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33章 第 33 章(1/5)

作者:少予字數:13846更新時間:2021-11-25 16:20:38

    也不是說魔修就不能用劍, 隻是大家都知道斷臨不用劍。

    驚鴻一瞥,剛從崖底飛上來的魔尊就消失不見,對方似乎並不在意前來圍觀他的這群修士們。

    等魔尊一走, 一些修士才說道:“他走得如此倉促, 莫不是害怕正道修士們圍剿他?”

    “那是當然了。”有人大聲說道:“那魔頭破除天道禁製廢了不少力氣, 剛才指不定就是他最虛弱的時候,隻可惜我等錯過了機會,不然聯合起來一劍將他屠之不在話下。”

    另一個人掏掏耳朵譏笑道:“剛才那魔頭沒走的時候, 你怎麽不敢說?”

    被嗆之人訕訕地摸了摸鼻子, 他當然不敢說啊, 他隻敢放馬後炮。

    宋平洲有點可惜,沒能和救命恩人打個照麵,不過看到對方平安無事, 他就放心了。

    走之前他和泠琊拱了拱手:“泠琊道友, 我等先行回去了。”

    泠琊點點頭, 又說道:“不知道友怎麽稱呼, 來自哪個宗門?”

    平常這種小修士,泠琊可不會去結交,但這人既然和斷臨有淵源, 他就隨意問了一句。

    “哦, 我叫宋平洲, 是雲闕宗的弟子。”宋平洲挺給麵子地道。

    主要是泠琊的名聲很不錯, 很多年輕修士都以他為榜樣。

    再就是泠琊長相好, 男女通吃的那種。

    直到分道揚鑣, 宋平洲的師兄弟們仍在七嘴八舌地討論道:“那泠琊真人怎麽看起來不像傳說中那麽清冷, 他竟然主動結識平洲。”

    “是啊, 他長得真好看, 無怪那麽受歡迎,是我我也喜歡。”

    “聽說炎天宗的掌印想將他收入門下,將度支這一塊全部交由他掌管,這可是一個肥缺,嘖嘖。”

    “度支太俗了,配不上泠琊真人,這掌印怕不是侮辱人。”

    宋平洲撇撇嘴,不知為何,聽到一眾師兄弟們都誇泠琊,他反而起了逆反心理。

    要他說,斷臨前輩長得更出色,更有魅力一些。

    -

    斷臨被囚之前,他的老巢就是魔城,君離和容隱留下的。

    不過眼下已經芳草萋萋,冷冷清清。

    很久之前,魔城也曾名聲大噪過。那時君離和容隱都還如日中天,手底下的魔兵魔將不計其數。

    斷臨也因此當過幾千年的魔城少主,雖然他並不在意就是了,比起被這些東西牽絆,他更喜歡獨來獨往。

    更何況那時候他和君離的關係平平而已,對方的勢力對他而言毫無意義。

    後來君離為了容隱,遣散了魔城上下,一心隻想陪容隱四處遊曆,尋找能徹底治好容隱的機緣。

    魔城就散了。

    舊址冷清下來之後,斷臨倒是一改常態,變得喜歡回家。

    眼下從墮仙崖出來,他第一時間想到的也是魔城。

    這魔城坐落在一處天險之地,易守難攻,景色奇絕。

    若要隱居,這裏是個好地方,若要功名成就,這裏如今什麽也沒有,隻埋藏著一段曾經輝煌過的記憶。

    “哇……”他們在黃昏時刻抵達魔城,鬱湮看到這筍石林立,雲遮霧繞的奇觀,嘴巴都驚豔得合不上了:“這裏就是咱們的老家嗎?”

    “嗯,本尊出生的地方。”斷臨摸摸貓兒的腦袋,帶著他直徑推開宮門。

    正是春濃,門邊茂盛的花叢圍繞著幾隻蝴蝶,鬱湮立刻從鏟屎官的懷裏竄下去,追著那蝴蝶而去。

    斷臨到這一幕,心裏柔成一灘水。

    所有的悵然若失,也就隨之煙消雲散。

    時而他覺得天道對他不公,時而又覺得天道對他還不錯,至少奪走了他的一切之後,又把貓兒給了他。

    鬱湮可不是真的想撲蝴蝶,他才沒有那麽壞呢,他追了一圈又倒回來了,這時四隻爪子已是黑乎乎的。

    “瞧你這髒貓。”斷臨就再也沒心情回憶了,直接一揮袖子,用法術將封塵的魔城清理幹淨,否則斷小貓就要變成斷黑貓了。

    在魔城住下之後,鬱湮才從斷臨口中得知魔城以前的故事,原來以前那麽輝煌啊?

    怪不得這裏氣勢宏偉,富麗堂皇,一看就不凡!

    他看出斷臨回到這裏,心情好像不太明媚,估計是觸景生情,想到了自己的父母。

    鬱湮知道那二位其實並沒有死,他見不得鏟屎官心情低落,便哄對方說道:“聽你這麽說,他們隻是入了那荒古秘境,並未確定仙逝?”

    “至今已有三千多年,若有轉機,也該出來了。”斷臨說道。

    “那可說不準。”鬱湮壞壞地蹲在人家臉頰邊,用尾巴掃人家的臉:“說不定他們隻是想過二人世界呢?外頭紛紛擾擾有什麽好?”

    他又說:“若你真的擔心,大可以去荒古秘境走一趟呀。”

    眼見才為實!

    斷臨臉龐發癢,連忙用兩根手指夾住貓兒的尾巴尖,故作不在意道:“如果真的仙逝了,去尋也沒用。如果如你所說他們還活著,不願叫人打擾,我又何必去打擾?”

    “也對,那你就不要再為此事憂心。反正以我的直覺呢,他們應該是沒事的,你要相信我,我的嘴開過光,我說的每一件事都會變成真的。”鬱湮自信滿滿地說道。

    被他一通安慰,斷臨果真將此事放下,橫豎他本身也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去想那等沒用的事,不如想想如何收拾賤人。

    雖說這一次斷臨沒有被關押到徹底黑化的地步,可他內心對仇人的恨意可一分都不少。

    假如他願意,他現在就可以前去踢破那炎天中的宗門,將那辜老賊提出來手刃,以解他心頭之恨。

    若不是……

    斷臨的視線,瞧著自己身邊活潑可愛的貓兒,狠毒的目光一下子又柔和下來,他伸出手指勾勾對方的下巴,心裏說不出的暢快。

    複仇之事且先放一放吧。

    貓兒修為太低,若他日自己成了天下正道修士的公敵,必然會麵臨諸多危險。

    他自己也就罷了,何苦連累貓兒提心吊膽,時刻提防。

    不過有一事魔尊始終不甘心,那就是之前連著幾次被那些臭修士們奪走的,屬於他家貓兒的奇珍異寶。

    他遲早會奪回來。

    既然天下皆知斷臨出來了,無極宮主自然也聽到了消息。

    他倒是不想見斷臨,隻是很想見一見斷臨家的貓兒,給對方帶點禮物。

    畢竟上次那貓兒在禁製裏麵急得抓臉撓腮的樣子,他還曆曆在目,主要是太可憐可愛了。

    無極宮主帶著禮物來到魔城,還未進門便被一把劍攔住。

    有劍靈的劍九韶見得多了,但他從未見過殺氣這麽重的劍,即便是他這種修為,也為之一震,立即小心防禦。

&nbs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