,身體又開始不出意外的僵硬起來,眼前漆黑一片,那種熟悉感又來了……

    那個冰冷胸膛壓上了我,有雙手從我的雙眼撫過,一寸寸下滑直到腳尖。

    我嚇得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然而我渾身都失去了力氣,連掙紮都不能。一陣無法言喻的感覺過後,緊接著便是步入雲端又如墮穀底,反反複複,直到我睡著。

    再次醒來已經是午夜四點,我冷得打了個抖,果然窗戶又開了一半,忍著疼痛起來關上,簡直要氣死了。

    這廝吃了我的香還來,來就算了,十二月的天,連窗都不幫關一下!

    靠我的半桶水是搞不定了,我打算找我哥幫忙。

    我從小無父無母,全靠哥哥開著一家古董店把我拉扯大,他神神鬼鬼的事都碰得多,應該能知道如何除鬼。

    第二天一早,我哥依然像往常一樣,吊兒郎當地走進來,鑰匙往桌子上一扔,跟著整個人都癱在了沙發上。

    “卿卿,涼然村的工程做好了?不是說那邊碰到了釘子嗎?你竟然這麽快回來?是不是壓根就看不出門道啊?來給你哥我倒杯水,我心情好了就跟你去看看。”

    我剛畢業一年,在一家公司裏做工程師,本來女孩子做工程嘛,淋不得曬不得,一般都會被老板留在辦公室做文件。

    但我老板卻特別看得起我,知道我懂點風水就說那邊打基不太順利讓我去看看,我哥說的就是這事兒。

    提起這事,我立馬進入正題,水也不給他倒了,“那棵古樹被挖了,那邊還接連死了幾個人,出了那麽大的事老板就讓我回來了。”

    說著說著我眼眶都熱了起來,“但這都沒什麽,問題是,我,我回來之後就被鬼纏上了!”

    我一向天塌下來都能當被子蓋,想來我哥也沒見過我這麽害怕的樣子,瞬時收起嬉皮笑臉,坐正了身子。

    “怎麽回事?”他的神情很嚴肅,鬼這些東西都不是鬧著玩的。

    我一五一十把整件事告訴了我哥。

    之前工地的人說有一棵古樹挖不動,隻要一動工那邊的人就出事,不是暈倒就是受傷,老板就叫我過去看看是不是風水出了問題。

    我去到後就用我僅有的一點風水知識看出了這個格局有點像秦始皇陵,本來打算去看看那棵孤零零長在中間的古樹有什麽門道,但不知道哪個龜兒子在後推了我一把,我一頭磕到樹上直接暈了過去。

    醒來後我腦袋脹痛,還來不及再看就發現他們竟然已經順利挖走了古樹。

    本來是一件好事,我還打算回去領功呢,瞧我一出手問題就解決了!值不值得加工資加雞腿?!

    但我還來不及高興,工地就接連死了幾個人,沒人敢動工了,緊接著我就開始春夢連連。

    我支吾著說完這事之後,又撥開劉海讓我哥看,“你瞧,這傷口還痛著呢!”

    然而,我哥沒理會我的撒嬌,反而眉頭都皺了起來,反問我,“你出血了,血粘到了古樹上?”

    “廢話啊,我頭磕到了樹,血自然就粘上去了,但是現在不是該幫我捉鬼嗎?別打岔,你妹妹我再這樣下去都要被嚇死了。”

    我連忙打斷我哥,就怕他又像往常忽悠客戶一樣扯到沒邊。

    然而,我剛說完,我哥卻放下了翹起的二郎腿,難得嚴肅地道:“卿卿,血落古樹,如果這棵古樹是白骨所養,我想,你是無意間和那個鬼結陰婚了。”

    結陰婚也就是和鬼冥婚,我以前也聽過我哥說過很多這種事,但這就不是被鬼纏身那麽簡單了!

    陰婚陰婚,那都是要死人的!

    我嚇得從沙發上彈了起來,連日來的委屈害怕變成了眼淚洶湧而出,“哥,那,那能不能幫我和這鬼離婚啊?!”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