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32章 第 32 章(1/5)

作者:少予字數:12532更新時間:2021-11-25 16:20:38

    五十年後, 有修士偶然觀測到墮仙崖上空,天有異象,似乎是有哪位道友在曆劫。

    看那動靜, 至少也是結嬰才有的陣仗。

    那就奇怪了, 有誰會在墮仙崖結嬰?

    眾所周知那墮仙崖是天道囚禁魔頭斷臨的地方, 又有誰不長眼跑到那個不毛之地結嬰。

    這消息在九洲傳開,天下修士都嘖嘖稱奇,確實想不通有誰會跑到那裏結嬰。

    “不會是那斷臨魔頭晉升了吧?”忽然有人想到。

    “不是說那陣仗不大嗎?最多也就出竅期的動靜, 那斷臨魔頭被天道禁製的時候就已經是魔尊, 境界比肩融合期。”說話的修士想了想:“依我看, 現在至少也是魔帝修為,境界比肩洞虛,再渡劫兩次就能飛升上界。”

    眾修士覺得有道理, 若真是斷臨魔頭晉升, 動靜不可能這麽小。

    目前炎天宗已成了主角受泠琊的常駐地, 他這邊的劇情剛剛進展到, 幫助炎天宗拿下一條靈石礦脈,獲得炎天宗上下的認可。

    主角攻辜玄澈希望他加入炎天宗,並第一次流露情意, 想和他結為道侶。

    泠琊沒有答應, 他還有太多的事情沒有做, 頂著辜玄澈的道侶這個身份並不方便。

    下一步泠琊想去劍宗, 實不相瞞, 他知道墮仙崖底的機緣就是劍宗的開創者, 斬天前輩!

    但想要獲得對方的認可太難了, 他必須以劍宗弟子的身份前去。

    眼下天下修士都知道他和炎天宗交好, 和掌印辜玄澈也交情甚篤, 所以他得暫時和炎天宗冷一冷,去找劍宗的大弟子沈廉戈交好。

    沈廉戈本就喜歡他喜歡得明目張膽,他此去必然會受到歡迎,隻是辜玄澈這裏不好解釋,他得瞞著辜玄澈,隻說自己自己要找個地方清修一段時間。

    好好考慮一下辜玄澈想和他結為道侶的提議。

    辜玄澈不疑有他,談完彼此之間的私事,便將話題轉到墮仙崖:“那個地方竟然有人修煉,令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有何不祥的預感?說不定隻是謠傳罷了。”泠琊不放在心上,斷臨是不可能這麽快出來的。隻要不是斷臨,其他的修士愛怎麽晉升怎麽晉升。

    元嬰雖然不俗,但如今的各大宗門,誰門下沒幾個元嬰長老坐鎮?

    辜玄澈搖搖頭,他心裏一瞬間閃過某張豔麗的麵孔,但很快又打消了這個荒謬的念頭。

    那人已經跳下去百年有餘,當初跳下去的時候修為不過堪堪築基初期,哪怕他沒死,也不可能在百餘年就結嬰成功。

    但如果是呢?

    那也不如何。

    辜玄澈自己本身就是出竅期能者,麵對元嬰初期的修士又如何,他可以毫不費力地碾壓對方。

    可能對上元嬰期的劍修會吃力一點,但也不過爾爾。

    “我走了,你好生照顧自己。”泠琊對辜玄澈說道:“宗門事務如此之多,你也不必事事親力親為,讓其他長老代替也無不可。”

    辜玄澈不由心中一甜,他知道心上人關心自己,便將對方擁入懷中說道:“好,你要早些回來。”

    可憐的主角攻,此刻還不知道自己的心上人,其實是個雨露均沾的海王,得到對方一個淺笑就很開心了。

    -

    墮仙崖底淩霄洞,此刻的氣氛歡天喜地,因為他們日盼夜盼的斷小貓,終於結嬰出關。

    這一刻沒有哪一位淩霄洞成員是平靜的,整整五十年啊,斷小貓知道他們這五十年是怎麽過的嗎?

    有時候整整幾個月,洞府裏都不曾有誰吱個聲,已經不是沉悶壓抑可以形容。

    兩個劍靈時常躲出去,以免不小心觸到魔尊的逆鱗,畢竟魔尊等斷小貓的樣子,令他們害怕。

    明明魔尊表現得很正常,卻始終讓他們覺得,那條線是繃緊的,隻要輕輕碰一下就會全毀掉。

    幸而,斷小貓終於出關了。

    帶來了結嬰的好消息。

    魔尊聽到動靜,起身去密室找他的時候,身形都有點不穩,到了門口又停住了,還不是時候。

    他就這般硬生生停在那裏,等到鬱湮完全收功,開口喊了他一聲:“進來。”

    區區兩個字罷了,魔尊卻滿足地笑了起來,挑開簾子走進去。

    一隻雪白的毛團兒,頓時從蒲團上一蹦跳下來,眨眼功夫就竄到了斷臨懷裏。

    抱住他香軟的小身子,高大的男人笑罵了一句:“你就這麽不耐煩人形,這樣叫我怎麽親你?”

    小貓咪親了鏟屎官嘴角一口,這不就親到了嗎?

    斷臨可不依,指尖點了點他的小粉鼻子,眼神幾近滲人道:“這樣不夠。”

    說實話,鬱湮就是感覺到了斷臨成噸的相思,這才有點害怕地變成小貓咪。

    但他始終相信,不管斷臨如何情緒失控,都不會讓自己有任何一絲難受,於是就順從地變回人形。

    他年紀輕輕結嬰成功了,外貌定格在最美好的年華,眉眼五官不笑的比之前成熟了一些,有了一點青年感,但一笑起來還是記憶中那個貪玩天真的貓兒。

    斷臨端詳他幾眼,覺得哪哪都順眼,等看夠了,終於忍不住貪婪地貼近他的唇,呼吸他的氣息,解掉這五十年滲入骨髓的相思之毒。

    吻得並不粗魯,外界總說魔尊如何如何,有誰知道魔尊也是個講究的脾氣。

    怎麽說也是養尊處優長大的,看見想要的東西也不可能大刀闊斧地索取。

    一如他當初把小貓咪哄到手那樣,可曾有一絲粗魯?

    鬱湮漸漸地迷失在斷臨的氣息裏,從剛開始的微微後仰,變成摟著對方的脖子,手指不自覺地摩挲對方。

    最後到是變成了斷臨處於低位,臉龐微微往後仰,鬱湮居高臨下地看著他,結了嬰仍然天真的眼睛霧蒙蒙的。

    被他當做全世界,全身心地依賴著,斷臨心滿意足,喟歎了一聲。

    鬱湮覺得,大魔頭長得真好看,本應該霸氣側漏的眉宇間被溫柔填滿,這種對衝的差異簡直絕了。

    鬱湮親了親他的眉骨,立刻瞥見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