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6章 第 26 章(1/5)

作者:少予字數:12592更新時間:2021-11-21 17:07:49

    對這種事並不熱衷的魔尊, 為了自己的愛寵勉強下海,這是多麽可歌可泣的情操。

    鬱湮暗道:我對他來說一定很重要。

    反觀自己卻好像並未付出什麽?

    這樣不行啊小鬱。

    鬱湮一陣內疚自責,而眼下他能為大魔頭做的, 就是盡力讓大魔頭快樂。

    鬱湮接下來乖得不得了,哼哼唧唧的, 哥哥前哥哥後的,然後覺得哥哥也不夠刺激了,就改叫夫君,寶!

    很快他就親身體會到新鮮感的重要性,大魔頭明明很受用,手背上青筋立現!

    卻高冷地捏著他的下巴, 裝模作樣討伐於他:“本尊什麽時候成了你的夫君?”

    他們之間一沒有口頭盟約, 更沒有舉行合籍大典,他怎麽就稀裏糊塗成了貓兒的夫君?

    鬱湮哭唧唧道:“這時候難道不是想喊什麽就喊什麽嗎?”

    心道, 這人好生較真。

    沒有一點情趣。

    夫君還是平常的呢, 很多人都喜歡喊爸爸,這就不說出來刺激斷臨這個古代人了,他怕斷臨不行。

    斷臨還以為貓兒內心幻想嫁給他呢,正想取笑一二,沒成想小醜竟是自己。

    “你這張嘴兒……沒有一句誠心的。”斷臨氣笑了地道, 帶著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鬱氣,狠狠地懲罰沒誠心的它。

    後來鬱湮嗚咽著說不出話,耳邊寂寞的魔尊又覺得, 還是讓他說吧,即便是假話……他競也愛聽。

    卑微至此。

    絕無僅有。

    唯一欣慰的是, 貓兒還算可心如意, 不住地討好於他, 感覺得出來是真心希望他盡興。

    這份心令魔尊很愉快。

    為了報之以李,他盡興後,專心帶領著貓兒探索雙修功法,這一修就是鬥轉星移……可能沒這麽誇張,咳,反正過了許久。

    劍靈都已經出關了,發現自己被隨意擱置在道場的棋台上,小主人和那魔修不見蹤影,仿佛也閉關了一般。

    不過劍靈五感敏銳,曾清楚地聽到一些不該聽的聲音。

    原來兩位在雙修,這也不出奇,畢竟他們二人本身就是郎情妾意。

    初時劍靈還挺讚成的,雙修可以增進感情又可以提升修為,何樂而不為。

    可後來時間流逝,劍靈漸漸覺得不對,他聽到小主人的聲音近乎氣若遊絲,再往後幹脆就沒了聲息,隻有那魔修還在出聲。

    劍靈心中未免不高興,斷小貓身材纖細,力量薄弱,而那魔修已然比肩洞虛境,區區築基後期哪能應付得了他。

    劍靈繼續碎碎念:這魔修也太沒輕沒重了,就算愛極了也不必如此放縱,克製一下自己不成嗎?

    斷臨自然不知道情人劍的劍靈恨上了自己,他也是冤枉,雙修是貓兒提出的,不要停也是貓兒堅持的。

    至於最後沒有聲音,是貓兒進入了修煉狀態,他隻關注著修煉和自己的真氣變化,便不如純粹親熱那樣動情活潑。

    斷臨自是配合貓兒,助貓兒把修為再提一提,再提一提……

    這樣一來時間就過了很久。

    等鬱湮覺得夠了,已經吸收不下那麽多了,這才反手去推斷臨,讓斷臨知道他要入定了,替他掠陣。

    斷臨一把將搖搖欲墜的少年抱起來,替他擺好打坐的姿勢,繼續用自己的魔氣引領對方,融合這次雙修吸收的力量。

    打坐中的鬱湮紅光滿麵,就像剛吃了十全大補丸似的,又像剛吸了陽氣的妖孽,總之就是狀態大大的好。

    反倒是被他吸的斷臨,不得不說有些許疲憊,不過替小寶貝掠陣還是綽綽有餘的。

    室內雖然不寒冷,斷臨還是扯過一件袍子,將二人一並裹住。

    這次入定,鬱湮謹記斷臨的教誨,沒有急功近利地想著突破,而是順應自然,感受自我,一心修煉。

    他因此進入了一個玄而又玄的狀態,也第一次感覺到了高於肉身的自我存在。

    如果說築基是半步踏入仙門,脫去凡胎,那麽金丹就是明白,生存於這世上的肉身隻是一個相,自己還有另一個本我。

    這個本我,也許就是金丹。

    不知道具體過去了多久,當鬱湮睜開雙眼的時候,他臉上分外平靜,眼神也怡然自若,嫣紅的唇邊帶著一抹似有似無的微笑。

    斷臨看到這樣的貓兒,一怔,繼而喜悅之情溢於言表,笑道:“你感悟了。”

    隨之又有些失落,真正的仙人,七情六欲很淡,一朝成為劍修,若想踏碎虛空,必定與天鬥,與人鬥,與己鬥,會把心性磨礪成利劍。

    “是啊,我好像摸到門道了。”鬱湮收起功法,慢慢從那種狀態中走出來,然後轉身抱住斷臨的脖子,大大地親了對方一口:“斷臨,我好開心啊!啊啊啊,我覺得我快結丹了!”

    本來還在惆悵之中的魔尊,被眼前的少年搖來晃去,晃得眼睛都快花了,他頓時一陣好笑,一朝成為劍修又怎麽樣?

    貓兒還是貓兒,他不會變的。

    “恭喜了,本尊的小貓。”斷臨緊緊地抱住他,在其臉上狠狠親了一口。

    “你的功勞最大。”鬱湮表示,吧唧又回對方一口。

    斷臨挑眉,順水推舟又回他一口。

    到這裏,鬱湮本來不想親了,可是鏟屎官好像很期待的樣子?

    安排。

    這是一個結實的吻,不似剛才那樣浮於表麵,而是入木三分,漸漸演變成衝鋒的號角。

    鬱湮及時打住,裹著袍子逃離魔尊身上,以免對方又拉著他來一場雙修。

    剛剛修完,還是算了吧!

    再好吃的東西吃多了也會撐的。

    看著貓兒落荒而逃的身影,魔尊也怡然自若地摸摸還殘留對方氣息的唇,心情極佳。

    鬱湮出關後,立刻拿著情人劍在道場上一通舞,這一次他感覺自己的劍法更加流暢自然了。

    接下來該練習禦劍飛行。

    可是道場的空間挺小的,不太好練習啊,鬱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