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68章 068(1/5)

作者:三千世字數:14446更新時間:2021-09-15 12:04:25

    結婚是人生大事。

    但在結婚這件事上, 伏黑甚爾和海崎葵生之間產生了嚴重的分歧。

    海崎葵生想舉行一個小型的、溫馨的、隻有家人和朋友參加的婚禮。

    伏黑甚爾想給海崎葵生一個一生難忘的婚禮,當年他結婚時婚禮非常簡陋,這次他有錢了, 自然是想怎麽辦就怎麽辦。

    海崎葵生想留一些錢做家庭基金,伏黑甚爾想要彌補過去的遺憾, 這對未婚夫妻在這件事上談了好幾次,卻始終沒有達成共識。

    最終甚爾叫了瑛紀和亮介,葵生叫了酒吧老板和自己一個關係較好的同事, 大家排排坐, 一起討論起來。

    葵生以前沒見過亮介,在聽瑛紀介紹說亮介是一直照顧兄弟倆的人後,她連忙向亮介問好並表達自己的謝意和敬重。

    禪院亮介倒是很坦然:“其實是我受到瑛紀少爺和甚爾君的照顧,如果不是有幸到他們身邊服侍, 也沒有現在的我了。”

    禪院家類似於亮介這樣有咒力但沒術式的族人到處都是,憑什麽選亮介來東京當管理者?那自然是因為瑛紀和甚爾在這邊啊。

    酒吧老板聽心裏鬆了口氣, 之前聽葵生說男方曾是大戶人家出身, 目前來看居然是真的,這中年大叔之前一直很擔心, 不知道葵生會不會被男方家族嫌棄。

    現在看來,對方的態度很平和嘛。

    禪院亮介寒暄了兩句就進入正題:“海崎小姐,我聽甚爾提了, 您不想大辦的主要原因是想省錢,對不對?”

    海崎葵生連忙說:“您無需對我用敬語,我想留些錢做家庭生活基金, 甚爾雖然在經營店鋪,但他也是剛開始做這一行,在保本的基礎上不賠錢就很好了。”

    她的神色嚴肅認真:“我有在伊東找工作的打算, 可如果將來有孕,我肯定要脫離崗位最少一年以上,這期間我和孩子的生活開銷會很大……”

    瑛紀歪頭:“沒事,我有錢。”

    甚爾還跟著點頭:“對啊,瑛紀有錢。”

    海崎葵生忍不住揉了揉太陽穴。

    對了,就是這一點,她已經說了幾次,但好像甚爾無法理解。

    她耐著性子繼續說:“瑛紀兄長願意幫忙,我很感謝,但這不意味著我們要徹底依靠他,他也有需要錢的時候吧?而且將來瑛紀兄長成家後也要有儲蓄金……”

    伏黑甚爾歎了口氣,他對瑛紀聳了聳肩,瑛紀有些茫然:“我會缺錢嗎?”

    海崎葵生詫異地看著瑛紀,聽聽,這是人會說的話嗎?

    禪院亮介清了清嗓子:“好了,我知道是怎麽回事了。”

    “海崎小姐,非常感謝你的體貼,但有件事你不了解,不知道甚爾怎麽和你說的,他被除族的事?”

    海崎葵生瞪了甚爾一眼,她低聲說:“甚爾隻說被家族嫌棄,還被說是……廢物什麽的,就離開了。”

    酒吧老板和另一個調酒師倒是第一次聽說這種事,那個調酒師謹慎地說:“我聽說伏黑先生是高中畢業?是因為沒考上大學所以……?”

    不至於吧?這什麽家族?沒考上大學就說孩子是廢物嗎?那他們這些初中畢業就沒繼續讀書的人豈不是垃圾了?

    禪院亮介的神情有些微妙,他斟酌著詞句說:“海崎小姐,甚爾被除族是有條件的,他用自己的除族,換取了家族對瑛紀少爺的全力支持,換言之,隻要瑛紀少爺沒有將家族全都賣了,他就能支配家族一半以上的資金。”

    海崎葵生倒吸一口涼氣,她下意識地看向甚爾。

    結果伏黑甚爾這廝居然說:“什麽?才一半?”

    瑛紀也驚了,他說:“我能拿一半的錢嗎?”

    禪院亮介麵無表情地說:“你們是不是忘記庫藏的東西了?庫藏任由你們隨意使用,報廢率還那麽高,那也是錢啊!”

    忌庫裏的特級咒具不是錢嗎?那些東西有錢都買不到啊!

