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45章 045(1/5)

作者:白桃脆片字數:18050更新時間:2021-09-26 14:34:45

    最近盤星教裏來了一個奇怪的人。

    除了夏油傑之外, 其他無論是正常人類還是咒師,他們都看不到尤西異於常人的觸角和身後的尾巴。

    他們隻知道最近有個人類纏著教主。

    他無時無刻都跟在教主身邊,盤星教裏稍微核心一點的人物都不太喜歡他。

    尤其是菜菜子和美美子兩個小女孩最不喜歡尤西。

    她們受到夏油傑的影響最深。

    一個沒有咒力的猴子而已, 教主大人為什麽會容忍下他在身邊蹦躂。

    美美子和菜菜子剛起床就聽到了一個小道消息。

    夏油大人和那個古怪的尤西居然大早上就單獨在一起商討事情!

    美美子抱著她從不離手的娃娃, 柔順的黑色短發搭在肩上,睡了一覺後她的頭發變得亂糟糟的, 旁邊的菜菜子披著的一頭白色長發淩亂程度更是不逞多讓。

    菜菜子揉了揉眼睛, 迅速拉著美美子的手溜了出去。

    怪不得今天她們居然賴床睡到了九點多, 原來是夏油大人被那個怪人纏住了沒有來找她們訓練。

    她們絕對不允許那隻猴子分得一點夏油大人的注意力。

    兩個小女孩對尤西的感官說不上來的差,雖然以前也不是沒有遇到過夏油大人先重視再殺掉的猴子, 但是憑著小孩子的直覺, 她們覺得不想要夏油大人和尤西接觸。

    麵對惡魔,小孩子總是更敏銳一點。

    她們擔心夏油大人。

    兩個小女孩躡手躡腳地跑出房間,小心翼翼地進行著自己的偷聽行為。

    她們隻能隱隱約約地聽到幾個詞。

    “合作”、“夥伴”、“親密”……

    等等,怎麽越聽越不對勁?

    房間內。

    夏油傑和尤西談論的正事其實在兩個小女孩來偷聽前就談得差不多了。

    惡魔是不需要睡眠的生物。

    尤西被夏油傑撿走後, 夏油傑就沒有看到他睡過一次覺。

    尤西把玩著自己心愛的棋子, 他盯著黑白格子組成的棋盤, 看似正在思考著該怎麽下棋, 實際注意力根本沒有在這上麵。

    尤西似笑非笑地對夏油傑說:“看不出來。”

    感受到門外趴著的兩個小女孩, 夏油傑眼睛都不帶眨地說:“養來梳頭的。”

    尤西看著夏油傑烏黑柔順的長發,拿起一顆棋子遮住嘴笑了出來:“隻要你願意, 我可以幫你梳的哦。”

    惡魔的本能無時無刻不再讓尤西誘哄著夏油傑和他簽下契約。

    雖然他並不喜歡夏油傑的靈魂,但是如果真的做成這筆交易,尤西也會對夏油傑的靈魂表示欣然接受。

    “隻要在羊皮紙上輕輕地簽下你的名字, 直到支付報酬的那天, 我都算是你的仆人哦。”

    尤西宛如一條不懷好意的毒蛇。

    他其實看過夏油傑的願望, 惡魔的羊皮紙上可以顯現出人類心底真正渴望的東西。

    尤西知道夏油傑的願望是什麽, 不得不說,很有西方地獄裏尤西名義上的上司撒旦的風格。

    「把所有不會使用咒力的人類都消滅掉。」

    實現這個願望的過程相對於尤西遇到的其他人類的願望來說時間是比較漫長的。

    但也不是不可能實現的願望。

    尤西看來,夏油傑和他做交易,比起其他人類,夏油傑其實是賺的。

    交易達成,尤西就是夏油傑實力最強勁的部下,直到最後一個“猴子”死去之前,他都不會背叛。

    是夏油傑最忠誠的一條狗。

    當然,這一切從交易結束的一刻起,又會發生改變。

    惡魔會毫不留情地收割下交易人的靈魂。

    夏油傑走過去,推到黑白棋盤上的國王棋子,對著尤西說:“隻是合作關係,其他都不可以。”

    男人的聲音在沒有偽裝的情況下,帶著習慣性的溫柔,磁性喑啞,就連正常說話都很容易蠱惑人心。

    尤西盯著夏油傑,暫時從他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

    過了片刻,他才放下執著,視線轉到棋盤上,撇了撇嘴說:“這局你贏了,推倒我的國王,這種下棋方式也太簡單粗暴了。”

    夏油傑眯起眼睛,笑得像一隻愉悅地狐狸:“有用就行了。”

    他看著尤西,再一次警告:“你和那些猴子隨便怎麽玩都可以,但是我不需要你做多餘的事情。”

    尤西睜大眼睛,像是聽到了什麽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不會吧,這麽正經?”

