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75章 第76章別宮鬥了,來宮變吧7……(1/5)

作者:初雲之初字數:8468更新時間:2022-01-15 04:36:01

    皇帝服『藥』, 便疲憊睡下,武則在旁守候良久,直到他睡得沉了, 方才起離開。

    她走不久, 皇帝便悄無聲息睜開了眼,目光略微動了一下,便有內侍快步向前,隨時聽候吩咐。

    皇帝沙啞著聲音問:“行宮內可有異動?”

    那內侍道:“一切盡如皇娘娘所言, 並無出入。”

    皇帝幾不可見點點頭:“皇不負朕望。”

    問:“南軍如何?”

    那內侍聲音更低:“奴婢早就差人傳訊南軍,徐將軍親自率人駐紮在裏之外,若行宮內部有變, 一刻鍾內便可來援。”

    皇帝眼底閃一抹滿意:“很。”

    懷疑一切是君主優良品質,而權位之前,父母也, 妻也罷, 統統都是靠不住。

    皇帝惜命,也怕死, 無論他這場病是否是人為導致, 他都用絕對謹慎來應對。

    小心駛得萬年船。

    ……

    長廊兩側便植翠竹,每當有風吹, 便發出簌簌聲響, 那搖曳葉影落在武則長及地麵裙擺上,也在她臉上留下晦暗不定斑駁光影。

    她漫不經心回頭去,低聲問心腹:“德妃差事辦得怎麽樣了?”

    心腹畢恭畢敬回稟她:“德妃娘娘傳信來,道是幸不辱命。”

    武則兩手扶在隆起肚腹之上,連微笑都恰到處。

    她輕輕說了聲:“很。”

    ……

    事情起因,是威遠侯接到了一封密報, 道是皇帝病篤,馬上就不行了,而皇把控住行宮,封鎖消息,打算等到自己腹中胎落地之,扶持幼主登基。

    因著皇腹中胎『性』別未定,定襄王府甚至私下裏搜羅了幾個孕『婦』,若皇誕下公主,便行換子之事,以此確保定襄王府和皇立於不敗之地。

    威遠侯看完這封密報,立馬就急了——他本就同定襄王府有隙,先前被皇收拾幾次,是這夥子人得勢了,他還能有命活嗎?

    威遠侯並非勳貴出,從前在禮部擔著個六品閑官,隻是他妹妹肚子爭氣,誕育了當今子,才得了這麽個侯爵勳位。

    原本是六品官,忽然間得了個世襲侯爵爵位,這餡餅掉普通人上,早高興不知東南西北了,可在威遠侯看來,這事可不是那麽回事啊!

    當今生母是他嫡親妹妹,當今子是他嫡親外甥,按理說他該有個承恩公封爵,怎麽就降了等,屈居侯爵之位呢?

    隻是這事倒也怨不到皇帝上。

    威遠侯妹妹入宮時隻是個品階低微人,之雖然誕下皇子得了晉封,位分也不足以撫育皇子。

    皇帝是在皇膝下長大,雖說沒有改換牒,但因著皇無子,他也算是半個嫡子了,故而登基之先行加封嫡母母,然才輪到生母娘,也是情理之中。

    隻是威遠侯想不通啊!

    他是能想明白,就不至於活了幾十年還是個六品官了——說起來,這個六品官還是先帝為了子臉麵吩咐底下人給提上去,本來他隻是個七品芝麻官。

    皇子年幼時候養在宮裏,威遠侯見不著,等到皇子成年開府,他馬上就登門拜訪去了。

    皇帝上輩子大抵出生在印度,骨子裏就鐫刻著人分六九等基因,在宮裏跟親娘相依為命是因著母子之情,到了宮外拜會舅去也是皇母承恩公府,哪裏會登親舅舅門,隻是他那時候畢竟不是子,還得顧及臉麵,聽說自己那沒出息怨種舅舅來了,到底捏著鼻子前去招待。

    威遠侯也不會看臉『色』,巴巴貼在那說個沒完,再之聽聞李妃染病,宮裏邊張羅著給端王選個理側妃,還『毛』遂自薦送自女去。

    皇帝那時候已經相中了定襄王府長女韓元嘉,聽完威遠侯說話臉都綠了。

    人是鑲了金異姓王長女,嫁妝能擺滿條街,拔一根寒『毛』比你腰都粗,你個普信男有什麽?

    六品官位嗎?

    怎麽意思張嘴?!

    真是狠狠地無語了!

    之韓元嘉入了府,威遠侯夫人還時不時帶著自女來,皇帝恨不能跟這群沒出息窮親戚割席斷交才,自己不能出麵,就交待韓元嘉把人打發走。

    韓元嘉辦事是真利落,下五除二就把人攆了,威遠侯府上丟了金龜婿,能不恨她嗎?關上門在對著定襄王府破口大罵。

    再之皇帝登基,韓元嘉成了貴妃,長樂郡主做了皇,威遠侯就更恨了——這榮耀原本該落在我啊!

    皇帝咬著牙給了舅一個侯爵,自覺已經很對得起他們了,哪成想威遠侯府貪心不足蛇吞象,打著子舅旗號出去胡作非為、欺男霸女,皇帝倒是有心處置,怕朝臣非議苛待舅,幾次板子高高舉起、低低落下,倒叫威遠侯府愈發得意起來。

    前段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