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75章(1/4)

作者:翩然雲若字數:0更新時間:

    新嫁衣是玉墨頭幾天送來的,據說,這套嫁衣是他親自設計了樣式,親自監督秀娘們縫製的,每一針每一線都代表了他無邊的深情。

    雲紫站在銅鏡前,鏡中那個閉月羞花的女人正雙目含春,楚楚動人的看著自己,一襲大紅精美的嫁衣將她襯托的愈加美豔動人。

    如果說,穿著白衣的雲紫是九天最美的神女,淡漠出塵,那身著大紅嫁衣的雲紫便是擁有最燦爛笑顏的新娘,耀眼的美麗透著嫵媚與風情,是任何人都無法比擬的存在。

    為了表達神山對此番大婚的重視,玉墨派出了前任迎親隊,挑選了護衛隊中年輕英俊,挺拔修長的漢子們來迎接他最心愛的女人。

    鳳凰山的鳳王出嫁,鳳王界上下自然歡呼雀躍,餘伯特意也挑選了一千人的護衛隊送親,隻不過,此番的護衛隊不同於神山的,乃是清一色的女子。

    一襲同色大紅喜袍的玉墨端坐在棗紅色的天馬上,墨發高束,眉眼如清風朗月般,靜靜的凝視著在餘伯的攙扶下,一步步向他走來的婀娜女子。

    他翻身下馬,快走幾步,來到雲紫身邊,小心翼翼的牽上她的手,那一刻,無限的幸福感湧上來,讓他的胸臆間充滿了甜蜜。

    他何其有幸,娶得這世上最珍貴的女子,這一世,他定要疼她,愛她,永遠將她捧在手中,讓她做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紫兒?”玉墨低聲喚道。

    “嗯?”雲紫答應,俏臉卻先通紅一片,這家夥,不是說好了新娘新郎不能開口說話的嗎?

    “真不敢相信,我真的娶到了你。”玉墨滿足的歎息。

    雲紫無語,莫非,他隻是試探一下,眼前這位身著喜袍的新娘是否是雲紫?如此,也太可笑了吧?難道,他也患得患失?

    兩人沒有再說話,玉墨緊緊的握著手中的柔荑,將她打橫抱起,躍向馬背,兩邊的護衛隊發出了激烈的歡呼聲。

    作為兩界的王,不同的規矩都要遵守,禮節也比旁人紛繁複雜了許多,待到所有程序都走完,縱然雲紫修為高深,可自行修複體力,心也累得夠嗆。

    玉墨還要去招待前廳的客人,她獨自坐在喜床上,望著窗外的夜幕,凝視了很久,初時,心中的喜悅淡淡縈繞,等著等著,夜已深沉,他卻還沒有露麵,雲紫閉了閉眼睛,心中有些小小的不愉快。

    她很累,渾身上下,身心俱疲,不知不覺中便倚著被子睡著了,不知睡了多久,等她從睡夢中醒來,發現天已朦朦亮,而玉墨卻一夜未歸。

    大婚當日,新郎一夜未歸,這樣的事被任何一個人遇到了,都會受不了,雲紫作為鳳凰山高高在上的王,一人代表著整個鳳王界的臉麵,這樣的事情便尤為嚴重。

    雲紫怔了怔,紅彤彤的太陽徐徐升起,照在她大紅的喜服上,顯得有些諷刺,她站起來,眼神中的迷茫漸漸散去,神色漸漸變冷。

    婢女小心翼翼的進來伺候,卻被她揮退,沒過多久,從喜房中出來了一襲白衣,素顏冷漠的雲紫,婢女戰戰兢兢的走上前提醒:“王後,按例,新婚三天都要穿喜服。”

    雲紫挑眉:“按例?按哪界的例?你們神王界新婚之夜,新郎便可不露麵?”

    婢女誠惶誠恐的跪下,心知這位看似柔弱的鳳王是真的生了氣,作為一個下人,她也隻有被遷怒的份兒。

    一抹紅色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跑過來,看到雲紫,一把抱上來,歉意的說道:“紫兒,對不起,為夫昨晚喝醉了。”玉墨懊惱的揉了揉鬢角。

    昨夜,素來井水不犯河水的修羅界太子居然光臨了他的喜宴,而也就是那一刻,他才知道,在修羅界遇到的那位絕色美人蘭落,竟然是修羅界素來以殺伐果斷著稱的太子殿下。

    本來,顧念著雲紫苦守新房,兩界的臣子們不會為難玉墨,敬酒意思一下就行了,誰知蘭落卻不依不饒,非說自己遠道而來,要玉墨一醉方休。

    這一醉,果然是醉的不輕,居然連大婚之夜都誤過了,玉墨悔得腸子都青了。他抱著雲紫,卻被雲紫一轉身,甩到地上。

    本來,雲紫就算運用法力,也絕對不會如此輕易的摔倒玉墨,可一來,他宿醉未醒,腳步輕浮不穩,而來他心有愧意,任著雲紫發泄怒火。

    婢女們看到自家主子被王後毫無形象的摔倒在地上,心中對這位柔弱的王後有了新的認識,更何況,玉墨從地上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