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5章 第 25 章(1/5)

作者:少予字數:14196更新時間:2021-11-21 17:07:48

    都說劍似主人, 劍修的劍就是主人的影子。

    在給貓兒選擇鑄劍的材料上,多少讓斷臨陷入了為難。劍鋒利尖銳,可貓兒天真爛漫, 單純善良,世間能有什麽劍能與之契合?

    斷臨把貓兒捧在掌心裏, 自然不想隨便鍛造一把普通的劍敷衍他,所以陷入困境。

    乾坤袋中所有的材料都是至上精品,要鍛造什麽劍都可以,但魔尊挑挑揀揀都不甚滿意,太乙精金,太沉, 貓兒的小胳膊小手腕拿不動。

    赤炎靈石, 屬性太火爆,不適合與人為善的貓兒。

    天一真水, 水屬性鑄劍材料, 沉靜如海,可寒氣太甚,貓兒怕冷。

    星塵沙,平庸……

    天外鐵隕,俗氣……

    忽然, 斷臨拿出一塊不起眼的木頭,一怔,愣了片刻之後, 關於這塊木頭的過往記憶紛紛湧現心頭。

    父君容隱的聲音言猶在耳:“臨兒,這是你父親在無主之地找到的一段扶桑木, 給你。”

    當時斷臨根本不想要, 年輕氣盛, 極為桀驁不馴的他知道,這是君離特意給容隱找的,不是給他的。

    扶桑扶桑,樹兩兩同根偶生,不分不離,脈脈相依倚。

    君離做到了承諾,從始至終沒有和容隱分離過,就算死也死在一塊。

    斷臨緊緊握住容隱的遺物,一塊珍貴的扶桑木,這乃是上古十大神木之一,其中蘊含的力量強大渾厚,不失溫和。

    這麽一想倒是很適合貓兒。

    就用這塊扶桑木鑄劍吧。

    再挑些輔助材料就可以開始鍛造了。

    鬱湮一直覺得修真界煉丹也好,鑄劍也好,都是非常神秘的行為,旁邊一定不能有人打擾。

    誰知斷臨打破了他的刻板印象,讓他知道旁邊不僅可以被人打擾,還可以讓別人幫忙燒爐子,端茶遞水,捶腿捏肩膀。

    鬱湮:惹,看在你為我鑄劍的份上。

    其實斷臨把貓兒拘在身邊,也不是為了讓對方出力氣,他隻是希望貓兒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待著。

    還有一會兒他需要貓兒的幾滴血加入到劍中,這樣劍才會與貓兒更加契合。

    爐子旁邊不是挺熱的嗎?

    鬱湮一邊給斷臨扇著扇子,一邊問:“等靈火把這些材料都融了,是不是就可以倒進模子裏等待冷卻?”

    可他沒看見模子在哪。

    難道大魔頭還沒開始做嗎?

    “不必。”斷臨將他摟住,奪了他手中的扇子示意不必扇了,自己又不熱:“劍的形狀在我心中,我希望它是什麽樣子,它就是什麽樣子。”

    “這樣的嗎?”鬱湮喜滋滋說道:“那我可以提要求嗎?額,能不能在劍柄上弄一個貓貓頭的造型?我不喜歡傳統造型,或者貓爪子也行。”

    貓貓頭?

    斷臨的腦海裏浮現出圓圓的貓腦袋和兩隻耳朵,嘴角露出迷之微笑,寵溺地說道:“本尊試試。”

    既然劍是貓兒用的,他自然聽從貓兒的意見。

    到了要放指尖血的環節,鬱湮有意無意地揣著手手,不過還是被大魔頭殘忍地拉出去紮了一下!

