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0章 藏龍之陣再顯威(1/4)

作者:故名洗心字數:0更新時間:

    聶雲伸手夾住一枚飄零在空中的落葉,放在唇邊,吹出哀婉悠長的旋律。眾人逐漸沉浸在這旋律之中,無不哀感憂傷。一些人隨著這旋律,默默移動著。

    陳姓家主陳良運看著幾十年的老友自爆而死,心生悲涼,忽然看開了許多事。他覺得,相較於石隆的壯懷激烈,自己的怯懦和猶豫實在有負初心。

    而受大長老指名的三長老則是一臉意氣風發,高聲說道:“受大長老之托,接下來的儀式由我主持。”

    他指著石家眾人說道:“石家眾人與魔道糾葛不清,立刻給我抓起來,押送思過崖!”

    他又對唐韻說道:“韻兒,這招魂儀式由你主祭。唐歆包庇魔道,是非不分,已不適合做掌門繼承者。但念在先掌門是她生身之母,允許她上台輔助。”

    唐韻得了三長老之令,正要舉步上台。卻聽得陳姓家主陳良運放聲大笑道:“哈哈哈!誰說歆兒不適合繼承掌門了?凡事隻以正邪之別為準,不問是非,不分善惡,難道不是魔道的做法嗎?歆兒待人至誠至性,重視每個人的生命和感情,這難道有錯嗎?咱們正道以匡扶天下,張揚正義為己任,可不是為了以暴製暴、濫增殺戮啊!三長老,我問你一句,你們為了掌門之位,逼死石家家主和嫡脈,又想囚禁石家鏟除異己,難道不是出於一己之私心?你們的做法,難道不是正在讓唐門走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陳良運一番話,說得三長老舌頭打結,一時無言以對。石陳兩家,甚至一些下五姓的子弟們也都心頭激蕩,情緒高漲。

    三長老漲了老臉,憋了好一會,才厲色說道:“怎麽,陳老頭,我以為你是個識時務的人,你也想步石老頭的後塵嗎?”

    陳良運不屑地哼道:“我知道,以我化神境初期的實力,恐怕是戰你不過的。但隻要我還有一口氣,便不會眼睜睜看著你們胡作非為。除非你們從我的屍體上跨過去,否則誰也別想阻撓歆兒繼位!”

    三長老自恃化神境中期的實力,又有大長老做靠山,全然沒把陳良運放在眼裏。他沒有大長老的心計,見陳良運出麵阻撓,便想當然地認為,隻要鏟除陳良運,便可威懾不順之人。

    “那我就送你去見那石老頭吧!”三長老眼露凶光,一躍而起,直取陳良運。

    “陳爺爺!”唐歆見狀,大驚失色。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聶雲那淒婉的旋律忽地轉成一股戰意十足的樂聲。與此同時,一道黑影隨著那樂聲激射而出,直撲三長老。

    “來得好!”三長老大叫一聲,拔劍刺向來人。可身子還沒上前,一陣暗器如群蝗一般撲麵而來。他連忙回劍,撥開暗器。

    而說時遲那時快,那道黑影已近在眼前,長劍值刺三長老咽喉。三長老一邊退,一邊用劍格擋。隻是這麽一來,劍上的力道小了許多,竟被對方長劍震得險些脫手!

    三長老連退十幾步,才停下來,穩住心神,驚訝地看向對方。同時,驚訝的不止三長老,在場其他長老以及眾人都是目瞪口呆——

    這個跟在唐歆母女倆身後的老仆牛伯,竟是化神境中期未滿的實力!而更讓人震驚的是,他竟然一招逼得三長老狼狽退卻,毫無還手之力!

    而此刻,牛伯心裏則是有些懊惱的。他聽著聶雲的樂聲,逐漸沉浸其中。直到聶雲突然以樂聲發出攻擊指令之際,他竟不由自主地出擊了。

    而牛伯身後的那些七星分舵的武者們也如夢方醒,原來他們和著樂聲的節拍,竟在不知不覺中布好了藏龍之陣!

    “這招魂儀式是歆兒小姐告慰先母的儀式,隻能由歆兒小姐來主持。若是有人膽敢僭越,就要問過我手中的劍!”牛伯高舉唐歆的隨身佩劍“玉蟾劍”,朗聲說道。

    若是換做平時,唐門眾人誰也不會在意一個老仆人的話。但這個老仆人剛剛一招擊退了唐門中實力屈指可數的三長老,那麽他的話分量就不可同日而語了。

    “牛伯,你忠心護主,令陳某佩服。為了歆兒小姐,我七星分舵眾子弟願生死相隨!”陳久羅仗劍而出,站在牛伯身側。而七星分舵眾人踏著聶雲樂聲的節拍,如潮水一般布陣,圍住了三長老。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