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61章 第 61 章(1/5)

作者:孟中得意字數:14524更新時間:2021-09-15 15:06:46

    那人不屑地看了一眼比他高不少的方穆揚, “就你這水平,還教人呢,一邊呆著去吧。”他對方穆揚如此蠻橫, 轉向費霓有點兒不好意思,幾乎要紅了臉, 用一種輕佻但不熟練的語氣說:“我叫蘇竟, 你……你哪個學校的?”

    蘇竟明年高中畢業, 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主動同女生搭訕。他會打架, 父親級別又高, 在男孩子裏很有些號召力,加之長得又不錯, 他的許多同伴們都認為他對付女孩子很有經驗,他也願意配合這種謠言,覺得這樣比較有男子氣概。

    他和幾個同學一起來這裏滑冰,先看到了費霓,又看見了和她一起攙著滑冰的男的,他們一致認為女孩兒被男的給忽悠了,要拯救她於水火,談到誰去拯救, 這幫人就退縮了, 費霓看著並不是中學生的氣質,不是上大學就是已經參加工作, 雖然看著溫柔, 但因為年齡, 他們不由聯想到了家裏凶悍的姐姐, 又怕姑娘拿他們當孩子不理他們, 到時丟份兒, 於是一致推選對女孩子經驗最豐富的蘇竟去,蘇竟被架到那兒,又實在好奇,就溜了過來。費霓長圍巾堆在下巴頦下,露出清俊的一張臉,蘇竟因為自家姐姐太橫,看見這樣溫柔的一張臉頓感親切,親切中混合著不知所措和興奮,他猜她正在上大學或是參加工作了,但他還是學著同伴們搭訕別的女孩子,問她哪個學校的。因為是頭一次,他說話甚至有些磕巴。

    費霓讀中學的時候遇到這種男孩子,還會恐懼,她那時候為了躲避這種渾孩子,總帶一大口罩,把大半張臉遮住。但現在她參加工作又結了婚,身邊還有方穆揚,碰見這種比自己小很多的男孩子搭訕,隻覺得幼稚。

    她笑道:“我早就參加工作了。你中學還沒畢業吧。”

    對方不把自己當成年人看待,蘇竟自尊心有些受挫。

    “這並不重要,我小學就會滑冰了,我比你旁邊這人教得好多了。”蘇竟忽略了他中學沒畢業這一事實,堅持問費霓的名字,“你還沒告訴我你叫什麽名字呢。”

    方穆揚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人,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他的冰刀鞋一看就花上了大價錢。方穆揚雖然也就二十出頭,但眼前這人在他心裏就是一小毛孩子。一個毛孩子竟也跑在他麵前拔份兒,還要教他媳婦兒,他想笑的心情遠大於氣憤。

    他心道,哥哥在冰場上叱吒的時候你丫還穿開襠褲呢,上我這兒裝什麽大尾巴狼。

    但有費霓在旁邊,方穆揚表現得很文明,他對著眼前的男孩子笑道:“我水平是夠差勁的,可多少比你強一點兒。”

    蘇竟冷笑:“你比我強?別吹牛了。咱們比比。”蘇竟不屑地又把方穆揚掃了一遍,眼睛定格在方穆揚租來的冰鞋上,這麽一裝備,真入不了他的眼。他這個年齡的男孩子對比他大的男的,尤其隻大幾歲的男的,隻有兩種情感,要麽崇拜,要麽輕蔑,沒有第三種可能。現在他對方穆揚隻有輕蔑,個子這麽大,派頭看著還挺足,卻和女孩兒攙著滑冰,也不嫌丟人。

    跟一中學生比,贏了也夠丟人的。但人家挑釁了,方穆揚也不好不接招,笑著問:“你想比什麽?我陪你玩玩兒。”

    費霓對方穆揚笑道:“你跟你一孩子比,贏了也不光彩。”她又對那男孩子說,“同學,你去別的地方滑吧,我們還要再練一會兒。”

    眼前兩個人的親密讓蘇竟看了很是不得勁,他對著費霓搶白道:“我才不是孩子,我馬上要成年了,而且我比你高那麽多。就他這技術,還想贏我,你也太看不起人了。”

    雖然費霓上中學時男女已經同校,但她並不理解這個年齡男孩子的心理,她本想勸架,結果卻把蘇竟的勝負欲勾起來了,一心要在費霓麵前證明自己。

    他對方穆揚說:“別的你也不會,咱們就比速滑吧,看誰快。輸了你當著冰場其他人的麵大聲承認你是我的手下敗將,可以吧。”

    方穆揚勾起嘴角,笑道:“行啊。那你要輸了呢?”

    “我輸了?”蘇竟自信不會輸,“我要是輸了,你想怎麽辦怎麽辦。你這冰鞋太破了,我讓你先滑。”他又對費霓說,“你給我們當個裁判。裁判,你叫什麽名字?”

