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 107 章(...)(1/5)

作者:臣年字數:17304更新時間:2021-10-29 01:22:20

    “殷墨――”

    傅幼笙艱難的側了側身子, 好不容易才堪堪避開一點,紅豔豔微微泛著一點腫的唇瓣含糊溢出幾個字,“先放開我。”

    隨著她偏頭的動作, 剛吹幹的蓬鬆長發淩亂的灑在殷墨手背, 發梢軟軟的, 透過薄薄的皮膚,讓他不由得指骨收緊。

    殷墨瞳仁沉暗, 透著失控的幽深,卻沒有任何鬆開她的意思。

    溫熱的呼吸依舊在她脖頸處蔓延。

    距離一寸寸的縮近。

    下一秒。

    在他準備更深一步的時候,傅幼笙緩過氣來,猛的推了他好幾下:“有攝像機在!”

    終於把話說了出來。

    房間內明亮的光線,將一切照的無所遁形。

    尤其是傅幼笙細白如玉的小臉上, 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羞的, 緋紅一片。

    殷墨手臂撐在她靠近臉龐的一側牆壁上。

    胸口雖然被她推遠, 但是依舊牢牢將她掌控在自己的勢力範圍之內。

    但凡她有想要逃跑的意思,就會被立刻抓回來。

    呼吸僅在咫尺之間,清晰可聞。

    傅幼笙睫毛上撩, 就能看到殷墨白皙的下顎, 此時正冷冷的繃著。

    餘光掃了眼正對著他們的攝像頭,頭皮都發麻了。

    “殷墨,你冷靜一點。”

    “真的有攝像機,你自己看。”

    殷墨沒垂首就能看到她亂顫的睫毛。

    她緊張的時候是什麽樣子, 殷墨最清楚。

    現在大概就是她最緊張的時候。

    殷墨從胸腔溢出一抹嗤笑。

    完全不顧及, 看都沒看傅幼笙示意的那個攝像機, 神態漫不經心, 湊近她潮濕的發絲:“洗澡了?”

    “洗了……”

    傅幼笙感覺今天殷墨有點變態。

    未免他在攝像機前做出什麽變態事情,心中忍著, 決定先哄好他。

    等明天他酒醒了,再收拾。

    殷墨原本恢複一點平靜的眼神一瞬間深不見底:“洗澡了還敢給陌生男人開門?”

    傅幼笙:“……”

    媽的也是萬萬沒想到。

    本來以為是隨口問問,誰知他居然是在這裏等著自己。

    她深吸一口氣,漂亮臉蛋上擠出來一個微笑:“其實我知道是你才開門的。”

    殷墨下顎搭在她肩膀上一動不動,似乎在思考。久得傅幼笙快要沒有耐心了,才聽到耳邊傳來幽幽的聲音:“所以,你叫的哥哥也是叫我?”

    “當然。”

    傅幼笙見殷墨鬆動,立刻回答,速度快得毫不走心。

    殷墨明知道她說的是假話,心裏失控的情緒洶湧,卻被他克製住。

    甚至不願意讓她看到自己此時的眼神,怕嚇著她。

    就在傅幼笙考慮自己說的話,是不是不太走心,人家不信的時候。

    忽然之間。

    男人輕而易舉的將她打橫抱起來,順勢按滅了門口所有燈的開關。

    腳步很穩的往大床走去。

    男人的嗓音低沉:“那你等會多喊兩聲,我聽聽是不是一樣。”

    傅幼笙下意識抱緊男人脖頸,才沒有摔下去:“!!!”

    狗男人怎麽不按常理出牌?!

    房間內隻有床前壁燈開了一盞,燈光幽暗迷離。

    不知道什麽時候,原本會跟著人轉動的攝像機,早就一動不動的停在朝向門口的方向。

    傅幼笙躺倒在柔軟的大床上時,一把掀開被子裹住自己:“殷墨,這裏到處都是人跟攝像機,你別亂來啊。”

    “我沒有拍動作片的想法。”

    “更沒有讓人聽牆角的想法。”

    殷墨掌心撐柔軟的床上。傅幼笙感覺臉頰旁邊的床都陷下去一塊。

    壓迫裏的氣息迫近。

    傅幼笙眼睫輕顫,細白脖頸動了一下,“殷殷殷墨,你千萬別亂來……”

    跟殷墨生活了這麽長時間。

    尤其是夫妻生活,絕對少不了。

    傅幼笙自然清楚,殷墨現在這樣,是想要做什麽。

    禁欲時間太長的男人真的很可怕。

    殷墨目光落在她唇瓣上。

    剛準備覆過去,忽然眉心輕折了一下,停在半途中。

    然後傅幼笙眼睜睜看著殷墨撐起身子站起來。

    傅幼笙:“?”

    殷墨站在床邊,終於將身上那件大衣脫掉,此時正解著襯衣領口的扣子。

    修長指尖捏著紐扣,明明是很正常的動作,偏偏被他做出了別樣禁欲的勾人。

    ……

    然而。

    傅幼笙見殷墨隻是脫了大衣,解開襯衣兩粒扣子,就不再有其他動作。

    原本砰砰加速的心跳,也漸漸恢複平穩。

    過了幾分鍾後。

    殷墨才看著她:“放心,我也不會讓你被任何人看到,任何人聽到。”

    原來剛才是嚇唬她?

    又不太像。

    房間內光線黯淡。

    傅幼笙清晰的看到男人深沉如墨的眼神,此時宛如燃燒著黑色的火焰,火舌幾乎蔓延出來,帶著焚燒一切的溫度。

    空氣中仿佛凝固了一樣。

    就在這時。

    忽然,傅幼笙擱在床邊的手機亮了亮。

    殷墨隨意掃了眼。

    眼神頃刻間頓住:“這麽晚了,沈行舟還要來看你?”