    幾滴鮮紅的血液加入鑄劍材料中,隨後斷臨舔了舔貓兒的傷口。

    發現貓兒的注意力都放在鑄劍上,他不動聲色輕輕吮了一下,這才依依不舍地放開軟若無骨的手。

    “這樣就可以了嗎?”鬱湮才不是沒有注意到斷臨占便宜,他隻是大方不計較。

    而且對方吮過後傷口就好了,不用繼續傷著多好啊。

    “差不多了。”斷臨說道,之後的鍛造過程比較漫長且枯燥,他心疼鬱湮,便叫對方去歇著。鬱湮搖搖頭,變成貓堅持趴在斷臨腳邊,睡在對方的袍子上。

    “……”魔尊瞥了一眼。

    這樣乖巧的貓兒,誰能不愛?

    扶桑木屬性溫和,力量渾厚,經過斷臨不停地鍛打,煉製,曆時一天一夜後漸漸成形,但仍然隻是有形無神。

    鑄劍的關鍵時刻就是此刻,若能生出劍靈,這把劍就算鍛造成功,若沒有劍靈,再鋒利的劍也不過是破銅爛鐵。

    生劍靈的過程就是扶桑的力量接受鬱湮的血,願意與之融為一體,成為全新的力量。

    這一步就算是斷臨也沒有五成把握,畢竟貓兒隻是築基後期,扶桑木大概率瞧不起他……也隻有他斷臨,覺得貓兒配得上世間最好的一切。

    不過很意外,融合期並沒有受到想象中的反彈,扶桑木的力量試探幾次過後,就接受了鬱湮的血液,與之親密地貼貼。

    “……”斷臨挑眉,大抵是扶桑木也識趣?

    畢竟連他也要拜倒在貓兒的彩衣之下,區區扶桑木又算得了什麽?

    給這把劍定型的最後一步,魔尊想起貓兒的夙願,便催動心念,把劍柄變成對方希望的貓貓頭。

    這把劍力量強大,劍靈接受到這樣的命令,劍身霎時間抖了三抖,貓貓頭劍柄?對方是認真的嗎?!

    不過想想和自己融合的血液,似乎是個純真樂天的性子,高大上的劍靈隻好妥協。

    貓貓頭就貓貓頭,外表並不影響他的力量。

    鬱湮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如願了,大魔頭真的給他鑄造了一把貓貓頭飛劍,超可愛!

    銀色的劍身三尺長,劍柄也是銀色,貓眼鑲著兩顆寶石,和他的眼睛一樣一藍一綠,劍鞘是花裏胡哨的花紋,上麵刻著大魔頭給他下的追蹤尋跡,估計是怕他丟了找不回來。

    如願以償的鬱湮一臉感動地看著斷臨,他覺得謝謝都不能表達心情,隻有親一個才能抒發謝意:“謝謝斷臨哥哥,木嘛~”

    他親的是臉頰,然而斷臨轉過臉,精準地用唇接住貓兒的吻。

    看在貓貓頭的份上,鬱湮乖乖被親,片刻後斷臨問一臉潮紅的他:“你想給這劍取什麽名字?”

    關乎取名大事,劍靈也豎起了耳朵,其實他不介意就叫扶桑劍。

    鬱湮不假思索:“無敵貓貓劍。”

    劍靈和斷臨都雙雙噎了一下,他說什麽?

    “你這是什麽表情?這個名字不行嗎?”鬱湮撇嘴,連貓貓頭這個要求都答應了,現在取名叫無敵貓貓劍很適合啊!

    斷臨輕咳一聲,委婉告知:“這劍的主體是扶桑木,你知道扶桑木嗎?”

    接下來他為貓兒解釋了一下扶桑木的故事,希望對方改變主意,別糟蹋了這把好劍。

    原來扶桑木還有這樣的寓意,好吧,鬱湮也不是那等牛嚼牡丹的人,他說道:“那大名叫情人劍,小名還是無敵貓貓劍。”

    他不甘心這麽好的名字被拋棄,所以憑一己之力極力保留。

    “好。”斷臨和劍靈都鬆了一口氣,這樣的結果已經很好了,情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