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66章 簡單易懂(1/5)

作者:淩江字數:8868更新時間:2021-11-23 16:03:47

    看門人的動作和話語確實有點令人意外。

    但許珪隻驚訝了一下, 就平靜下來,麵上絲毫沒有半點波瀾。

    再加上他穿著黑祭祀的衣服,大半張臉都被遮著,除非他像之前一樣誇張地表演出來, 不然, 誰都看不透他的想法。

    胡十七畢竟是星異調查組裏出來的優秀士兵, 當初和賀永逸一起麵對黑祭祀都沒有多少恐懼,更別說浴火重生之後麵對這些人了, 基本一秒鍾就平複了。

    他抬起頭,仿佛是被突如其來的音量嚇了一跳,滿眼疑惑地打量對方。

    靈璣回神後就更無語了。

    這是在幹嘛?

    哪來的偽裝之人?

    但靈璣也不是那種不知分寸的人, 對方是結界的看門人,能擔任如此重要的職位,肯定是暮祭祀極其倚重的心腹之人, 而且要抓出各組織的臥底間諜, 實力必然很強,和那個繡花枕頭的猩紅伯爵不一樣。

    所以,哪怕是她,現在也隻能憋著。

    最多事後再找機會報複回去。

    “您誤會了,我們是受邀來參加的。十七。”靈璣吸了一口氣,偏頭示意道。

    “哎, 在!”

    胡十七趕緊雙手把一封薄薄的信紙掏出來,遞給氣勢依舊不減的白袍人:“請您過目。”

    許珪也順手把那封差點被他當成垃圾揉在一起扔掉的信紙交給對方。

    在看到那邊排著隊的人沒有露出絲毫意外時他就知道, 這應該單純就是個檢驗環節,估計每個人來的時候都經曆過。

    不管是不是偽裝的, 先詐一波再說。

    雖然不覺得有臥底那麽傻, 但, 萬一呢?

    依舊鎖定他們的白袍人淡漠地伸手接過,打開掃了一眼。

    “嗯。”

    淡淡回應了一聲,白袍人收回鎖定他們的氣勢。

    三人身體一鬆。

    見白袍人認可了他們,靈璣委婉地勸道:“那個、您是否感覺這個試探……有失禮儀?”

    說是有失禮儀,其實就是靈璣覺得剛才的試探讓她麵子上有些過不去。

    她好歹也是位候補祭祀,一進來就被當成嫌疑犯,什麽補償都沒有就過去了,是不是不太好?

    看門人驗證過兩人的信物後,氣息平和了下來,但也完全沒有和他們聊天的想法:

    “去排隊。”

    “…………”靈璣皺了下眉,動了動嘴唇。

    但最後還是乖乖去排隊了。

    前方正安靜排隊的眾人看到他們走過來,用手掩著嘴,極其小聲提醒似乎有些不滿的靈璣:“靈璣大人,這位大人是前任祭祀,真正的夜君眷屬,能認識那位,是我們的榮幸。”

    所以,就別懷著什麽等下出去就找人報複對方的小心思了!

    靈璣神情一滯。

    什麽?!

    前任祭祀?

    還是真正的夜君眷屬???

    靈璣心中的想法瞬間散去。

    那可不是她一個候補能惹得起的大人物!

    她咽了咽口水,略帶忐忑地轉頭悄悄觀察了一眼已經站回原來位置的白袍人。

    希望對方沒有把她記在心裏。

    隻是她仍有些不明白,這樣的大人物,為什麽會自降身份來當這次神降儀式的看門人?

    再結合這次突然更改的地址……

    靈璣抬手按著胸口,壓下那種惴惴不安的感覺,總覺得有一股風雨欲來的錯覺。

    不不不!

    一定是她感應錯了!

    他們可是有能力將天下玩弄於鼓掌之中的永夜教會,誰又能得了算計他們?

    靈璣驕傲地挺起胸膛。

    同樣聽到提醒的胡十七也是瞳孔一縮,脊背僵直,一動不敢動。

    似乎還能感受到背後那位白袍人還在用那穿透靈魂的視線盯著自己。

    既然是前任祭祀,那就不用說了,人家的實力絕對是綁著雙手他都打不過的那種高度。

    但實力強大還是次要的。

    畢竟,如果一個人打不過對方,大不了群毆,人海戰術他們熟得很。

    最讓胡十七害怕的是‘夜君眷屬’這四個字。

    雖然剛才對方高喝試探的時候說把永夜教眾都歸為夜君眷屬,但這也就是他能說說,如果是教眾自己說,就屬於不要臉。

    普通的底層教眾其實連夜君的麵都見不著,更別說什麽受神重視恩寵了。

    反正胡十七臥底那麽久,還是第一次來參加神降儀式,沐浴神的恩賜與榮光。

    根據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