    看著殷墨向來一絲不苟的領帶此時淩亂扯下來,隨手丟在沙發靠背上,整個人透著不羈的散漫,卻充滿了危險性。

    傅幼笙有點心虛。

    畢竟她現在還不算是單身,但……想想,自己現在還沒恢複單身怪誰?

    還不是怪殷墨這個就是不離婚的。

    傅幼笙參加這個節目,一則是為了錢,二則就是賭殷墨的脾性,他的自尊心很強,如果知道她來參加戀愛節目,一定會氣的跟她離婚。

    然而――

    也是沒想到,他居然會追到這裏。

    不過,傅幼笙還有更沒想到的事情。

    明天才會知道。

    現在麵對沈行舟深夜發來的微信,而且還是要來陪她睡覺的消息,傅幼笙望著殷墨。

    心裏掙紮。

    是要借沈行舟氣的殷墨跟她離婚呢。

    還是解釋一下。

    殷墨雙手環臂,冷靜的看著她:“想好怎麽編了沒?”

    “……”

    傅幼笙:這特麽還讓她怎麽編。

    算了。

    一個謊言要用無數個謊言去圓。

    傅幼笙深吸一口氣,仰頭看著站得很直的男人,有種壓迫感。

    “你先把攝像機關了,再坐下,這事說來話長。”

    “說來話長?”殷墨鋒利的薄唇抿起極淡的弧度,不知道是嘲弄,還是冷笑,“你們有多少說來話長的故事。”

    “不聽就走。”傅幼笙還不伺候了呢。

    反正她是看準了殷墨不會在這個地方對她動手了。

    殊不知……

    殷墨現在不碰她,隻是單純的潔癖犯了而已。

    從國外到北城再到宜城,快要三十多個小時,他都沒有洗過澡。

    殷墨剛才嗅到傅幼笙身上清甜的淡香時,才恍然反應過來。

    所以才堪堪停住。

    有一晚上的時間,他不著急。

    殷墨原地站了幾分鍾,然後抬步走向沒有轉頭的攝像機。

    攝像機老老實實的拍攝門口。

    不敢轉動。

    而此時監控著這個攝像機的導演與溫秘書。

    清晰的看到殷總那張俊美冷冽的麵龐出現在鏡頭中,男人嗓音沉沉:“這棟別墅所有的攝像機,全部關閉。”

    然後清晰看到攝像機開關閃爍了兩下。

    齊齊發出關閉的聲音。

    傅幼笙這才徹底鬆口氣。

    剛才小聲在殷墨麵前說話的模樣,也變了。

    她從床上站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殷墨:“殷墨,你狗不狗啊,竟然在攝像機麵前威脅我!”

    “狗也就算了,你竟然還無恥不要臉吃我豆腐,被導演他們看到了怎麽辦!!”

    “我還要不要做人了!”

    殷墨看著她變臉速度之快,非常懷疑她剛才就是騙他把攝像機關了。

    被她氣笑了。

    他也不說話,抬步就往床邊走。

    男人腿長,三兩步就從門口到了床邊,即便是被站在床上的傅幼笙矮了一小截,身上那個氣勢還是冷颼颼的讓人害怕。

    傅幼笙不甘示弱,黑白分明的眼睛瞪著他。

    “怎麽,我哪裏說錯了?”

    “我就是對你太放養了,才讓你現在養成這種肆無忌憚的性子。”殷墨就要把她從床上抱下來。

    傅幼笙早就防著他呢。

    在他動手之前,動作靈活的宛如一尾滑不溜手的小魚,避開了他的大手。

    傅幼笙:“有話好好說,動手動腳不是君子所為。”

    殷墨指著床邊:“你坐下,不然我立刻讓導演開直播。”

    “把你現在這個樣子放給全國觀眾看看。”

    “旗袍美人是多麽熊孩子。”

    傅幼笙:“!!!”

    “殷墨,你還是人嗎!”

    “就你這樣還追老婆,你一輩子孤獨終老吧!”

    一把將枕頭丟殷墨身上。

    殷墨單手接過枕頭,冷冷一笑:“放心,你會陪著我終老。”

    ……

    “不鬧了。”

    “我們休戰。”

    傅幼笙在身體條件上絕對是比不過殷墨的,剛才也不過是強弩之末,她不痛快,也不讓殷墨痛快罷了。

    氣喘籲籲的坐在床邊。

    傅幼笙感覺在床上不太妥當,於是走到沙發上坐下,然後指著對麵:“我們談談。”

    “好好聊聊。”

    殷墨也懶得跟她折騰。

    他已經三十多個小時沒有睡覺了。

    揉了揉眉梢往沙發上一靠,“說吧。”

    “不說出什麽合適的理由,明早就跟我回北城。”

    “節目也不用錄了,我會讓導演把你的解約費打到你賬戶上。”

    傅幼笙:“……”

    作為一個具有職業道德的演員,她要是中途拿錢走人了,可想而知,導演組麵臨的是什麽。

    要麽運氣好能找到一個跟她咖位差不多的女明星頂替,要麽這個節目就隻能中途涼涼。

    她隻要簽過合同的。

    除非對方出現問題,不然是不會為了自己,而故意解約。

    這是她的職業底線。

    傅幼笙雙唇抿了一下。

    反正也打算跟他說。

    沒必要就這件事情上跟殷墨置氣。

&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