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55章 畫卷(1/5)

作者:義楚字數:10062更新時間:2021-10-11 21:01:14

    “沈大夫——”

    “沈大夫又來了……”

    朱雀街口的胡同裏, 一早就人流如潮。沈清雲剛走進去,四周就傳來打招呼聲。

    “沈大夫今日又來給張瞎子看病。”

    賣糖畫的青年見她走過來,老早就衝著她笑:“張瞎子一早就在等著您了。”

    張盛是老來子, 他爹四十多才有的他。這附近的人張瞎子叫了幾十年,後來他爹走後, 也沒人改口,又接著叫他張瞎子。

    張盛說這附近的人吃他吃他家豆花吃了幾十年了, 不能歇攤。沈清雲便直接到他攤上來給他看診。

    一日三回,早上過去將熬好的藥換上, 診脈記錄。敷在眼上的藥一個時辰換一回, 直到晚上, 重新再把脈看診。

    這樣一來一回需要四個多時辰,從早起到晚上回去, 差不多就是一天。

    沈清雲便不回雲水間了,拿了醫書就坐在棗樹下的石凳上看。來這六七日,四周的人都認識她,誰有個小病小災的都來找她把脈。

    這位沈公子人瞧著冷冰冰的,但要是找她都會幫忙。

    張盛聽見她來了立馬站起來,他身側站著的妻子,雙手在身上擦了擦, 麵上帶著些不安:“沈大夫您來了。”

    沈清雲點了點頭, 兩夫妻都是老實人, 張盛眼睛看不見,而他的妻子右側褲管從大腿往下都是空蕩蕩的。

    直接沒了一條腿。

    沈清雲對她那雙腿無能為力,但張盛的眼睛她卻一定要治好。將決明子, 蒼木等藥包換上, 她把完脈又強調:“會有些痛, 但不能拆。”

    “不敢拆,不敢拆。”兩夫妻立馬擺手。

    張盛的眼睛瞎了五六年了,等麵前一片漆黑的時候他才察覺眼睛有多重要。

    本以為這輩子就是這樣過去,卻沒想到還有希望把眼睛治好。

    這幾日就跟做夢一樣,他哪裏敢不聽話。

    沈清雲換了藥,與每日一樣坐在石凳上看醫書。張盛的妻子悄悄捧了兩碗豆腦花上來,她瘸了腿走路也不利索,放下碗就走,也不敢看她。

    除了治病這位沈大夫也不多說一句話,隻每日要兩碗豆花兒。卻隻喝一碗,另外一碗就放在那兒看著,也不喝。

    張盛看不見,她卻是瞧的清的。

    這位沈大夫衣著再簡單,可渾身的氣質卻是掩蓋不住。光是坐在那兒就跟她們有著天壤之別。

    她不敢多瞧,放下碗就繼續賣豆花兒去了。

    沈清雲自然的接過其中一碗,又將另外一碗放在對麵。

    她低頭的時候,不知曉對麵有人正看著她。

    一輛藏青色的馬車停在榕樹下,趙祿偏頭往身後看了眼。薑玉堂坐在馬車裏,眼神正看著前方。

    朱雀橋下的胡同裏,居然還有這麽個地方。他自小在京都長大,卻是頭一次來。

    來來往往人如潮湧,煙火之氣下前方的那人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薑玉堂的眼神落在沈清雲身上,神色有些灰暗。

    他也不知道為何一大早天還沒亮就過來了,然後眼睜睜的等著沈清雲出門,又鬼使神差的一路跟她走到這兒。

    趙祿那驚訝又差異的眼神他是瞧的清楚的,隻忍著沒發火。分明他答應了趙家,祖母這幾日已經在相看媒人了,隻等著上門去提親。

    可看著前方那背影,薑玉堂卻又沒舍得走。

    目光落在她身上,隻覺得才十來日不見,便消瘦了許多。入冬之後,天冷的厲害,她卻坐在外麵吃東西。

    他見過沈清雲吃東西的樣子,小心翼翼的,很乖。她不怎麽挑食,給什麽吃什麽那種。

    但吃東西的時候又很慢,很小心。

    之前他住在墨荷園那段時日,每日裏鬧的都很晚,翌日一早她便連著床榻都下不來。

    他怕她餓死了,每日早上都拉她起來吃早膳。

    沈清雲迷迷糊糊的,有時候腿都在顫。雙手捧著他給的八寶甜湯,一臉的委屈。

    她瞧著就不想喝,卻又不敢說。臉皺成了個包子,低頭小口小口的吹氣。

    這個時候,他便喜歡故意嚇她。說時間來不及了,讓她喝快些。

    這個時候她便一臉的煩躁,抬起頭來撇了他一眼。巴掌大的倆臉上還帶著昨日晚上的春潮,渾身上下都透著他的氣息,看他的眼神卻是麵無表情,冷冷的回他:“燙。”

    薑玉堂最是喜歡她這個樣子,揉著她的臉舍不得走。隻覺得她像隻貓,嬌氣又嫌燙。

    後來,這隻貓走了,膽大包天,私下跑的不見蹤影。

    薑玉堂麵無表情,隨手放下了撩起來的車簾:“回去。”

    ****

    暮色西沉,冬日裏天黑的比往常要晚。

    沈清雲等給張盛把完脈之後才回來,她趕回水雲間的時候的每日在門口迎她的那小孩今日卻不在。

&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