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35章 第 35 章(1/5)

作者:少予字數:12230更新時間:2021-11-27 15:45:38

    鬱湮氣了主角受一通, 哪裏知道對方正在暗戳戳地要算計自己,他正舒舒服服地窩在斷臨懷裏,翹著雪白的小腳爪看比劍。

    還有人不時給他撓下巴撓腦袋瓜子, 他貓小爺舒服得都快打呼嚕了。

    那號稱天才劍修的沈廉戈縱然實力不俗,可對上自己祖師爺的成名之劍, 自然是節節敗退, 逼得他雙目赤紅卻還不肯認輸。

    正當沈廉戈想使出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數, 一道渾厚的聲音響起:“孽徒,還不快住手!”

    眾人循聲看去, 來者正是劍宗現任掌門赫連蕭, 他嘴裏雖然喊著孽徒, 卻正好趕來幫沈廉戈擋了一劍。

    同時也阻止了對方自損的念頭,一把握住對方的肩膀往後一扯。

    丹陽劍碰上劍宗掌門的劍,這才停下攻擊,似乎在等待斷小貓的安排。

    “回來。”鬱湮一看,打了小的來老的,暫時還摸不清對方的底細,便讓丹陽先回來。

    可是這老的開口便道:“你怎麽會有我師祖的劍?”

    他一開口就引起了騷動, 掌門赫連蕭的祖師,那不就是已經飛升上界的斬天前輩嗎?

    鬱湮首先就不喜歡這個人, 語氣好衝啊,這是對待小貓咪該有的態度嗎?

    問別人問題不是應該加個請字嗎?!

    難怪劍宗最後會走向沒落,原來不僅僅是沈廉戈一個人的問題, 而是劍宗上下都有問題。

    “閣下這話問的,好像這劍是我偷來的似的!”鬱湮為自己打抱不平道:“當然是正規渠道得來的, 不然他怎麽會聽我號令?”

    赫連蕭這才發現自己語氣有問題, 勉強壓下不快道:“請問這位小道友, 可否將得到丹陽劍的緣由說來?”

    真麻煩,好像對每一個人都要說一次,否則他們都不相信這劍真的是他用正規渠道得來的。

    不過鬱湮還是耐心道:“好吧,我就仔細告訴你。”

    在場的所有修士聞言,紛紛都豎起了耳朵,生怕漏聽一個字。

    “是這樣的,我機緣巧合之下偶遇斬天前輩,他頭一次見我就覺得我骨骼清奇,天資聰穎,非要我繼承他的修為和丹陽劍……一開始我是不肯答應的。”

    眾人聽前半部分,內心嫉妒得麵目全非,這隻小貓怎麽如此好運氣?!

    他是踩了狗屎嗎?!

    聽後半部分,眾人吐血,什麽叫做他一開始是不肯答應的,這種好事還要拒絕嗎?!

    他是不是人啊?

    哦,他不是。

    劍宗等人臉龐直抽搐,好一個不肯答應。

    連外人都知道斬天的機緣有多麽難能可貴,他們劍宗的弟子豈會不知?

    “後來他隔三差五騷擾我,煩得我睡不好覺,我就隻能答應他了呀。”

    這事是斷臨所不知道的,他捏捏貓兒的耳朵:“你怎麽沒有告訴我?”

    若是當初貓兒告訴他,他定有辦法讓那斬天不會再來煩貓兒。

    鬱湮:“你那會兒正在為閉關和出去的事煩惱,我不想再給你添麻煩。”

    想起那段歲月,斷臨眸色變深,無聲親了親貓兒的頭頂,終究是他虧欠了這隻小貓咪。

    不過現在一切都好了,他會用一輩子還的。

    他二者突然卿卿我我,簡直讓旁邊的眾人眼睛都要瞎了,一人一獸,真是有傷風化。

    果然魔修就是魔修,行事詭異多端,不計廉恥!

    “然後呢?”赫連蕭忍不住出聲催促。

    鬱湮和鏟屎官麽麽噠了一下,才發現眾人還等著聽故事呢,繼續說道:“可是那會兒我才築基初期,就算答應接受他的修為和劍,我也還夠不著條件,哎呀,所以我又拒絕了他一次。”

    眾人:“!!!”

    謝謝,他們已經不想聽然後了,怕自己聽了會當場吐血。

    但這次斷小貓卻沒有開小差,他繼續說道:“可是我後來想想這機緣也挺好的,要不就努力修煉一番,突破金丹再來找他?可是眾所周知,金丹何其艱難,當時我覺得我使出洪荒之力修煉也夠不著。”

    這倒是的,這小貓修還挺有自知之明。

    於是眾人又來了興致,那這斷小貓究竟是如何突破金丹的?

    這時斷臨挑了挑眉,精神突然緊繃起來,因為接下來就是敏感的事件,貓兒也要繼續說下去嗎?

    他覺得貓兒應該不會說,那畢竟是他們的私房~事。

    “順應自然地修煉當然是不可能結丹的,所以隻能耍點小手段,於是我就……唔……”

    斷臨越聽越不對勁,這小混賬果真要說,他俊臉一紅,趕緊捂住對方的嘴巴,在耳畔低聲警告道:“貓兒,此事不能宣揚。”

    鬱湮被捂嘴很鬱悶,一直用眼神示意斷臨快放開,幹嘛啦!

    他又不是要開黃腔,在鏟屎官眼裏他竟然是這樣的貓?

    眾人正聽得聚精會神,卻發現講故事的人,啊不,貓,被那斷臨魔頭捂住了嘴?

    他們頓時對這件事更加猜測紛紜,難道涉及到了魔頭的什麽秘密?

    “我放開你,你不許亂說?”斷臨嚴肅道,他真的害怕涉世未深天真單純的貓兒,把他們床笫之歡的事情抖出去。

    他自己被窺視無所謂,但他不允許外人知道一星半點關於貓兒的這些事。

    “嗯嗯。”鬱湮乖乖點頭。

    再三確認著之後,斷臨終於放開手掌,他的謹慎讓鬱湮唏噓,都結束處男身那麽久了,斷臨還是那麽純情。

    既然鏟屎官臉皮薄,那他就省略過程直接說結果:“後來我就進了點大補的東西,唔,至於是什麽無可奉告,總之我被硬生生推上了金丹。”

    “………”恕他們直言,上金丹還要費勁巴拉用好東西堆積,這就是斬天前輩眼中的天資聰穎?

    就這?

    如果說之前是嫉妒,現在就是瘋狂嫉妒!他憑什麽呀?憑他會喵喵叫嗎?!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