    他起身撓了撓趁夏油傑不注意,上前撓了撓他的下巴,又在咒靈襲向自己時飛速退開。

    滿足了自己的手癮,尤西看到浮在空中的好幾隻詛咒,他笑著說:“開個玩笑。”

    夏油傑盯著惡魔,眼睛裏的深色是尤西看不懂的意味深長。

    或許是自己也覺得剛才的動作過於放肆,又或許是感覺到了眼前男人身上傳遞出來的危險,尤西克製又優雅地轉身,像一個真正的仆人似的,貼心地收走了桌上剩餘的早餐。

    他拿起餐盤,偽裝得很有一套。

    虛偽的話隨口就來:“畢竟我們可是親密的夥伴。”

    微微欠身,惡魔的禮儀無可挑剔。

    夏油傑坐在椅子上,沒有了寬大的袈裟掩蓋,寬肩窄腰的精壯身材在白色襯衣的拉扯下完美顯現了出來。

    清晨的陽光灑進房間,照在尤西喜歡的美好肉.體上。

    他輕輕地舔了舔自己鋒利的牙齒,離開前最後又邀請了一遍。

    “其實隻要你願意,我們的關係完全可以更親密一點。”

    金色豎瞳裏滿是挑逗情緒。

    一隻鳥類模樣的咒靈停在夏油傑肩上,夏油傑抬頭隻說了一個字。

    “滾。”

    看到夏油傑的態度那麽強烈,尤西聳了聳肩,沒有說話。

    一個沒有體驗過快樂的處.男而已。

    現在這樣拒絕尤西還當做情.趣,等他失去耐心的時候……實在不行就去找找在日本狩獵的魅魔來取取經。

    惡魔想要得到的東西就沒有失手的時候。

    在走出房門的瞬間,尤西展現在夏油傑麵前的調皮小性子全部隱藏幹淨,又恢複了原本風度翩翩的樣子。

    身著幹淨整潔的黑色西裝三件套,細看能看到繁瑣卻不誇張的暗紋。

    “兩位小姐需要梳頭嗎?”

    青年姿態挺拔地端著盤子走來,笑著對趴在門口偷聽被抓的菜菜子和美美子問道。

    完全沒有之前還在被兩個女孩偷聽的自覺。

    剛過十歲生日的菜菜子和美美子互相對視了一眼,起床就跑來偷聽夏油傑和尤西談話的她們立刻同步“哼”了一聲。

    還沒來得及梳頭的兩個小女孩表情同步,很有默契地一起說道:“不要!”

    兩個人就這樣無視掉尤西,跑進房間去尋找夏油傑了。

    尤西看著兩個小姑娘淩亂的頭發,禮貌地尊從了她們的選擇。

    夏油傑雖然對一些快樂的事情不感興趣,但是他對合作夥伴的待遇客觀來說還是很不錯的。

    尤西被夏油傑撿回來後就擁有一個很大的房間,他很滿意,就連原本在東京市中心高價租下的公寓都退掉了。

    雖然房主的靈魂已經進了尤西的羊皮紙,但他還是很有良心的拿回了自己交上去的多餘房租。

    這幾年盤星教在夏油傑的帶領下越發有錢,各種基礎設施都很好。

    夏油傑不是一個享樂主義,但是他願意給身邊周圍的其他人創造一個方便的生活環境。

    尤西把餐盤交給了正在後廚工作的仆人。

    眼角長著細紋,看起來麵容很慈祥的阿姨笑著對尤西說:“真是麻煩大人了。”

    又幫他們省去了跑一趟的功夫。

    最主要的是,在這個地方待久了,他們麵對夏油傑心裏總是有些怵得慌。

    尤西來了之後,他們直麵夏油傑的機會少了一個,多多少少不自覺的都會對尤西有點好感。

    和那些詛咒師相反,被夏油傑視為猴子的普通教眾反而對尤西的好感度很高。

    他們認為尤西是個很有禮貌的好人,和這個教會裏的其他人格格不入。

    沒有人不喜歡尤西,一個麵容俊俏,態度和藹的青年。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