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1/5)

作者:多多亦杉字數:7824更新時間:2021-10-11 20:58:44

    薑蜜話音一落, 榮安堂內竊竊私議了起來。

    “薑姑娘會不會因為當時太混亂記錯了?在亭閣內的都是世家貴女,又有誰會故意去推姑娘呢。”

    “是啊,那時女眷們都在躲蛇,或許隻是不小心碰著了?故意二字說得也太嚴重了。”

    承恩侯夫人沉著臉擰著眉, 剛剛說話的是兩個平日裏愛做和事佬的夫人, 旁的事也就罷了, 可薑蜜被人推落水, 若不是薑蜜命大,這就是謀殺啊。

    承恩侯夫人惱怒地道:“人心難測, 誰知道有沒有包藏禍心之人?夫人也沒親眼見著,怎知我侄女不是被人故意推的?”

    坐在角落裏一尖臉夫人道:“這無憑無據的, 若是薑姑娘隨便說出一人,那也不怕冤枉了好人嗎?”

    於不遠處一圓臉的武將夫人笑了一聲, “瞧著話說的, 誰會用自己性命去冤枉人?莫不是有些人心虛吧?”

    那尖臉夫人氣道:“劉夫人你莫要含血噴人!”

    眼看著就要吵起來了, 拍桌昭陽大長公主嗬斥道:“住口!你們還把不把皇上和本宮放在眼裏了!”

    剛剛爭持的幾位夫人紛紛福禮請罪。

    昭陽大長公主皺著眉抬手揮了揮,她轉頭向皇上問道:“陛下,這事您看?”

    蕭懷衍道:“既然剛剛薑姑娘說是想私稟,想來是還有話要說。除了靖遠,先讓其餘人都退下。”

    昭陽大長公主朝薛靖遠看了一眼,如今他已是大理寺少卿, 他留下是理所應當。

    很快榮安堂內隻剩下蕭懷衍、昭陽大長公主、薛靖遠以及薑蜜。

    蕭懷衍的目光落在薑蜜身上,道:“可以說了。”

    薑蜜回想當時的情形,在她毫無防備之下,推她之人用力極大, 雖然隻是刹那間卻有一個印象是極深的。

    薑蜜抬起頭道:“臣女沒有見到推我之人的樣貌。但推我的人手上應是戴了戒指。”

    昭陽大長公主神情疑惑, “你是怎麽知道對方戴了戒指的?”

    薑蜜頓了頓, 憶起當時背後的觸感,臉上有些不自在,垂眼低聲答道:“稟長公主,臣女的……對觸感比較敏銳,那人推我時很用力,她手上戴沒戴戒指能夠感覺的到。”

    “若、若是推測的沒錯的話,那人的左手中指和尾指有戴戒指。不知這個線索能不能找到推臣女之人。”

    薑蜜說完臉上難免染上羞窘之意。

    聽到上座的男人低笑了一聲,薑蜜隻覺得自己的臉又燙了一分,根本不敢抬頭。

    蕭懷衍放下手中的茶盞,道:“薛愛卿,這事便交給你去查了。”

    薛靖遠拱手道:“臣領旨。”

    薛靖遠離開後,大長公主開口道:“薑姑娘你身子還弱,先坐著吧。”

    薑蜜福禮:“謝殿下。”

    薑蜜尋了椅子規規矩矩坐下,眼睛垂視地麵,根本不朝上座多瞧一眼。

    榮安堂內又重歸於寧靜。

    昭陽大長公心神不寧,不管到時候薛靖遠找出來是誰,這事都不好辦。今日來賞花宴上的姑娘都出身不低,這謀害太後侄女的罪名一出來,即便是未遂,那也是累及整個家族啊。

    好好的一場花宴,怎竟成了這樣。

    蕭懷衍則悠然閑適地旁觀薑蜜,見她端坐將繡鞋藏在裙擺之下,低頭垂眸,不停地絞著手中的帕子,耳朵上戴著的玉色耳墜微微晃動。

    她似乎從一進來就一直在回避他。

    蕭懷衍閉上眼睛,黑暗中那瑩白玉光,蘼豔之色清晰浮現。同時耳邊響起剛剛那道嬌軟之聲:“臣女的……對觸感比較敏銳。”

    那副顫抖不止地身子,究竟是敏銳還是敏感呢?

    蕭懷衍睜眼眸光幽暗,他朝李福吩咐道:“去給薑姑娘倒杯熱茶。要是母後知道薑姑娘今日的遭遇,還不知會怎麽心疼。”

    這話將昭陽大長公主驚醒,她道:“是我禮數不周怠慢了薑姑娘。薑姑娘本就在府中受了委屈,待查清後我定會去宮中向太後賠罪。”

    說完便將婢女喚進來,給薑蜜換了熱茶還端了些點心。<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