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7章 第 27 章(1/5)

作者:少予字數:12082更新時間:2021-11-21 17:07:50

    按照中國人的習慣, 要去幹大事的頭一天晚上必須養精蓄銳,睡一個好覺。

    鬱湮晚上挨著大魔頭睡覺的時候,做夢夢到自己第二天在洞外大展身手, 無敵貓貓劍刷刷刷,殺得妖獸們片甲不留。

    他一會兒一個鎖喉, 一會兒一個連環腿,謔謔謔!

    “……”一直被貓兒踹臉的魔尊,默默承受,他既想把變回原形的貓兒從自己脖子邊拎開,又舍不得這團溫暖親近自己……

    小混蛋一定在做武林高手夢,假想敵便是無辜的魔尊。

    第二天鬱湮精神抖擻醒來, 眨巴著圓溜溜的眼睛看到, 咦,大魔頭眼睛周圍為什麽會有抓痕?

    這肯定不是他幹的。

    “你眼睛怎麽傷了?跟我有關係嗎?沒有吧?”小貓咪不僅蝦仁, 他還要豬心。

    傷了?

    許是傷口太小, 斷臨並沒有注意到,他摸摸自己眼下:“無妨,本尊自己不小心弄傷的。”

    掛在牆壁上的劍靈:“……”

    這……他覺得自己有必要重新排列一下魔修的家庭地位。

    馬上要出去幹大事了。

    雪白的小貓咪認認真真做了一套熱身運動,斷臨和劍靈目不轉睛地看著小貓咪搖腦袋,翹屁股, 煞是可愛。

    肉乎乎的毛團兒本來還想做兩個仰臥起坐,但由於某些原因沒能進行下去,他麻溜地爬起來當自己做了。

    “咳。”鬱變成人形, 做了兩下擴胸運動,伸手:“拿我的劍來。”

    “……”斷臨默不作聲, 從牆上取下情人劍, 送到貓兒手中。

    “好, 我們出去吧。”

    這一次,鬱選手是有十足把握的,他相信以自己築基大圓滿的境界,加上 Buff滿滿的無敵貓貓劍,是可以取得成功的。

    他越想越覺得開殺戒就是結丹的契機,作為一個劍修,怎麽能沒有殺氣呢?

    殺氣從何而來?

    切白菜。

    “好了,可以打開禁製了。”走到洞口,鬱湮再次說道。

    “你當真準備好了嗎?”斷臨蹙眉詢問道,看起來十分擔心。即便是貓兒躊躇滿誌精神抖擻的狀態,也沒能消除他的反對。

    倒不是擔心貓兒實力不濟,他隻是覺得這一步貓兒走得錯了。

    劍靈和魔尊所見略同,是的,他根本感覺不到鬱湮身上有殺意,其實對方內心根本不想走這一步,隻是因某種原因,逼迫自己走這一步而已。

    鬱湮轉過臉來,努力讓自己眼神堅定,看著斷臨說道:“你放心,對付區區幾隻飛行妖獸,我必然手到擒來。”

    他還握住魔尊的手……

    這個好,魔尊趁機摸了摸貓兒這雙滑溜溜白嫩嫩的手。倒也古怪,貓兒即便是一直練劍,手心也未曾留下薄繭。

    “其實你不必違心而行,不開殺戒又如何?誰規定劍修就一定要開殺戒?”斷臨一邊把玩著貓兒嫩蔥般的手指,一邊流露出對那些修士的不屑:“那都是平庸之輩的結論。”

    貓兒怕不是看了什麽不入流的玉簡,被那些所謂的天才劍修所左右了。

    鬱湮:……

    其實這是他自己悟出來的心得,該死,不能對號入座搞自己的心態。

    他麵不改色小聲說道:“總要試一試,反正隻是妖獸……”說罷舉起一隻手掌擋在魔尊嘴唇上:“你別勸我了,我意已決。”

    斷臨:“……”

    鬱湮眼巴巴看著他:“我感覺到我的境界已經鬆動了,隻差臨門一腳,如無意外就是今天了,你對我有信心一點好不好?”

    大魔頭的態度搞得他好像是隻普信喵哦。

    既然貓兒都這麽說了,斷臨還能如何,隻能打開禁製表示支持:“小心。”

    拍拍大魔頭的手表示放心,鬱湮便非常自信地抱著劍從對方懷裏退出來。

    對了,一會兒打鬥要用劍,所以不能禦劍飛行。

    他的儲蓄手鐲裏有飛舟,這個玉盤一樣的飛舟,斷臨送的,他頭一回用,祭出來小心翼翼地爬上去。

    這枚飛舟沒有靈,不會給鬱湮當保姆,萬一不小心可能會摔得臉著地,那多丟臉。

    隨他一起上飛舟的劍靈心想:你四肢著地趴在上頭,也沒比臉著地好哪去。

    不過他不敢出聲,他害怕斷小貓的淫威,上次說漏嘴被對方威脅,要給他改名叫阿黃。

    別看鬱湮自信滿滿,其實他心裏很害怕打架,因為以前從來沒有打過。

    他抱著長劍在玉盤上還算穩當地站起來,暗暗承認,自己還有進步的空間。

    咻咻咻——

    不一會兒就有一排飛行妖獸來了,左三隻右三隻,全部都張著可怕的獠牙,還有鋒利的爪子。

    鬱湮眯眼:有點棘手,他們竟然想群毆朕?

    妖獸近在咫尺,貓兒怎麽還不出手?

    場外的魔尊也好,蓄勢待發的劍靈也罷,雙雙替他心急不已,魔尊更是傳音提醒他:貓兒,你現在是不是該拔劍了?

    嗯,鬱湮當然知道是要拔劍了!

    不僅要拔劍,還要心狠,手辣。

    刷地一下,劍出鞘了,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鬱湮對著這個天,對著這個地發誓,他出來之前真的打定主意要大開殺戒的。但是看見這麽多張牙舞爪的飛行妖獸,他忽然覺得人家雖然長得醜萌醜萌的,卻也沒招誰惹誰啊,怪可憐的!

    說白了鬱湮還是沒見過血,不知廝殺為何物,劍握在手裏卻使不出殺招,過不去心裏那道坎,隻能避重就輕。

    其實他的劍法使得尤其漂亮,足以周旋自保,連最苛刻的師父都挑不出半分毛病。

    除了毫無殺意!

    明明可以照著對方的脖子砍下去,最後卻隻砍傷對方的羽翼,這樣一來自己卻慘遭反撲。

    雖然都躲過去了,最終化險為夷,但鬱湮知道自己這樣不行,連下殺手都不敢還當什麽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