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13章 她懷孕了(1/4)

作者:馬三清字數:5044更新時間:2021-11-03 19:11:35

    白三月拉著花衝進雪地裏,申就站在三樓的窗戶看著她。

    一夜而已,已經是遍地白雪了。

    白三月常年住在海島,少有見到雪的,後麵難得去一趟人間也是去的南方,好不容易去一趟北方,也是夏天去的。

    白三月回頭沒看見申,抬頭一望,看見申正在樓上看她:“豹豹!下雪了!”

    申衝她點點頭,情不自禁地柔和了神情。

    白三月是十分激動的,連帶著被拉出來的花也十分激動。

    雖然花也不知道自己在激動個什麽勁,但是看到白三月這樣激動,她就也覺得氣血澎湃的。

    白三月三兩步跨進雪地,然後雙手捧起一大捧雪,再往天上揚去。

    美啊!

    申柔和地望著小白,似乎剛剛不愉快吃味的根本不是他。

    窗外銀裝素裹,天上還在紛紛揚揚地落著小雪。那銀白色的、純潔的雪花就那麽輕輕地落在白三月的一頭黑發上。

    申拿出一管竹筒,那竹筒一麵刨出幾個孔洞,音韻空靈幽轉,一個個音連成一段曲子。這是他雌母教他的。

    當然,在他雌母死後,他再也沒吹過這個曲子。

    但此時此景,他拿起了這管竹笛。

    一曲音律,隻為你。

    音律曼妙,忽如春風來,滿地白雪仿若一地梨花開。

    白三月回首,深深地望著申,露出一個極美的笑。

    申想回她一個笑,卻因吹著笛,無法咧嘴笑開,但也彎了眼眸。

    隻是吹著吹著,令他想到了逝世的雌母,那音律中也不禁帶上了哀傷。

    申的異常,白三月與花都是察覺了的。

    花搖頭,對白三月道:“唉,申也不容易,他雌母去世後,部落全靠他和辛,可辛初初上任的時候,是不得民心的。

    畢竟,辛的雌母做出了那種事,全靠申,我聽棄說起過,他見過好幾次,申一個人時偷偷流淚。”

    白三月覺得十分詫異,原來,豹豹也是會哭的。這麽一來,她更加心疼申了。

    吹著吹著,申出了神。

    小白沒來之前,他是很孤單的,月生還小,很多事不能跟月生說,都是他一個人默默承擔下來的。

    有了小白後,申感覺到了家的味道,已經許久沒有這麽難過了。可是此情此景,待他再次吹起這首曲子的時候,不禁又想到他的雌母了。

    “申!!”白三月朝著閣樓大喊,

    申一頓,曲音也是一頓,他看向白三月。

    微風乍起,白雪紛飛。

    隨後,白三月的黑發瞬間變白,一雙毛絨絨的貓耳冒了出來。

    此刻的白三月,白衣白發,又膚白勝雪,與滿地白雪相互映襯。

    白三月輕輕笑著:“你繼續吹,孤給你跳舞好不好?”

    小白要給她跳舞?

    申點點頭。

    雖然,他不太明白,小白為什麽要給他跳舞。

    而這舞又是什麽?

    申吹著曲子想著。

    大概就是像往年前,張藥藥還沒有來的時候,巫醫還是藥本人時,跳的那種東西吧?

    這麽想來,小白要是跳這樣的舞,也……挺有趣的。

    申吹著笛子的時候差點沒岔了氣,想想就想笑怎麽辦?不行,他要憋住!

    可是這麽一吹,笛子又發出噗噗聲,像極了放屁的聲音。

    做好了姿勢的白三月差點沒摔了。

    白三月:“???”

    申抬手安撫白三月,表示他會好好吹的。

    白三月:“你行不行啊?不行孤就不跳了哦?”

    申:“我錯了,我認真吹。”

    音律又重新開始,隻不過,比起剛剛的調子,憂傷少了,要更著重音律,那節奏,一勾一迎,十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