    蘇竟的同伴著急想看他進展到哪步,先是踩著冰鞋在蘇竟附近兜圈子,蘇竟使了個眼色,這些人便滑遠了,在一邊衝著蘇竟做鬼臉。

    方穆揚笑著說:“她當裁判對你不公平。”他看著遠處看熱鬧的人說,“那些人是你一起的吧,我抓個人過來當裁判。”

    話音剛落,方穆揚已經滑走了。蘇竟的同伴還在觀察蘇竟的進展,方穆揚腳下的冰刀已經橫在距其中一個男生冰鞋不到十公分的地方,冰刀和冰麵急速摩擦,冰麵瞬間飛濺起的冰沫齊落在那人的鞋麵上,給人看驚了,這些人對於方穆揚的到來都沒一點兒心理準備。

    方穆揚笑著說:“蘇竟跟你們是一塊的吧,他請你們去做個裁判。”

    在同伴和一幫無聊觀眾的見證下,蘇竟輸得毫無懸念。他主動跟人比,又輸得這樣慘,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願賭服輸,他問贏了的方穆揚有什麽要求。

    當著費霓的麵,方穆揚也不好有什麽過分的要求,於是假裝正經人把蘇竟一夥人隨便教訓了兩句,便讓他們趕快滾。當然有費霓在場,他說得更加委婉,把“滾”字說成了“離開”。

    蘇竟的這幫同伴中學都還沒畢業,雖然喜歡逞凶鬥狠,但遇著真有水平的便不由得佩服起來,看方穆揚穿這麽一雙不合腳的破冰鞋還滑得這麽好,來冰場還有一漂亮女孩兒陪著,之前的不服氣變成了欣賞,看他比自己大不了幾歲,裝著大人的樣子跟他攀交情,問他是哪片兒的。

    蘇竟覺得自己的同伴真不夠意思,吹捧著讓自己過來,結果和方穆揚攀上了交情,他問費霓:“我們去冰球場打冰球,你去看麽?”他想著讓費霓看看自己在冰球場有多厲害,把丟了的麵子掙回來。

    費霓拒絕得很幹脆:“你們去玩兒吧,我們還得練滑冰呢。”

    又是“我們”。

    蘇竟又問:“那你下周還過來滑冰麽?”

    費霓看向方穆揚:“下周咱們還來麽?”

    蘇竟看兩人這麽親密,一時覺得丟臉又沒意思。他的同伴看方穆揚對他們愛答不理,沒再跟他攀交情,互相使了個眼色,一起滑向了冰球場。

    同伴安慰蘇竟,輸給那人也不丟人。全冰場恐怕沒一個人比他滑得更快。

    蘇竟覺得他們沒誌氣,“看吧,總有一天我要超過他。”

    等這幫人走了,方穆揚繼續教費霓滑冰。剛才他倆的比賽吸引了不少人看,此時費霓仍感覺有人在看他們,但方穆揚對這些目光毫不在乎,好像冰場裏隻有他們倆。

    太陽快落山的時候,費霓的練習已經頗有成果,她對方穆揚說:“咱們也該回去了。”

    途徑冰球場,此時比賽已經發展成了互毆。方穆揚很習慣這種場麵,以前他精力無處發泄的時候也會在冰場跟人打冰球。場上允許的正常衝撞很容易引發肢體衝突,衝突著就打起來了,單打到最後發展為群毆也不稀奇。

    一撥人在打群架,還有一個人在一挑二,費霓認出一挑二的男孩子是剛才跟她搭訕的蘇竟。蘇竟因為滑冰丟了臉,正一腔怒氣沒處發,有人主動跟他挑釁,他正高興找到了出氣的機會,打得人毫無還手之力。蘇竟打得正酣,絲毫沒注意背後有一個人爬起來衝著他後腦勺揮冰球杆。

    方穆揚正準備牽著費霓的手滑走,結果正看到這個場麵,不由罵了句髒話。

    “你在這兒呆著,我去看看。”方穆揚牽著費霓的手鬆了,腳下的冰刀迅速刻出兩道清晰冰痕。

    真他媽世風日下,冰球比賽打架竟然用上了冰球杆搞偷襲,當年他打架可從來都是徒手。

    他喊了一聲引起蘇竟的注意,踩著冰刀滑過去直接把揮球杆的人撞倒在地上,濺起的冰沫兒落了那人半臉。那波打群架的人也晃過悶來,過來支援。

    蘇竟剛要說謝謝,方穆揚已經滑走了。和摔倒的人一隊的見來了個挑事兒的,把方穆揚圍住不讓他走,對付這種堵截是家常便飯,他輕鬆就出了包圍圈子。

    費霓的手表上的秒針也就走了三圈,她卻覺得格外漫長。

    方穆揚滑過來牽住她的手,“一會兒不見我就望眼欲穿了?”

    費霓否認:“才沒有。”

    她問方穆揚:“你以前經常來冰場?”

    “經常來,不過我跟他們不一樣,就隻是滑冰。”完全罔顧自己下鄉之前在冰球場也經常跟人互毆。

    看見聯防隊在巡邏,方穆揚作為一正義群眾直接舉報道:“冰球場有幫小流氓正在打架,快去教育教育他們吧。”

    出了冰球場,有一個老大爺正在賣冰糖葫蘆。

    山楂很大很紅,看著很好吃。

    方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