    瑛紀和甚爾立刻不吭聲了。

    禪院亮介繼續說:“在錢這件事上,隻要瑛紀少爺還在家族中,你們就不需要擔心錢的問題,不過關於舉行小型婚禮這個提議,我倒是支持你的看法。”

    甚爾不樂意了:“亮介你到底幫誰啊?”

    瑛紀是個喜歡熱鬧的人,他當然也想大辦啊,於是他也瞪禪院亮介。

    禪院亮介不為所動,他先問甚爾:“你打算邀請誰參加婚禮?”

    伏黑甚爾想了想:“你,瑛紀,織田,我一個朋友(孔時雨)……沒了。”

    禪院亮介點點頭,他問海崎葵生:“那麽海崎小姐有多少賓客?”

    海崎葵生還沉浸在男朋友秒變富二代這件事上,聽到禪院亮介這麽問,她下意識地回答:“酒吧的同事們,還有一個早年照顧我的兒童局的工作人員。”

    禪院亮介算了算人數:“再加上主持婚禮的司儀和負責整體婚慶的工作人員,最終參加婚禮的人不超過二十個,對吧?”

    海崎葵生和伏黑甚爾同時點頭。

    禪院亮介說:“參加婚宴的人應該大部分都居住在東京,那就好辦了。”

    “我會訂一家溫泉酒店,兩位在溫泉酒店舉行婚禮,同時宴請其他賓客來酒店泡溫泉度假兩天,婚禮在酒店內部的小型活動室舉行,我會提前安排人布置現場的。”

    伏黑甚爾還想說什麽,禪院亮介用咒力比劃了一個詞語:隱蔽。

    伏黑甚爾微微蹙眉,瑛紀撇撇嘴,倆人都不說什麽了。

    海崎葵生聽後雖然還是覺得有些麻煩,但比起最初甚爾的提議——包一個小島來結婚!——好太多了,於是海崎葵生和酒吧老板商量了兩句,點頭表示同意。

    會談結束後,伏黑甚爾開車送酒吧老板和另一個調酒師回家,然後他才開車送葵生回她居住的公寓。

    路上,海崎葵生終於忍不住了,她問甚爾:“你之前隻說被除族了,但為什麽會有那麽奇怪的條件?什麽叫用自己的離開換取兄長得到家族支持?難道你之前是家族繼承人嗎?”

    伏黑甚爾懶洋洋地說:“我怎麽可能是家族繼承人?葵生你太高看我了。”

    海崎葵生追問道:“那到底是怎麽回事?我看那位亮介先生的意思,你家還是很重視你的,那為什麽你要離開?”

    哦,對了,禪院亮介自我介紹時根本沒說禪院這個姓氏。

    伏黑甚爾沉默良久才道:“他們重視的是瑛紀,我當初離開家族時曾想帶走瑛紀,但失敗了。”

    海崎葵生聽後更疑惑了,這家族好奇怪啊。

    伏黑甚爾:“我家以前是混黑的,我掌握了一些對家裏來說特別的東西,所以他們很忌憚我,大概可以這麽理解。”

    海崎葵生頓時擔憂起來:“那以後……”

    “放心吧,隻要瑛紀好好的,我和那個家族就能相安無事。”

    伏黑甚爾安撫道:“以後如果有人來找我或者瑛紀,你直接聯係我們就行。”

    海崎葵生沉默了一會才說:“那你現在還做過去的事嗎?”

    伏黑甚爾當然不可能說真相,他語氣溫和地說:“當然不做了,所以我離家去了伊豆,結婚後,我和你會有個全新的開始。”

    海崎葵生這才露出笑容:“嗯,我們一起努力。”

    伏黑甚爾將葵生送回公寓,他重新回到之前談事情的茶寮,瑛紀和亮介果然還留在那沒走。

    服務員又上了一次熱水並離開後,瑛紀才不滿地說:“這可是結婚!不能在神社舉行已經很糟心了,單獨包一個場地都不行嗎?”

    禪院亮介無奈地說:“海崎小姐是徹徹底底的普通人,那就按照普通人的想法辦婚禮,這樣更隱蔽也更安全。”

    伏黑甚爾皺眉:“那我包一個島豈不是更安全?直毘人老頭給了一大筆錢,當然要全花掉!”

    禪院亮介頭疼萬分:“你要考慮海崎小姐的心情,我看了她的基本資料,她一直一個人努力奮鬥,你不可能要求她立刻鬆懈下來、甚至全盤相信你,這需要時間證明一切。”

    然後禪院亮介話音一轉:“而且你們也不希望這件事被咒術界的人知道吧?”

    瑛紀怔了怔:“有人盯著我嗎?”

    禪院亮介苦笑:“一直有人盯著您啊!尤其是九十九由基出國後,總監部對您的監控等級更高了,他們都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2